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芊芊蒋沥南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宋芊芊蒋沥南做主角的小说

精彩内容试读

“好声好气会揪着人衣领说?”

“我”

宋芊芊又难堪又气恼。

旁边围观的人也七嘴八舌地开始讨论。

“长得挺漂亮一姑娘,心肠怎么这么冷,跟个孩子也能计较,真不知道书都读哪去了。”

“现在的年轻人,当真是真是越来越没素质。不敬老就算了,跟个孩子也能闹,斤斤计较,太不懂事了。”

“要不怎么说,一代不如一代。好吃赖做,不务正业。”

“”

宋芊芊眼圈上的红悄悄漫开。

她做人怎么样,还不用这些人来教!

宋芊芊冷冷看着孩子母亲,原本只想听声道歉的想法瞬间熄灭。

“你家孩子小,不懂事,我为什么要为你教育不到位的行为买单?不就一个煎饼么,我要求也不高,照原来的赔吧。做错了事就应该道歉,不然要警察做什么?你做人母亲,连这些基本的道理都没教过?”

“你!”

女人涨红了脸,当场不干。

街边。

祝伟的车速越来越慢:“先生,好像是夫人。”

蒋沥南侧首看去,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那个满脸委屈的小女人。

“停车!”他皱眉道。

另一边。

孩子母亲泼辣,声音又尖又利:“一个煎饼能跟孩子比吗?你什么素质什么价值观?弄哭了我孩子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居然还有脸让我赔煎饼?告诉你,你刚才若是好声好气跟我说,我还就赔了,现在休想。”

有围观的人看不下去:“这事也不能怪人家姑娘吧,明明是孩子有错在先。母亲也太没原责是非观了吧,难怪能养出这么皮的熊孩子。”

“被撞的那姑娘也是小题大做,谁还不是从孩子长大的?”

“小的时候不教,大了就变坏了。孩子不能这么惯”

“”

观众吵了起来。

有个年轻男人看不过眼,干脆直接掏出一张十元钞票:“这位小姐,算了,这煎饼钱我替这孩子赔了,跟这种人有什么好计较的。迟早社会会教作人。”

宋芊芊还没来得及拒绝,孩子母亲就尖酸刻薄道:“果然是长得漂亮的狐媚**货,看看这才多大一会儿,都有人掏钱了。告诉你,今天不给我道歉,休想息事宁人。”

掏钱的人尴尬不已。

宋芊芊气极反笑:“我就是漂亮就是年轻,怎么了?有人掏钱给你嫉妒是吧?嫉妒也给我忍回去,姐这是凭本事长的!你也别道歉赔偿了,留着那钱去整整容,不过我看你这比煎饼还大的脸难度挺大,估计连美容医生都不下不了手。”

“噗”有人忍不住笑了。

“你!!!”孩子母亲气得面红脖子粗,恼羞成怒,扬起手就朝宋芊芊打过来。

就在女人的手掌要落到宋芊芊脸上的千钧一发之际,女人的手腕被人在半空中截住。

宋芊芊诧异朝来人看去:“蒋沥南?”

继而尴尬不已。

居然被他看到了,丢死人了。

孩子母亲打不到人,也抽不回手,气急败坏:“放开!”

蒋沥南一把丢开她的手:“滚!”

男人气场强大,浑身散发出骇人的冷肃气息。

那孩子母亲骇然,但也不甘心就这么灰头土脸离开,护着孩子后退几步。

蒋沥南侧头看向宋芊芊,不耐皱眉:“怎么回事?”

旁边围观的大爷大妈立即七嘴八舌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女人梗着脖子否认:“明明是她先弄哭我儿子的,你们这些人看她漂亮,心思不干净,以多欺少。”

蒋沥南冷冷扫了眼女人。

女人下意识闭嘴。

蒋沥南问宋芊芊:“真是这样?”

宋芊芊粉唇轻抿,不吭声。

这么丢人的事,她说不出口。

蒋沥南收回目光,蹲小男孩面前,目光严厉:“你年纪虽小,但却是小小男子汉,你来说。”

孩子早在他母亲闹起来时就被吓得止了哭。

此刻又被蒋沥南清冷无波的目光注视着,更是受惊。

他“哇”一声,又开始哭,边哭边哆哆嗦嗦地说了过程。

蒋沥南起身,居高临下冷视着孩子母亲:“父母是孩子言传身教的第一任老师,当着孩子的面,你还要继续撒泼蛮横?想让你孩子以后也跟你一样无赖?”

原本占女人那方的人不开腔了,觉得宋芊芊委屈的人则纷纷附和。

见无人再帮自己,孩子母亲面如土色,不敢再闹。

她赶紧把孩子拽回到身前,小声说了声对不起,匆匆跑煎饼摊扫了个煎饼塞宋芊芊手里,拉着孩子灰溜溜地落慌而逃。

没了热闹看,围观的众人也渐渐散去。

之前拿钱想帮宋芊芊买煎饼的年轻男人上前,腼腆开口:“这位小姐,能不能加个微信?”

蒋沥南凉凉地瞥宋芊芊一眼,拿出自己手机:“她没带手机,我是她老公,加我也一样。”

年轻男子脸色涨红:“对不起,打扰了。”

尴尬得匆忙走开。

气过也怒过,最终解气的宋芊芊拿着新鲜出炉的煎饼泄愤似的咬了一口。

胜利的果实,真香!!

蒋沥南看着刚才还没脸倔强委屈,此刻又吃得香甜无比的小女人,一阵无语。

他低沉的声音响起:“丢不丢人?”

海城第一名媛,为了一个路边摊,在路边和人吵架引来围观,她还真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丢什么人?以前有层名媛的包袱在,要得体,要举止有礼大方,做事三思后行。”宋芊芊自嘲一笑:“现在我都快穷死了,要不是最后所有积蓄都买了那煎饼,你以为我想浪费时间跟他们吵?”

“没钱?”蒋沥南皱眉。

更丢脸的事都有了,宋芊芊也不在乎这点面子了。

她破罐子破摔,无所谓地道:“早说了,无家可归,被赶出来了。”

咬了一口煎饼,她亮出微信余额:“我连打网约车的钱都付不起了,还怕丢什么人?”

说完,又想到了什么,灵动的眼睛一转:“亲爱的,夫妻本是同林鸟,有福有难一起享,不如你借我点钱?”

蒋沥南眯了眸。

看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他牵起她的手腕往商场走。

“哎,干嘛呢?”宋芊芊不情不愿跟上。

蒋沥南懒得解释,直接上了电梯,摁下三楼去餐厅的键。

他的电话就在这时响起。

蒋沥南接起。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只听低沉地应道:“在医院附近等我一下,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电梯正好也到了三楼。

蒋沥南把宋芊芊拉出了电梯。

他松手,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里面的钱随便用,我还有事,你自己去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