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角名叫李忘忧佩兰 李忘忧佩兰做主角的小说

精彩内容试读

第13章

第二日天不亮,李忘忧双眼通红走出书房,让李衡去召集全府上下二十三名奴婢。

李衡不知出了何事,依照主人吩咐,将府里上下的奴婢都叫到了内院之中。

等人都到齐后,李忘忧手拿一叠纸张走了出来。

“见过郎君。”府中奴婢纷纷向李忘忧见礼。

“今日召集你们来,是有一事需要告知。我家大人因欠下县衙两百万公廨钱,今日县衙就要来府里,欲将尔等带走,冲抵欠账。”

李忘忧这话刚刚说完,下面的奴婢中就发出一阵惊呼。

李府虽然如今败落,不过不管是老主人还是李忘忧,对他们其实还是不错,至少没有动辄打骂,这些奴婢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因为老主人欠账而被县衙发卖。

如今听李忘忧说出此事,这些奴婢都慌了。有立刻下跪苦苦哀求的,有失声痛哭的,也有茫然不知所措的。

庭院之中,一时变得乱哄哄起来。

“好了,都安静!”李忘忧深吸口气,用力喊了声才让院落中的奴婢们重新安静了下来,不过还是能听到人群之中传出哭泣之声。

“我李忘忧身为李家如今家主,岂能让尔等卖身替我李家还债?我决定了,今日就将尔等全部放良,这是昨夜我写好的放免文书,你们拿着这文书去官府办理入籍手续吧!”

李忘忧这番话说完,刚才还哭哭戚戚的人群猛地安静了下来,奴婢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左右互相对视,想从对方那里确认自己刚才没有听错。

“郎君,这,这使不得啊!”老管家李衡跌跌撞撞冲了出来,跪倒在地哭诉道:“郎君好意我们心领了,可郎君将我等全部放良,今日县衙来人,郎君如何交代?”

“我自有主张,你不用管了。”

“郎君,你要赶老奴走,老奴就一头撞死在这台阶之上!”李衡砰砰磕着头,一头花白的头发也乱了,散落在肩头。

“李衡,起来!”李忘忧一把拉住老管家,用力要将他拉起来。

“不,郎君,老奴生是李家人,死是李家鬼!今日你不收回之前所言,老奴就不起来。”李衡说完,又扭头冲下方的奴婢们喊道:“你们说句话啊,劝劝郎君!”

不过除了小丫鬟佩兰从人群中跑出,跪倒在李忘忧面前,其他的奴婢却忽然全都沉默了。

放免为良……

这是他们做梦都想的事情。

没有人愿意自己永远是奴婢,更不愿意自己的子孙后代也都是奴籍。

现在李忘忧居然主动提出要放免他们,这些奴婢又如何会不动心?

见奴婢们都沉默不语,老管家勃然大怒:“你,你们的良心给狗吃了?老主人与郎君可有虐待你们?你们……”

他还想继续咒骂,却被李忘忧拦住了:“李衡,好了,别说了,将他们放免的事我已经决定。佩兰,将这放免文书给他们发下去。”

小丫鬟佩兰这次却没有听他的话,也不说话,只是倔强的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李忘忧长叹口气:“李衡,佩兰,这又是何苦呢?就算我不放免你们,最后你们还是被县衙带走,重新发卖。这有什么意义?”

“郎君,有意义!”李衡倔强的说道:“至少老奴能为李家减少一些欠债,能让郎君的日子好过一些。今后到了地下,老奴也有颜面去见老主人!”

李忘忧被这忠心耿耿的老管家弄得哭笑不得,宁愿把自己卖了也要给李家还债。这该死的封建社会思想,果然应该批判!

“呸,你个老奴,能值几个钱?”李忘忧笑骂一句,也懒得继续和他废话,从手里找出李衡的放免文书,塞入他怀里。

又找出佩兰的文书,拉过小丫头的手,硬塞了进去。

然后他就站在庭院内的台阶上,一个个念着下方奴婢的姓名,亲手将放免文书发给他们。

那些奴婢,都满脸愧疚,默不作声走上前来。

先跪倒给李忘忧结结实实磕几个头,才双手颤抖毕恭毕敬接过代表自己自由的放免文书退了下去。

不少拿到文书的奴婢忍不住失声痛哭,这一刻他们在梦中都不敢想象,自由,多么遥不可及的词语啊!

李忘忧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见到这些可怜人喜极而泣,他的心情也大好起来。

很快,府中二十三名奴婢的放免文书发放完毕,李忘忧大笑道:“好了,你们走吧,我可没钱给你们送盘缠,都滚吧!”

“谢郎君恩典,大恩大德奴婢没齿难忘!”院落中,奴婢们再次呼啦啦一大片全部跪下,给李忘忧磕头谢恩后才互相搀扶着离去。

等奴婢们散去,李忘忧看看还跪在那里的李衡和佩兰,不由奇道:“你们俩还在这里干嘛?等我管饭啊?”

李衡却从怀里拿出放免文书,三两下撕成了碎片,随手一扬,纸片如雪花般飞出。

“你……气死老子了!懒得管你个老奴,你愿意被县衙发卖随你了!”李忘忧被这个老倔强气得直跺脚。

一旁的佩兰也拿起放免文书,也准备要撕,却被李忘忧一把拽住。

“傻丫头啊!他一个死老头子被卖了也就那样,你可不敢学他啊。万一遇到个无良的主人,天天打你,骂你,你怎么办?”李忘忧吓唬小丫头道。

“佩兰不怕。”

“要是以后的主人让你暖床呢?他可能是个死胖子或者能当你爷爷的老头哦。”李忘忧继续吓唬她。

“我……”小丫头已经快要哭了,眼泪在眼眶中拼命打转。

“李衡,你忍心看着这么个和你孙女差不多大的小丫头再被发卖吗?”李忘忧又朝一旁的倔老头道。

老管家李衡看看佩兰,良久长叹口气:“佩兰,听郎君的,收好放免文书吧。”

见李忘忧和李衡都这样说,佩兰才没有将手中的放免文书给撕了,犹豫片刻,终于收了起来。

李忘忧这才长出口气,这时,却有之前离开的奴婢跑了进来,神色慌张:“郎君,县衙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