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慕宁季云洲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李慕宁季云洲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精彩内容试读

李慕宁没说话,只是接过梅花清洗干净后捣成了泥,并没有注意到小姑娘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揉面和面,李慕宁干活很熟练,不出一个时辰,梅花香饼便做好了。

李慕宁拿起来尝了一块,不知怎的就突然想起先前季云洲让自己送进正殿的奏折了,胸口一阵一阵的疼,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缓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来。

徐州突发瘟疫灾情,那里岂不就是苏无厌的父母要去寻神医替他治病的地方,这胸口的疼痛是不是因为他们出了什么事?

李慕宁突然觉得心里有愧,苏无厌给了自己再活一次的机会,她却没有能力照顾好她的父母。

正想着,厨房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躁动,是雍和宫正殿那边传过来的。

李慕宁瞬间一颗心揪了起来,急忙端着梅花香饼朝雍和宫正殿走去。

雍和宫不知为何来了一众大臣,李慕宁只在人群扫了一眼便瞧见了瑞王,大臣纷纷跪在门口,只有瑞王站着,正殿的门开着并不知里面的情形,就连玉林都在外站着。

“奴婢阿宁,来送殿下喜欢吃的糕点。”

李慕宁走到正殿门口,余光看了眼瑞王,正巧对上他那双眼睛,似乎冒着火气,赶忙移开了视线。

“殿下在里面和摄政王大人议事,不便有人打扰。”

玉林没等里面回应,立刻对李慕宁使了个眼色说道。

李慕宁见这情形瞬间就猜到了,能把大臣们就是瑞王都惊动的事,只能是季云洲逼宫上位,自己那可怜的弟弟怎么能承受的住这样的阵仗,何况他还病着。

“大人,殿下早晨未用膳,还请大人放奴婢进去伺候殿下用些糕点。”

李慕宁跪在地上,一盘梅花香饼举得老高,大臣之中突然起了议论声,带头的便是瑞王。

“进来吧。”

李慕宁跪了片刻,殿内突然传来季云洲的声音,还能隐约听见李慕安咳嗽的声音,李慕宁心下一紧立刻起身进入殿中,怪自己千不该万不该这个时候去做什么梅花饼而没有一直陪在李慕安身边。

季云洲就站在帐外,负手而立,李慕安不敢抬头多看他,匆匆行礼朝着帐中走去,只是还未进去就被季云洲拦住了。

“这糕点不像是小厨房做的,哪里来的?”

季云洲一边拿了一块瞧了瞧一边问道,似乎心情不错。

“回大人,这是奴婢做的。”

“砰!”

李慕宁刚说完,季云洲就直接甩手将糕点打翻在地,李慕宁不明所以立刻跪了下来,手心直冒冷汗。

“你竟然意图谋害太子,该当何罪?”

季云洲大声呵斥道,声音就像是那日在城墙上一样冰寒。

“奴婢不敢,大人赎罪!”

李慕宁心下一紧,谋害?季云洲莫不是要拿自己当垫脚石,杀了她一次还不够还要杀一次,好顺理成章害死李慕安自己即位。

“来人,把这个蛇蝎心肠般的**拖下去,杖毙!”

季云洲并不听李慕宁的“辩解”,直接下令,李慕宁只听李慕安在帐中咳嗽的厉害,而李慕宁也未能有办法,嘴巴直接被人塞住一左一右架了出去,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眼泪立刻就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惊慌间她便看见帐内的纱帘动了,李慕安艰难的爬了出来,只是去捡地上的梅花香饼。

李慕宁被拖出殿门的时候一双眼睛便死死盯着瑞王,希望他能救救李慕安,救救自己,但是不知为何瑞王却像是没有看见一样把头瞥了过去。

心死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李慕宁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回想起那日在城墙上的一幕,她浑身冰凉,心口一阵发闷很快就晕死过去。

不知过了几日,李慕宁没想到自己还能活着醒过来,睁眼看去,自己竟然在以前住的寝宫躺着,周围的环境还是一如她出嫁那日一样,布置摆设也都是按照她喜欢的来。

难道她是在做梦,或是已经死了?

李慕宁想着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真疼!

“主子您醒了?”

李慕宁还没弄清楚情况,刚下床就瞧见一宫女从殿外走了进来,瞧见她竟跪拜行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慕宁瞬间想起那日之事,心有不安急忙问道。

“主子昏迷数日,全凭御医每日汤药才终于醒了过来。”

宫女的话并非李慕宁想知道的,想来季云洲这等奸诈之人怎么可能让任何人有他谋朝篡位的把柄,意外和不解的是他竟然没杀自己,难道他不是为了篡位?

“太子李慕安现在在哪,可否带我去见他?”

李慕宁说着就要往外走,差点跟赶来替她把脉的御医撞个满怀。

“老臣参见李美人。”

御医说着就给李慕宁行礼,立刻把她弄蒙了,李美人?难道她死过又重生了?哪里来的李美人?

李慕宁没说话,立刻找到一面铜镜,里面出现的脸依旧是她李慕宁的脸。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今的皇帝是谁?何年何月?我又是谁?”

李慕宁跑到御医面前,紧紧拽着他的衣袖冷声问道。

“如今是建宁四十三年,太子因身体抱恙不能继承大统,故传位与摄政王,便是如今皇上,您是皇上亲封的美人。”

御医的一番话让李慕宁一个没站稳跌坐在地上,季云洲果然还是当了皇帝,那自己的弟弟要如何活下去?自己为何又变成了李美人?

“快!扶李美人去床榻上。”

御医见到李慕宁的样子,立刻吩咐一旁的宫女道,李慕宁没说话也没反抗,任由着人把自己扶回了床榻上。

殿内安静的很,御医替李慕宁号脉后又找来纸笔写了一张方子,叮嘱宫女后这才离开。

李慕宁只是一动不动呆愣的看着殿中的大红色,尤其觉得刺眼。

季云洲这算什么?害得自己国破家亡还不够,还要把她留在身边折磨吗?杀人诛心,好手段。

“太子现在在哪里,我要见他。”

李慕宁在床榻上躺了两个时辰,突然起身对着宫女说道。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