《军王贵婿》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军王贵婿》最新章节目录

“哗!”

掌声连片响起,众人四下张望。

“在哪呢?”

“快让大家看看啊。”

“…”

听着热烈声音,陆青檬浑身一颤。

自己这个在家族里,地位最低,最不被老泰山喜欢的孙女,在今天,人生终于,被了结了。

她愤怒,无助,她想要逃跑,可看到受伤的父亲,凄苦可怜样子。

她无法迈步。

“有请新娘新郎入场!”

话落,大家顺着陆福示意的方向,看向前厅两侧通廊。

左边,一袭婚纱的陆青檬在花童的陪伴下走出,美的让人惊叹,很快,右边,一个年轻人迈步走来。

王玉泪水更多。

陆青檬则怔怔看去,想知道自己未来丈夫,是什么样人。

燕风抬头,两个人目光相对,彼此都无表情。

他缓缓走过去,所有人都看着他,看着他有残疾的右腿,似乎都在憋着笑,是嘲笑,也是乐祸幸灾。

“燕风,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侄女的丈夫,我陆家女婿。”

陆福笑着道:“以后,你必须好好对青檬,否则,当大伯的第一个不放过你!”

他走到陆青檬眼前,轻轻托起她的手,缠上一根红线。

然后把她带到燕风面前,将红线彼端,缠在燕风手腕上,最后,将两只手,放在一起。

“姻缘一线牵啊。”

“新娘好学问,今日配良君啊。”

“祝福一波。”

所有宾客,又鼓起掌来。

似乎都有一颗真心,用来见证这段美好。

可在王玉眼中,都是羞辱。

不用半小时,整个凉城就会传遍,陆家有了一个上门女婿,是残疾,还是强奸犯。

这事,如何不是笑柄?

陆青檬傻傻的。

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只是机械地被牵着,机械地完成接下来的流程,甚至不知道,母亲啥时离开的。

当婚礼结束。

陆青檬出了院落,呕出几口酒水,清醒了过来。

她看着身边的燕风,自己都没谈过恋爱,就和他结婚了…

终于,她的苦楚化作叹息。

“大哥,你不用一直看我,我已经无路可逃。”

她顿了顿,“我也挺同情你的。”

燕风没说话。

从见面至此,他什么都没说过。

眼前的女孩,就是十年前的小萝莉,他想要说“永远”的人。

“哎呀妹妹,恭喜,哈哈。”

忽然,门口走来一个人,手指转着奥迪车钥匙,笑道:“嫁了个这么好的丈夫,真羡慕死个人呢!”

他嬉皮笑脸,满目讥讽。

陆青檬身子一颤,看了一眼陆猛,咬住贝齿。

“这半个月,我爹吃喝不顾的帮你找丈夫,可算没白费心。”

陆猛咧嘴笑道:“现在看到你们男才女貌,当哥的也很欣慰啊!”

说着,他避过陆青檬含怒的眼睛,瞥了眼燕风。

如果凉城有个废材榜,这小子,绝对稳居第一,二十五岁,一事无成,也真特么牛比了。

“妹夫啊,回家好好对我妹。”

陆猛贼笑道:“小两口在一起,拌个嘴吵个架正常,但别动手,真动手,你也轻点打…”

这话,把陆青檬吓了一跳。

“陆猛,你走开。”

“切。”

陆猛一脸不屑,“像你这丫头,我估计他也少不了打你,我好好嘱咐他,打时轻点,这也是为你好啊。”

“你还不领情?”

陆青檬咬着嘴唇,“滚!”

“你爸残废这么多年,不是我爹念感情,时不时照顾着,你们一家早流落街头了。”

陆猛讥笑着,又道:“现在好心给你找个丈夫,你不感激涕零就算了,还跟我咬牙切齿?”

陆青檬浑身都在颤抖。

她愤怒的看着陆猛,人怎么可以坏到这个地步?

可她,又无法发泄,在家族里,陆猛是宝贝疙瘩,而她,不过是个人形物体罢了。

她愤怒、委屈到了极点。

“我知道你安的什么心,小心遭报应。”

说完,她含恨要走。

“你敢咒我?”

“你个臭丫头。”

陆猛一脚把她的电瓶车踹翻,扬手就要打。

他生气了。

从小,他就欺负陆青檬,近些年,仗着在老泰山眼前得宠,更加变本加厉,骂几句是轻的,动手打她,都快成了习惯。

却听啪地一声。

竟是陆猛摔在地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脸上剧痛传来,他用手一捂,见到嘴角的血,才算明白,自己被打了。

是燕风。

他真懵逼了。

陆青檬也愣住了。

“你?打了他?”

陆青檬傻傻的看着燕风,做梦都没想到,燕风竟会为了自己打人。

“从今以后。”

燕风漠然道:“谁欺负你都不行。”

“为什么?”

陆青檬身子一震,几乎是脱口问出。

“因为,我是你老公。”

燕风道。

“草泥马的!”

陆猛反应过来,当时从地上爬了起来,狠狠一拳,朝燕风砸去。

长这么大,没人敢打他,更何况是一个上门女婿,一个废材?

咔!

看来,他都打到燕风了,可不知怎地,手腕就被燕风抓住,然后,咔地一声,好像有什么断了。

“啊!”

陆猛瞪眼看着自己手腕,惨叫开来。

“滚。”

燕风说完,才推开陆猛,拉着还没回神的陆青檬离去。

“尼玛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陆猛咬牙切齿,痛苦不堪。

他万万没想到,自家找来的最没用的人,竟然废了他的手。

“你、你们死定了。”

陆猛飞奔向院子跑去。

此时,宾客都走了,老泰山也上楼休息了。

陆福正指挥人收拾现场。

“爹啊!”

进门时,陆猛嚎出哭腔,正要喝口茶的陆福差点呛到,“嚎什么,你爹还没死呢。”

“爹啊。”

陆猛咬牙道:“有人把我的手打断了。”

“是谁?”

陆福立即瞪起眼。

谁这么大胆子,连自己宝贝儿子都打了?

“燕风!”

陆猛双眼喷火,“就是陆青檬那老公啊!”

他们刚给燕风找了个漂亮媳妇,这小子不懂恩赐就算了,竟然还敢这么重的打陆猛?

一个无能之辈,还要反天?

陆福勃然大怒。

“姓燕的!”

据查,燕风从小在街头长大,胆子只够干点偷鸡摸狗的勾当而已,后来因为强奸罪坐了牢,难道,监狱还让他磨砺出煞气了?

“我好言嘱咐他,他不爱听就打我。”

“陆青檬还叫好呢!”

陆猛眼泪都飙出来了,连做个打架的梦,都没这么被欺负过。

陆福叫来医生,给陆猛处理伤处,“特么的,这家人看来是不想好好过了,哼,爹饶不了他们!”

“爹,把她们踢出家族!”

眼前,是个机会。

要是让老泰山知道了,陆青檬一家就得遭殃。

连爱孙都打,不是造反是什么?

陆福沉吟着。

就见,一个富贵公子快步走来。

眼睛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