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素李随意的小说《江山谋:凤啸九天》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江山谋:凤啸九天》 第10章 四月青 在线阅读

先生低头下去品茶时,安素撇眼瞪了李随意一眼,待他转过头来,她又冷哼一声望向先生。

她已经两天没有和李随意说话了,算上那一日的下午,已经两天半了。

她实在搞不懂,他身为一个男儿,怎么那样保守,张口闭口就是礼仪,说得好似她多么寡廉鲜耻一般!

李随意看着气鼓鼓的小姑娘,唇角勾起无奈的笑。她实在任性,想他们二人既无媒妁之言,她又年纪尚小,他怎能做出那样的举动。他心里已经暗暗决定,若非二人成亲,他必定不会再碰她半分汗毛。

两人说到底便是自小教育的不同。

安素被女帝养在身边,见惯了后宫里的莺莺燕燕,也瞧遍了朝官们各式各样的夫侍,对贞洁一事实在是不看重。要说这天下都是她娘的,她何须在意旁人的看法。

而女帝继位实践不过尔尔十几年,对女子地位的推崇尚未普及全国。李氏虽为商户,但奉行君子之道,最重女子品节。因此他自小便被教导着要娶个知书达礼的淑女,能管家。

他们两一个想着娶夫郎,一个想着娶夫人,虽只差了一个字,但观念却差之千里。由此,二人往后的争吵段然不会少。

待下学钟声鸣起,安素将要甩袖走人,秦秋鸣却忽而击掌示意安静,面带笑容道:“书院里一年一度的‘四月青’开始了,今年是在天剑山,还是同往常一般,有意向的同窗可在我这里登记。”

这话一出,书室里便炸开了锅。

“天剑山?此次倒是同往年不同,竟选了个新去处!”

“是啊,从前的须弥山从我兄长那时便开始了,院长竟也知晓换地儿。”

“你们可去?”

……

四月青?那是什么?安素满脸茫然。

身边少年轻咳一声,状似无意地说道:“‘四月青’是洪都书院的传统,每年四月都会举办一场踏青活动,组织学生在山中过夜,体会山中趣味,过后要写诗书或作画景交与先生。”

安素嘟起嘴:还算他识相,晓得为她解释。

她气性本就不大,前头两天只是拉不下面子,如今喜爱的少年主动和她说话,她自然顺坡往下。

安素仍旧绷着脸,但她眼睛里分明闪着光,故作冷漠地问道:“你去么?”

李随意见她圆鼓鼓的脸颊,不由得心软,便温声道:“郡主若去,我便去。”

他往年向来不喜这类活动,从未参加过。但此时见郡主满脸兴味,性子又跳脱,定然要去凑这个热闹的。他若在身边,也可以护着她些。

安素唇角微微向上,但还是装模作样地说:“那本郡主便去吧。”

他二人便又和好了,然而无论如何,李随意也不同她单独相处,他午休的书室也被锁了起来。仿佛她是个洪水猛兽,要来对他强取豪夺。

好在没过许久,日子便到了书院的“四月青”。

前一日赵嬷嬷便风风火火地收拾起来,又是要她多带几个侍卫,又是要自己伺候在身旁。

安素满脸不耐:“嬷嬷实在多虑了,这么多学子,书院岂会不出手保护,且我此次与同窗共游,怎可带许多奴仆去。”

她心里亦有私心:人一多,她怎么和李随意甜甜蜜蜜呀。

但瞧着赵嬷嬷担忧的神情,到底是自小伴着长大的乳母,只好稍微妥协:“叫些暗卫暗中保护我,莫要太多,也莫太近。”

赵嬷嬷半喜半忧,还是依照郡主的吩咐做了。

第二日,众人便在书院集合。由着此次去的是新地方,缴纳的银钱并不少,决意去的学子统共也就二十来人。也因此,书院租的马车虽不华贵,却足够宽敞。

然而分组是四人一组,旁人都已分好,唯独安素这里犯了难。她抱臂站在李随意身边,面容倨傲。便是有旁的仰慕李随意的少女,也早被她吓得跑掉。

秦秋鸣十分头痛,只得拉了另一人和他们组队。她在书院里人缘好,此刻也微笑着介绍:“郡主,这是薛逍,与我们一道。”

因着上回补药的事,安素对她脸色稍缓和了一些,然而瞧着她身边那个黑衣少年满脸不爽的模样,好似和她组队多么难为她。

好在此时李随意挡在她面前,要她上去:“郡主,启程了。”

安素沉着脸微微点头,那男的算哪根葱,居然敢给她脸色看。若不是看在李随意的面子上,她定要把他赶下去。

就这样,四人气氛微妙地坐在一处。

好些人的场合,她也没心思同李随意说些悄悄话。刚巧早上起得早了,便不觉间歪着脑袋小憩了过去。

她的头搭在李随意的肩膀上,而少年满目温柔,未免她不舒服还特意凑近了些,怎样看都是满满的情意。

秦秋鸣看了一眼,心里没由来的羡慕。她同李随意同窗五年,可从未见他对谁假以辞色。还记得年前自己不慎撞了他,他那日的袍子便再也没穿过。这李小公子,可是有实打实的洁癖。

薛逍见了只撇了撇唇,心道李公子好手段,连见过大世面的郡主也被他拿下了。

待到安素双眼惺忪,眯着眼起来时,马车已是到达了目的地。原本天剑山便不远,乃是昭平郡外一高山,他们晨时动身,午时到也还算快了。

在这山中只要不去深处,是没有什么猛禽野兽的。而先生说到这两日食宿皆是由四人小组共同完成,又每人发了一个信号弹确保安全,接着众人便都四散开来。

安素带的包裹十分大,她自己拿不动,便一直搁在马车上。恰巧此时也该吃午膳,便招呼了李随意和秦秋鸣一同去吃。至于薛逍,她的气还未消,不让暗卫出来打他一顿就不错了。

秦秋鸣长得艳丽,看起来飞扬跋扈,然而她为人确实良善,谢过她的邀约,便同孤零零的薛逍坐在一道啃饼子去了。

安素昂着下巴,等着李随意一片一片地撕肉片给她投食。她眼睛还瞥向一边,想看看他们吃得如何。

他见了失笑:郡主总是这样,又骄傲,又可爱。

上一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