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素李随意最后结局 安素李随意完结版免费阅读

安素李随意是著名作者云娘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云娘的代表做。下面看精彩试读!她是当今女帝的唯一血脉,却被奸人陷害,最后平祸乱,登上帝位,迎娶君后李氏……

《江山谋:凤啸九天》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说来也凑巧,安素不过上了五日课,便到了休假的时日。

她这五日对李随意好话说尽,然而这李氏公子却不像京中那些人一般好上手,日日对她冷着一张脸。

这马上就休假了,虽只有一日,但好容易熟悉了一些,她生怕他又冷落了自己。

最后一日下学时,她磨磨蹭蹭地收拾着东西,见李随意要走,不由拉住了他。

他转头望去,见小郡主瘪着嘴,想到这几日对她不假辞色,也确实不大给姑娘脸面。此刻同窗皆已走尽,不如听一听她要说什么。

他顿住,问她:“郡主有何事。”

安素撒开手,鼓着嘴道:“你上回说的灯街……”

他蹙着眉,她这是又想要他陪着?李随意立即拒绝:“郡主奴仆众多,定会陪郡主玩得尽兴。”

她垂下眼,鸦羽一般的睫毛在光洁的脸上投出阴影,她语气可怜:“我在承京时便总自己一个人,因为身份没有人肯真心待我,如今来了昭平这个陌生的地方,心里实在彷徨。”

此言若是叫女帝听了定然笑出声,安素在承京那是混世魔王一般的人,有头有脸人家的公子小姐哪个不是被她欺负着长大。要好的伙伴更是一大堆,比之会钻营人心的大皇女都是不差的。

她又补充:“我总和奴仆一起,想要和同窗一起就这么难么。”

她早看出了李随意虽清傲,不喜她平日里大大咧咧的作派,但为人心软,更何况她只是一个没有朋友、孤孤单单、独处异乡的小可怜呀。

李随意想到她除了自己确实和旁人没什么交流,论起陪同游玩,他确实最为合适。

他有些犹豫,但仍旧顾虑许多:“郡主是女子,同外男一同出游,似乎不大妥当……”

见他松动,安素又道:“此时早已不是先帝时那样了,只是出游,不会有损我清誉的。”

先帝在位时极其重视男女大防,对女子的严苛超乎想象。可养出了女帝这么个离经叛道的帝姬来,自他离世便开始改写教条,女子同男子一般,读书为官经商,皆是不受束缚。甚至于女帝重用女官,朝

堂上女官的人数已比男子多了许多。

因此这个朝代女子娶男子名正言顺,女子拥有夫侍的更是不在少数,端看个人的本事罢了。

李随意静默了会儿,道:“好。”

这回轮到安素愣住了,她反应过来,心里欢喜:“好,那咱们明日巳时(古时早上十点)见。”

李随意点点头,应了下来。

说是巳时相见,其实安素辰时便起了。她日常若是遇上休假是断然不会起早的,赵嬷嬷见她起了还有些惊到,再听闻她有约便了然了。

安素穿的是大红的纹凤流仙裙,戴的是一堆鎏金的首饰,腰间悬挂着一块翡翠配饰,就连鞋上也缀着东珠。她端的是郡主的大气,又想到李随意出身商户,家里定是不缺钱的,她怎样也不能被他比下去。

然而李随意穿的是一身素净衣衫,连头发也只是束起,并未戴上头冠。

见了金光闪闪的安素,李随意好半天才说出一句“郡主安”的话来。

他甚是无言:承京城竟如此安全,郡主往常这样招摇过市也无人盯上她么。

安素一时又有些忧心,觉着自己太抢风头,跟低调的李随意站在一起不大相配。

他轻声咳了一下,道:“郡主,先去逛一逛,然后便去钟萃楼用膳。”

安素略微点了点头,走在他身旁。

因着二人出游的缘故,安素并不愿侍女侍卫跟着,甚至严词拒绝了赵嬷嬷,她同李公子的头一次约会可不能有旁人。

于是,昭平郡主逛到一半,扶着自己被金饰压得酸疼的脖颈,脚上东珠也变得沉重起来,每走几步便要喘一声。

天可怜见,郡主在承京时从未这般隆重地出街,这身行头只有在赴宴时才会用上。安素此刻欲哭无泪:这灯街怎么这样长啊?

李随意本也不喜欢逛街,再者灯街夜里才繁华,白日里没什么人,见安素如此,他问道:“郡主,不如现下便去用膳吧?”

安素顺着台阶下:“走吧,我快饿死了。”

他见少女亦步亦趋的可怜背影,喉间不免溢出一丝笑来。

两人到了钟萃楼,小二便领二人去了李随意常用的包间。见此,安素问道:“你常来么?”

他微微点头,答道:“时常同好友来此消遣。”

安素转了转眼睛,来饭馆消遣?那总比去秦楼楚馆消遣要好,她可不要脏男人。

为了在喜欢的公子面前表现出自己美好的一面,安素硬生生顶着一颗沉重无比的头,在他递来菜单时也只随意扫了几眼,只道都行。

李随意思索一番,点了几道热菜,又点了份栗子糕,见她疑惑地望过来,解释道:“方才见郡主多看了几眼。”

她心里一动,对他的喜欢又加了一层。她托着下巴,弯了弯眼睛:“李公子真是细心。”

李随意向来如此,今日他又是东道主,自然要紧着她的喜好来。郡主说随便,他不能就真的随便。

菜一经上桌,他便递了筷子过来,又委婉道:“郡主,未免簪子掉进菜里,还是拔下来吧。”

安素真是愈发喜欢他,李随意傲气却细心,又待人体贴,她最喜欢这样的男子。她一股脑将那些都去掉,朝他笑了笑:“你见笑了,我晨时是废了一番功夫打扮的。”

他心里微微一动,面上却不显,只是淡淡道:“只是同窗小聚,郡主无需在意。”

安素认真点头:“我下次肯定不在意。”

他挑了挑眉,越发觉得好笑,这一次还没过完,她便想着下次了?

安素晨时用了早膳,因此吃了几口便放了筷子,栗子糕倒是吃了四五块。

李随意主随客便,亦是同时放碗,见她有些昏昏欲睡,不免问道:“郡主可是疲乏了?”

安素撑不住,揉了揉眼睛,嘟囔着:“近来可没睡过一个好觉。”

李随意招来小二,唤他去找郡主府的人。

就这样,她同李随意的头一次出游被贪睡的自己搅黄,但是坐上郡主府的马车前她还说道:“这次你请了我吃饭,下回我回礼给你。”

李随意望着她远去,又禁不住笑:这个小郡主,倒是比面上表现的要可爱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