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圣神主免费阅读 叶胜天王曦在线阅读

没有资格被供奉!

听到这话,叶胜天的心在滴血。

这群冷血无情、忘恩负义的小人,居然是母亲的血亲!

他们忘了,是谁让明家有了今天的地位和资产。

若不是母亲,明家最多只是一个三流小家族。

可最后,母亲得到的回报,是被她的父兄从背后捅进去的一刀!

叶胜天的眼泪滴落在灵位上。

他为母亲感到不值。

他以为,这么多年过去,明春秋父子,多少会有点愧疚。

毕竟,母亲是他们的亲生女儿,血亲妹妹。

但他们却变本加厉,认为母亲的死是罪有应得。

“放肆!”明春秋勃然大怒!

“没有我妈,你们什么都不是。”叶胜天喃喃道,“妈,只有这些人死了,您才能瞑目吧。”

“你妈让明家蒙羞,只有死才能洗刷她的罪孽。”

明辉狞笑,上前一步,劈手去夺叶胜天手里的灵位:“一个败坏家风的女人,没资格立灵位,拿来!”

明春秋眼神阴冷:“明家大喜之日,穿一身孝服,抱着死人灵位,故意来冲撞我明家,真是不知死活。把灵位砸了找个粪坑丢进去,让她永远不得翻身!打断这孽种的四肢,关起来,事后处理。”

“跪下谢罪!”

明泽华等人在一旁大声呵斥,脸上充满了优越感。

“是要给我妈跪下。”

就在明辉伸手的瞬间,叶胜天一脚踹在明辉膝盖上。

只听到咔嚓两声,明辉的膝盖不可思议的朝后弯曲,跪在叶胜天母亲的灵位前。

明家其他人顿时目瞪口呆。

死一般的寂静。

谁都没想到,叶胜天竟敢动手。

“啊啊啊……”

明辉杀猪一样的惨叫声,让人头皮发麻。

“你不配给我妈磕头。”

叶胜天一脚踹在明辉脸上,踹出去十几米远,当场昏死过去。

声音冷峻的道:“给你们一个月,明家所有人,到我妈坟前跪下忏悔七天,我只诛首恶。

“否则,整个明家给我妈陪葬。”

“小野种,你敢打我爸,我杀了你。”

明泽华抓起一把椅子冲过去,朝叶胜天脑袋砸下。

叶胜天一记鞭腿横扫,不但椅子碎了,连带着明泽华,也被这一腿砸得倒飞出去,砸碎了不少桌椅板凳。

张嘴吐出大口鲜血。

“明春秋,你们不死,我妈不会瞑目。这一个月是你们最后的活命时间。”

叶胜天杀目冷凝,横扫一眼,踏雪而出。

“打了人还想走?弄死他。”

明家人想要阻拦,咽不下这口气。

“让他走!”

明春秋目光阴毒的道:“今天先饶他一条贱命,神主马上就要到了,这才是关键。”

明家已是钱塘超一流家族,现在就缺一个机会,进入省一流家族之列。

只有总督,才能给明家这个机会。

所以,不论多么想弄死叶胜天,也必须等到接待完总督之后。

半个小时后。

明春秋的手机响了:“爸,快准备好,神主的车队就要到了。”

明春秋悬着的心终于落地,目光威严的扫视一周:“搭上神主这条船,关系到我明家能否跻身省一流家族之列。

“谁要是给我掉链子,坏我明家大事,我亲自活埋了他。”

其余人大气都不敢喘,连忙打起精神。

明家人站在门口,激动地等着迎接神主的车队。

然而,迟迟未到。

明春秋的手机又响,明家老二支支吾吾的道:“爸,神主的车队折……折回去了,说……”

明春秋眉头一皱,厉声道:“说!”

明家老二深深地吸了口气,吞吞吐吐的道:“神主说明家人都是一群蠢猪,猪狗不如,有眼无珠,不配让他登门。”

听完这话,明春秋气得差点背过气去,把手机摔在地上:“叶胜天,你这孽种,气走神主,毁我明家机会,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明家众人呆若木鸡。

随后反应过来,神主肯定是知道,叶胜天戴孝闯明家的事情。

神主那种大人物,给明家赏脸,却遇到戴孝哭丧,这是莫大的冒犯!!

因此,才会半道折回。

明春秋咬牙道:“明天,是神主的婚礼,准备十个亿,以及家族重宝,给神主谢罪。”

离开明家,叶胜天心里的郁结,才稍稍解开了一些。

叶胜天紧紧抱着母亲的灵位,一如当年,他和母亲流落京都街头,母亲紧紧抱着他一般。

他把脸贴在灵位上,轻轻道:“妈,一个月后,我会让明春秋他们,跪在您的坟前忏悔!”

将母亲的灵位安置好后,叶胜天回了家。

就算岳母对他有怨恨,就算岳母要拿菜刀劈了他,他也理解!

但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在离开。

这会儿,岳母的气应该消了一些,叶胜天在门口深深的吸了口气,走进去。

脸上贴着纱布的兮兮,正坐在破旧的沙发上看《熊出没》,看到叶胜天后,眼睛里立即闪出一抹光亮来,叫道:“姥姥,妈妈,叶胜天来了。”

李岚从厨房冲出来,指着叶胜天的鼻子骂道:“杂种,负心汉,你来干什么,快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

“妈。”

王曦难过的叫了一声。

李岚气急败坏的吼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志气的女儿,你忘了这些年受的委屈了吗?你还想被他再伤害一次吗!!”

“妈,他,他也有苦衷,我,我不怪他。”

王曦苦涩的道。

兮兮小声道:“姥姥,不要赶叶胜天走,好不好。我不喜欢他,就是觉得他好可怜的。”

李岚怒道:“叶胜天也是你叫的吗!他就算是个**,他也是你爸,谁教你喊名字的!”

兮兮憋着嘴不说话了,她好想叫爸爸,可是,她叫不出来。

妈妈被人欺负的时候,他都不回来。

叶胜天辛酸得眼泪直往下掉,抹了把眼泪,道:“妈,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我要好好补偿曦儿,好好保护你们。”

听到这话,李岚心里的气才稍稍消了一些,但嘴上依旧骂道:“补偿,你补偿个屁!曦儿怀孕的时候被王鸿他们游街示众,你岳父为救你女儿被车撞死连祖坟都进不去的时候,我们一家子被人家骑在脖子上拉屎撒尿的时候,你在哪里?补偿,你补偿得了吗?你能补偿我女儿这些年受的苦吗!!!”

说着,李岚已经泪流满面,嘶吼道:“你苦,你有我女儿苦吗!!”

“妈,你,别说了。”

王曦抱着兮兮,泣不成声。

“我为什么不说!”

李岚咬牙切齿的道:“你要补偿是吗?行,你把我老公的公司夺回来,你让我们明天去参加神主的婚礼,给我女儿补办一场盛大的婚礼,让我女儿扬眉吐气,我就不说!做不到,那你就滚!别想再伤害我女儿!”

“妈,曦儿,对不起,我错了。”

叶胜天伤心的嘴唇都在哆嗦,语气坚定的道:“我会把爸的公司拿回来,至于明天的婚礼……曦儿,你想去吗?”

叶胜天本来是打算,明天直接来接亲。

王曦点头道:“我现在被赶出公司了,有王家在,钱塘市没有一家公司会要我的,所以只能自己创业。我想在明天神主的婚礼上,联络一下我爸以前那些朋友,看有没有可能寻求他们的帮助。”

叶胜天摸了摸兮兮的小脑袋,柔声道:“妈,曦儿,你们别担心,明天的婚礼,就算所有人进不去,我们也能进去。”

李岚擦掉眼泪,冷哼道:“吹牛皮谁不会,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做到。做不到那你就滚,别再来打扰我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