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轻舞冷司夜的小说无广告全文免费阅读第3章

《暴君的心尖宠妃》 第3章 别怕,我来帮你 在线阅读

嘶!

陆轻舞猛得睁眼。

居然还是只有一阶灵气?

似乎是原主残留的一丝意识,抗议着来自自己的“轻视”,陆轻舞突然感到后脑勺有些麻。

呃,真不是她有偏见,只是在东佑大陆,一出生便是三阶灵力。

因为三阶以下的灵力在那儿根本无法存活!

每个大陆都有自己的灵压,而西封大陆是等级最低的那一类。

灵气是支配天地能量,为自己修炼所用的能力,共分为五阶,和身高一样是自然成长的,最低阶的便是刚出生的婴儿。

一般人在七岁时就会达到三阶,代表资质合格,值得栽培。

所以原主在测试大会上被发现只有一阶灵气时,引起轩然大波,实属罕见的“废材”,从此彻底被家族放弃!

看来在找到灵力为何如此之低的原因之前,只能依靠她前世的精神力了。

也不知这精神力被凤灵石吸去那么多,还用得上几分……

陆轻舞微皱眉头,抬起胳膊,重新运气。

然而,很快便睁开眼,狠狠吸了口凉气。

自己的情况竟然差到如此地步。

也是,纵使前世的她贵为陆家少主,家族世代守护皇家,为整个东佑大陆培养人才。

可那已经过去了!

如今的她是承载着两份血海深仇的陆轻舞!

不就是要从头开始铸造灵根吗?

即便从零开始,她一样可以成为最强大的御灵师。

一样可以将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都拿回来!

想到这里,陆轻舞也就释然了。

感受到精神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陆轻舞纵身一跃,跳下石台,腰上立刻传来强烈的痛意。

嘶,看来当务之急是先恢复体力。

浑身被鞭打的伤口隐隐作痛,刚刚又是被活埋又是淋雨,她可不想刚重生就死于风寒。

她记得书中记载,东佑大陆有一种常长于坟地的灵草,可帮助恢复灵力,效果对于一阶灵力的她来说,足够。

陆轻舞边走边寻。

“不是——不是,还不是!”

她扒拉着脚边一堆野草,然后直起身,抬头看着周围稀稀疏疏的几个小土堆,无奈地皱起眉头。

都找了两处坟地了,竟没发现一棵灵草!

难道这灵草这么抢手,都被拔光了?

正犹豫着要不要换个地方继续找,一道“沙沙”声传进耳朵。

有人!

陆轻舞心中一紧,闪到最近的一棵树后。

睁着一双乌亮的眼睛,屏气凝神地盯着前方。

只见一道月白色身影,跌跌撞撞地走进视野,身上血迹斑斑。

是个男人,还受了极重的伤。

可他来坟地干什么?难道与自己一样,是来找灵草的?

等等!

白色身影走来的方向,好像正是自己这边!

陆轻舞神色严肃,拳头渐渐收紧。

倏地,眼角扫到一抹微弱的绿光,陆轻舞下意识低头看去。

目光顿在树根与泥土的缝隙间,精致的眉眼缓缓舒展。

几根发着荧光的草,正乖乖在那儿卧着。

陆轻舞心头一喜,急忙伸手拽起两根。

脚步声越来越近,陆轻舞却没有移动,只是加快了咀嚼灵草的速度。

不是她临危不乱,实在是没力气。

话说回来,这草生吃也太苦了吧!

忽然,陆轻舞敏锐地发现——脚步声在不远处消失了。

她猛地将剩下的灵草塞进嘴里,十指扒在树干上,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

突然,“砰”的一声,手下的树干传来巨响,叶子刷刷落下。

“滚出来!”

一道低沉的声音,伴随着强大的灵压向她袭来。

“……”

陆轻舞僵坐在那里,保持着刚刚跌在地上的姿势,脑中一片空白。

一片叶子飘过眼前,悠悠地飘到鼻尖处,她才蓦地回过神。

感受着手上传来的阵阵麻意,火气蹭一下就窜上来!

何等狂徒,如此放肆!

正准备出去算账,下一刻迈出的脚顿住。

陆轻舞深吸一口气,心中默念:“别冲动、别冲动,好汉不吃眼前亏。”

因为她突然想起,自己已经不是前世万人敬仰的陆家少主了!

一边心中泪流满面、暗自咬牙,一边强迫自己拿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不、不要杀我。”

少女颤颤巍巍的声音从树后响起,带着一丝吹散阴霾的清甜。

男人强忍着心脏传来的刺痛,浑身无力地躺在地上。

刚刚的灵压释放,几乎耗尽了他残余的灵力!

没想到竟只是个小丫头。

他目光冰冷地盯着那道慢慢走出的瘦弱身影。

看着女孩走到自己身边,轻轻蹲下,清秀的脸渐渐凑近。

“大哥哥,你受伤了……别怕,我来帮你。”

悦耳的嗓音柔柔地传来,似乎带着魔力,男人感觉痛感都减轻了几分。

头顶的眸子清澈如星,他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

“好。”

男人渐渐缩小的瞳孔,让陆轻舞满意的勾起嘴角。

终于在那双深邃如墨的桃花眼完全合上后,她收回抚在对方脸上的小手。

“噗通!”

陆轻舞一屁股坐在地上,长长松了口气。

真是万幸!

若不是此人内力大损,自己能不能成功迷幻还真不好说。

陆轻舞侧过头,就着柔和的月光,垂眸打量起眼前的男子。

干净的下巴、微抿的薄唇、挺直的鼻梁,还有那双现在紧闭着,而刚刚明明风情无限、却散发寒光的桃花眼。

想起刚才眼神交汇、精神力融合的时候,莫名涌出的熟悉感,陆轻舞心底泛起一丝疑惑。

难道原主认识他?

然而,她回忆了半天,也没有找出一丝一毫关于此人的记忆,只好暂时放下此事。

反正,前世的自己是肯定不认识的!

收回思绪,陆轻舞看向男人血迹斑斑的胸口。

伤口离心脏致命处只有一寸,真正致命的是体内所中的剧毒。

啧啧,这么重的伤还能撑到现在,甚至释放那么强的灵力。

陆轻舞收回按在对方心口上的手,不由得对眼前的男人刮目相看。

不过,她如今的身份不宜惹是生非。

看在他乖乖被自己催眠的份上,姑且喂根灵草,剩下就看他自己的造化。

陆轻舞决定再去采些灵草,刚要起身,手腕忽被抓住。

瞬间天旋地转,等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狠狠摁在地上!

陆轻舞眼冒金星,脑袋里嗡嗡作响。

却一动不动!

因为掐着自己脖子的手,明显带着杀人的力度,仿佛自己再动一下,就会被毫不留情的扭断!

陆轻舞收紧黑白分明的眼眸,深深凝望向头顶的桃花眼。

“故技重施?”

低醇的男声传进耳朵。

陆轻舞浑身猛得一震,心里一声咯噔。

他怎么知道?精神幻术可是西封大陆的御灵至尊独有!

凡是被迷幻的对象,清醒后那段被迷幻的记忆便会被抹去。

那双盯着她的多情桃花眼,此刻充满了杀意,男人神色满是讥诮。

“你——”

陆轻舞艰难地挤出一个字来,她想问他怎么知道的。

“你猜。”

陆轻舞美眸倏地瞪大。

他仿佛能读出她心中所想。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