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霸总的朱砂痣》全文阅读洛白溪宫衍

精彩内容试读

洛白溪身体虚弱,手腕、膝盖也受了伤,走不了多远,只好把见面的地方约在了医院一楼的咖啡厅。

输完液洛白溪就下楼等着了,宫衍却迟到了整整两个小时。

“阿衍,你以前从不迟到的,是不是最近工作太忙了?”洛白溪睫毛微眨,小心翼翼地问道。

宫衍是个工作狂,繁忙时可以一整天滴水不进,以前两人情浓之时,洛白溪总是靠他的宠溺撒泼打诨,骗他休息……

现在想起来还真是物是人非。

“潇潇受到了惊吓,看到她睡下我才放心,这还不是拜你所赐。”

他明知自己对他的感情,却还是无所顾忌地秀恩爱刺激她,洛白溪默然,低着头呷了一口牛奶。

宫衍看了她一眼,愣了一下:记忆中她好像是不爱牛奶的。

“姜潇脸上的伤怎么样?”

思绪被打断,宫衍忍不住冷笑讥讽,“你知不知道,她的脸差点就被毁了!你还真是毫无愧疚之心!麻木狠毒,和你的父亲一样,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洛白溪低着头,迎着他的怒火,咬着牙平息内心的委屈,“阿衍,我今天找你来是想告诉你,姜潇才是罪魁祸首。”

“前脚杀人,后脚诬陷,洛白溪,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太过仁慈了?”宫衍目光阴骘地盯着她,仿佛下一秒就要冲过来掐断她的脖子。

“我没有骗你。”

“我们离婚以后,我会娶她,她才是名正言顺的宫太太。”宫衍将早已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扔了过来,“签字吧。”

洛白溪颤抖地拿起桌上地离婚协议书,“你今天来只是为了这个吗?”

“不然呢?”宫衍斜了她一眼,“签字,滚出宫家,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

“你有多爱姜潇?”

这个问题洛白溪想问很久了,毕竟他们曾经那么好。

好到让洛白溪误以为可以生生世世,天长地久,没想到爱情转瞬即逝,甚至没有一句抱歉和再见。

宫衍张了张嘴,突然梗了一下,莫名地烦躁,过了一会儿,突然郑重其事地说道,“非她不可,她和你不一样,对于我来说她就像一束光,而你却是我人生地污点,最肮脏的一角。”

污点啊,怪不得这么急切地想和我撇清关系。

“我在电话里跟你说过静姨有危险,是姜潇,她要杀死静姨。”

宫衍拧着眉,“洛白溪,当年你的父亲害了我的父母,是姜潇找的专家治好了我父亲,你现在告诉我她要杀我的母亲?”

“阿衍,这是真的,三年前姜潇给你下药给静姨撞见,静姨怕她对你不利,警告她离你远一点,如今静姨有机会醒过来,姜潇怕事情败露,所以才要杀人灭口……”

洛白溪看着宫衍脸上渐渐浮起地嘲讽,声音更加急切了“这都是真的。”

宫衍站起来,高大地身影将洛白溪罩在一片阴影里,居高临下,“洛白溪,我母亲对你好不好?”

洛白溪点头,她从小没有母亲,是静姨告诉她怎么梳头发,怎么打扮。

甚至连初潮都是静姨一手处理,她还记得那杯温热的红糖水。

“在我心里静姨就像是亲生母亲……”

“砰”的一声,宫衍将自己面前的咖啡打翻在地。

“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母亲!利用、暗害、她昏迷整整三年还要被你拿来利用!”

洛白溪摇头,“阿衍,我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姜潇亲口承认药是她下的。”

“洛白溪我竟是才知道你的真面目,不要再说了,签了离婚协议书,我们从此便是陌生人。”

洛白溪见他不信,内心焦急,“你若是不信,我便不会签字。”

宫衍不怒反笑,“由不得你。”

话音刚落他往前大跨一步直接捉住洛白溪的手按上印泥。

洛白溪挣扎,“我不离婚!阿衍,你答应过我,给我一年的时间……”

“一年的时间?凭什么?你三番四次地伤害我的亲人、我的挚爱,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今天必须离婚。”

洛白溪之前手腕被他弄伤,更何况她的力气如何敌得过宫衍?

不费吹灰之力手印就按好了。

洛白溪摇头,“是你强迫我的,这样的离婚协议书是不会法律意义的,我不会承认的。”

“这话你留着跟法官说吧,你看他信不信。”宫衍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刻都不愿意停留。

洛白溪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如果她现在就和宫衍离婚了就相当于切断了两个人所有的联系,肚子里的孩子更是无名无份!

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她像颗炮仗一样窜了出去,不顾一切地将宫衍撞到一边,抢回离婚协议书,撕下签名,塞进嘴里,直接咽了下去。

一套操作行云流水,就连敏捷的宫衍也愣住了,“你……”

洛白溪知道此时不能再激怒宫衍,激怒他自己的处境就会危险,她必须保护好肚子里的小生命。

“我们现在还不能离婚,我说过给我一年的时间我净身出户,要不然我会闹的。”

宫衍理了理被她弄乱的袖口,“闹?你闹的还不够?洛白溪,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阿衍,我刚才说的都是实话,你可以选择不信,但是你不能拿静姨的生命做赌注,一定要照顾好静姨,姜潇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够了!你不必再诋毁潇潇。”宫衍不想和她纠缠下去,“除了离婚我们之间不必再见面了,还有一件事,潇潇出院之前你必须滚出老宅,滚出宫家。”

“为什么?我还是你的妻子。”

“在我的心里早就不是,潇潇出院之后会和我一起住,她不想看到你,我也不想。”

“阿衍,你不能这样对我。”洛白溪想要争取一年的时间,两人朝夕相对。

她想给自己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这点小小的愿望都不能被满足吗?

“我父亲也要出院了,我不会允许陷害他凶手的女儿和他继续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洛白溪整个宫家没有人欢迎你。”宫衍一字一句的说道,眼中的厌恶感满的都快要溢出来了。

这种目光像是长了锈的刀子一样,一点点凌迟着她的血肉,一呼一吸之间也是疼痛难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