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小九封司冥的小说无广告全文免费阅读第6章

《神秘老公入梦来》 第6章 那个东西,跑出来了 在线阅读

“你会后悔的,黎小九!”男人冷哼一声,暴怒地扔下这话,随即没有了声响。

咔哒咔哒转动的声音让我心跳加速。

头顶上的雷声越来越响,轰隆的声音震得脚下的地都在颤抖。

一圈已转完。

八方的塔铃在剧烈摇晃后直直地掉了下来,随之绷断的,是掩盖在草丛里的锁链。

青龙玉玺下面冒出黑乎乎的水,一路蜿蜒而上,没了整个石柱上的字。

“哈哈……哈哈哈……”

一个嚣张的笑声从空中响起,伴随着而来的,是更加猛烈的雷鸣声。

一道闪电唰的一下照亮整片天空,然后劈头盖脸地在我头顶上空炸开!

“啊——”

石柱被雷击中,一瞬间就被炸得粉碎!

我始料不及,被石头砸中,一头栽在了树根旁,额头划了个口,鲜血顺着眼睛就淌下来了。

我被这阵仗吓得一动都不敢动。

四面八方的雷电顷刻间统统砸了下来,我的眼睛里充斥着火光。

“哈哈哈……果然是你……果然是你!”

“你的血……真甜……”

“小心肝,我就是你的神,哈哈哈……你乖乖让我吃了,你就可以升仙了!哈哈哈……”

诡异的声音不断在我耳朵边响起,我蜷缩成一团,颤抖的双手捂住耳朵。

这到底是什么!

一股强大的力量压在我心口,在山火的映照下,一团黑雾格外明显。

我心脏狂跳,慌的厉害,内心升起无限的恐惧。

就在这个时候,一双熟悉的大手伸了过来,又是那个男人!

他将我牢牢禁锢在胸前,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低喝道:“黎小九,你竟敢不听我的话,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他一边说着,一边手上用力,将我往后拽。

我哪里经受过这样的场面,一边是奸笑着说要吃了我的黑雾,一边是被不知是人是鬼的家伙强拽,我的下意识反应就是想要赶紧甩开这男人!

所以,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用手里的野狗牙,还有桃木小剑反手往他身上扎。

“该死的女人!”身后的男人压抑着怒火,感觉下一秒他就打算把我勒死。

“小九——小九——”

忽然间,我听到了大舅还有我妈呼唤我的声音。

他们进后山找我来了!

身后紧紧抱住我的男人凑近我的脸颊,我能感受到彻骨的阴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阴厉的声音钻入我的耳朵,“有些债,我迟早会让你偿还!”

随后,他便徒然消失了,就像人间蒸发一样!

不过由不得我细想,因为在那黑雾中,我看到了一张嘴。

一张冲我大张着的血盆大嘴!

它准备将我一口吞下!

“九娃娃!”

在我命悬一线之际,一把刻着符文的桃木长剑直勾勾扎进了那血嘴之中!

黑雾中传来痛苦的嘶吼声,最后伴着狂妄的笑声慢慢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小舅一把将我抱入怀里,“九娃娃,别怕别怕。”

看到小舅的那一刻,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小舅……”

我流下脸颊的眼泪,却烫得厉害,右眼望出去,却发现全部都是血!

我才发现,不光小舅来了,还有我大舅,大表哥他们也都过来了。

“快,带着小九先下山!”

“这里已经撑不住了,山火太大了,回去再商量对策!”

“九娃娃,你抓紧我。”小舅将我拦腰抱起,让我双手勾紧他脖子,他来带我下山。

我看着一路上逃窜的动物,还有不断被焚烧的古树珍植,心里说不上来的难受。

等到我们走出后山,看到村里惨叫不断,火光不断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件懊悔终生的蠢事。

那个男人说对了,我后悔了。

是我的愚蠢,让无辜的村民遭受这灭顶的灾难。

我浑身无力,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快看!是黎家的扫把星!”有人在看到我们下山后喊了一句。

顿时,村子里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了我。

“快看她的眼睛!鬼眼!鬼眼!一定是她招来了丧门星!”

“她惹怒了老天爷啊——”

“该烧死的人是她!是她!”

“扫把星!恶魔!丧门星!让她抵命!”

小舅抱紧了我几分,“别听他们的,我带你回家。”

我将脑袋埋进小舅的胸口,指甲深深地嵌进肉里也感觉不到疼。

回到黎家,我妈立马帮我处理了额头上的伤口。

所有人都表情凝重,但却都不开口明说。

外婆从屋子里走出来,叹了口气,道:“都来祠堂吧。”

祠堂内,外婆点了三支香,插入供台上的香炉里。

“小九娃,过来。”

我听话地走到外婆跟前,蹲下身子。

外婆粗粝的手指摩挲着我的脸颊,往上碰了碰我额头的伤,最后抚上我的右眼。

疼……

右眼睛疼得快要睁不开了,望出去的画面都是血色茫茫的。

“你知道,为什么从小不让你去后山吗?”

我摇摇头。

“你出生在最特殊的一天,更是阴时的女孩儿。”

“而且,你生来诡异,阴阳紊乱,眼覆血网,注定不凡。”

“你出生的时候,河水见红,狗吠如孩童,满村全是蛇虫,地里也渗出丝丝血水。”

怪不得村里人都对我出生那天避而不谈,他们将我视为不详,对吗?

“你的八字未入命格,也可以说,没有命格,纯阴命的女子,自古都活不过二十。”

二十……

还有半年,我就二十岁了。

“你的这只眼睛,就是最好的证明。”

“出生之后,我想尽了一切办法,才压住血网,可现在,外婆已经无能为力了……”

镜子里,我整个眼球上面就像是覆盖了一层血红色的网,牢牢吸附在上头。

而透过右眼,我能够看到房梁上吐着长长舌头的白衣女人,她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

还有窗户边,伸长脖子往里头看的光头男,眼珠子啪的一下,掉在了窗台上。

黎家各处,都盘踞着大大小小的阴物。

“我们黎家,世代守护在这儿,为的,就是看住后山里的那个东西。”外婆话锋一转。

“而这场山火,将黎家所有的法阵都烧得干干净净。”外婆叹了口气道,“那个东西,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