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唐的小说主角是李忘忧佩兰全篇章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第14章

李忘忧闻言,倒是一点不紧张,用脚踢踢李衡:“走了,你个倔老头。县衙来人了,现在你后悔也晚了。”

他嘴上这样说着,其实心中早就下定决心要保下自己这老管家。反正他已经把所有的奴婢都放良了,县衙也不至于非要把老管家带走发卖。

这老头都已经这把岁数了,最多卖个两三贯钱,想必县衙不会如此不讲情面吧?

“不后悔,老奴不后悔。”李衡手脚麻利从地上爬起来,胡乱抹了把脸就再前给李忘忧引路,两人赶去了前院。

李府前院此刻已经乱成了一团,县衙中的衙役将那些背着自己包裹想要离开李府的奴婢全部拦了下来,一个也不准离开。

李忘忧见昨夜到访的县衙主簿刘潇居然也来了,跟在一位身穿浅绿色九品官袍的中年男人身后。

大唐分州县两制,县又分上中下三等。

户县为中县,县令正七品上,着浅绿官服。不出意外,此人便是户县县令杨纂杨明府。

李忘忧连忙上前施以揖礼:“忘忧见过杨明府,有失远迎,多有得罪。”

“李家小郎,本县问你,为何府中这些奴婢都要出府?”杨纂面色不善问道。

“回明府,因为府中如今生活困难,小子养不起如此多的奴婢,于是今日一早已经将他们全部放免为良。让他们自谋生路去了,却不知衙役们为何拦着他们的去路?”

李忘忧的瞎话也是张嘴就来,却听得杨纂与刘潇二人都目瞪口呆。

刘潇更是心中愕然,昨夜自己好心来提醒这李家小郎,怎么他又干出如此荒唐之事?

把全府的奴婢放免为良,他到底图的是什么?这李家小郎行事怎么如此鲁莽?

刘潇完全想不通李忘忧如此做的原因,他一个大唐官员,又怎么能理解李忘忧一个现代人的想法。

县令杨纂更是气的一摔衣袖:“荒唐!李家小郎,你可还记得你家欠着县衙两百万公廨钱?”

李忘忧嘿嘿一笑:“回明府,小子自然记得,这不就是为了省钱还债吗?才将这些在府里吃白饭的**赶出去,好省下钱来还债。”

“你……”杨纂被李忘忧这话气得差点没咬到自己舌头:“放肆,你这是在戏耍本县吗?”

“小子不敢。”李忘忧淡然回答道。

他也准备赖上一赖了,反正年龄小也不怕县令能拿他怎么样。这大唐应该没有老赖的征信黑名单吧?自己今天就当一回这大唐老赖了。

“那你告诉本县,你将府里的良田百亩转给李氏宗族,将奴婢放免为良,你拿什么来还县衙的那两百万公廨钱?”

李忘忧笑了,指了指身后的堂屋:“明府,不如去堂屋坐下详谈?你放心,县衙的公廨钱小子不会赖账,不如请衙役让这些奴婢就此离去如何?他们可都有我写下的放免文书,如今也算是良人了。”

“哼!本县可没有给他们办理入籍,他们还不算我大唐良人!”杨纂冷哼一声,不满说道。

“那明府是准备逼良为奴吗?”李忘忧倒是不着急,好整以暇的笑道。

之所以李忘忧不担心县令不放人,是因为如今大唐初立不久,经历隋末天下大乱,人口锐减。

无论是李二的态度还是官府的态度,都是希望治下能尽早增加人口。而奴婢并不纳税,也不服徭役,他们只是主家的私产。

所以官府其实是鼓励民间将奴婢放免为良,不过在利益面前,可没有人会像李忘忧这样干。

其实李忘忧不是因为被县衙逼急了,又不愿意拿奴婢去抵债,他也不会将府里的奴婢全部放免的。

既然这些奴婢已经有了主家写下的放免文书,从法理来说他们就已经是良人了。如果杨纂拒绝他们重新入籍,甚至将他们抓去发卖,那杨纂的乌纱帽也就带到头了。

李忘忧的话气得杨纂一甩衣袍,转身就向堂屋走去。

“李家小郎,你今日……哎。”主簿刘潇想说李忘忧两句,却又不知说什么好,只能长叹口气转身朝那些衙役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放人。

见县衙的衙役让开道路,这些李府被放免的奴婢也顾不上多说,生怕县衙又改变主意将他们给抓回去。

匆匆再次向李忘忧行礼,便转身快步离去。见李府奴婢都已散去,李忘忧才在心中长出口气,客客气气请主薄刘潇去堂屋内坐下。

此刻,诺大的李府只剩老管家李衡一人忙前忙后,却又从后堂闪出一人,正是小丫鬟佩兰。

她一声不吭,默默给杨纂、刘潇各自倒上一碗水,才再次退到一旁。

杨纂看看他们,问向李忘忧:“你府上就剩这两个奴婢了?”

“回明府,就剩这老奴一人。你要是忍心,就带走抵债好了。这小丫头我也已经放免为良了,明府可不能把她带走啊。”李忘忧笑嘻嘻的回答道。

老管家李衡也笑着点头,表示自己就是府里唯一的奴婢了。

“哼!”杨纂再次被他的话给气个半死,狠狠拿起几案上的水碗一口饮下。

他要是从李府强行把这老奴带走,就为了卖个两三贯钱抵债,这事传出去就真成笑话了。

“李家小郎,不是本县要逼迫于你。你家大人之前监管户县,也算本县的上司。并非本县不讲理,实在是你家大人欠下的公廨钱太多了!”杨纂见事已至此,也只能就此作罢。

“回明府,忘忧知道。全赖明府开恩,我家大人病逝这一年多来,才没有来府上逼我还钱。忘忧感激涕零,不敢忘怀明府恩情。”

“那你就是这样回报本县的?”杨纂不满问道。

李忘忧苦笑一下:“回明府,公廨钱是我家大人借的,自然由我来还。将府里的奴婢转卖还债,忘忧心中实在有愧,所以才做出这荒唐之事,还望明府见谅。”

见李忘忧这样说,杨纂倒不好多说什么了,他再次长叹口气:“哎,小郎糊涂啊,如今你被宗族除名,又将奴婢放免,你拿什么来还公廨钱?”

主簿刘潇怕李忘忧不明白,再一旁解释道:“小郎,非是我等不讲情面,这都是律法规定。”

他给李忘忧解释了遍《唐律疏议》中的规定,让原本轻松的李忘忧听得目瞪口呆,这大唐的老赖似乎不好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