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硚萧远之免费阅读《别惹萧先生》最新章节7阅读

《别惹萧先生》 第七章 改主意了 在线阅读

萧园,这座始建于民国时期,蓉城数一数二的地标性建筑,居然是萧远之家的产业。

老钱攒出来的低调奢华,教虞硚开了眼界。

不过,这不是今晚的重点。

“虞小姐的家庭情况,我从你伯母那儿听到一点,你也挺不容易。不过实事求是地讲,这样的条件,就算普通人家挑媳妇,长辈们也要多想一想。”

萧园一间起居室里,萧家大小姐,也就是萧远之的姑妈马太太坐在一张黄花梨木圈椅上,已经说了半天。

虞硚今天过来,早做好瞧人冷脸的准备。此刻坐在沙发上,基本能猜出马太太后面会说什么,不免越听越乏味,心不在焉地瞟向近处茶几。那儿摆了好几幅相框。

吸引到虞硚视线的,是一个看上去不过三、四岁,穿着背带裤的男孩。男孩斜跨在两轮童车上,咧嘴在那儿傻乐。一双细长的眸子里闪着天真烂漫。

真没想到,讨人嫌的萧远之也有萌萌哒的时候。

大概太入神,马太太什么时候停下来,虞硚都没注意到。

“这是去年虞雪小提琴独奏音乐会后,老爷子指定要跟她合的影,”马太太走了过来,拿起一幅相框递到虞硚眼前,“老爷子日理万机,专门抽空去给孩子捧场。谁都看得出来,虞雪早就被视为萧家未来的儿媳妇。”

马太太要是不提,虞硚真没注意到,一堆相片里头还有虞雪。

“对了,还有这张照片,应该是远之亲自拍的,很漂亮吧?”马太太又指了指另一幅相框,“当然,虞雪本来就漂亮。可女孩子只有漂亮也不行,总要有些出类拔萃之处,才配得上我家远之。”

虞硚捧场地凑近看了看,但凡她有一点想攀附萧家的心思,被旁敲侧击这半天,早该坐立不安。

可惜啊,虞硚没法把自己代入进去。

瞟了瞟油盐不进,听不懂人话的虞硚,马太太自觉涵养快要耗尽:“我不妨直说吧,要当萧家儿媳妇,不提出身,学识多少要有一些,贤惠大度是必须的,沟通协作能力更是重要。远之的妻子注定不可能只做普通的家庭主妇,她还要成为丈夫事业上的助力……”

最后,马太太发出灵魂拷问:“虞小姐相信自己能达到这个要求?”

绝对不可能,也不需要。

萧远之说白了就是个靠家里财势的公子哥,真看不出优秀在哪儿。人家女孩有那么好条件,嫁给他还不亏死了!

“你笑什么?”女士上下瞧瞧虞硚,眼神倏地一冷。

虞硚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她怎么笑出来了?

萧远之就在这时从外面进来,扯掉领带,又将身上西装随手一脱,便斜靠到窗下一张贵妃榻上,笑了一声:“姑妈定的要求,虞大小姐一样都挨不上!”

“下班了呀,爷爷呢?”马太太早迎过去,将萧远之撂下的西装和领带拾起,交给跟在后面进来的一位中年女士。

“在后面,”萧远之说着,瞟了虞硚一眼,“怎么着,姑妈说几句,你还不服?”

谁说她不服?

看在一百五十万的份上,今晚萧家人说什么都对。

萧远之那副对虞硚不冷不热的腔调,自然落到马太太眼里。

“远之交的女朋友里头,唯一让他爷爷满意的,就是虞雪。不说别的方面,单从为人处事态度,虞小姐就和你堂姐有很大差距。有这时间在那儿笑,还不如想一想,自己到底欠缺在哪里!”马太太这会儿说得更加直白。

感觉几道目光都望过来,虞硚以为人家等她回应,也没多想,顺着马太太心思道:“我同虞雪的确差了十万八千里。萧先生选我,是自暴自弃了。”

扑哧一声,贵妃榻那边,有人笑了出来。

马太太板起了脸:“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家远之怎么就自暴自弃了!”

看来说什么都不对,虞硚索性闭嘴。

“远之,姑妈还是之前的想法,”马太太看来真恼了,也不管虞硚就在跟前,冲着萧远之道:“订婚的事,你最好再慎重考虑。毕竟关系到终身幸福,不能这么草率决定。”

“子蕙,孩子的事,让他们自己做主吧!”那位跟着萧远之进来的中年女士忙打圆场,又看了看虞硚,神情里多少带了一些歉意。

马太太根本没理中年女士,只冷眼瞧着虞硚。

“怎么考虑啊,她死活非赖上我!”萧远之冷不丁冒出一句。

虞硚都听愣住了,萧远之讲什么瞎话!

“你这孩子从小心软,都什么时代了,那点事有多要紧啊,”马太太走到贵妃榻那儿坐下,拍拍萧远之的腿,“下午我和虞雪妈妈喝茶。她告诉我,雪儿现在后悔了。老爷子突然要让你们结婚,她心里是愿意的,可想到马上要做人家太太,又觉得心里没底,想得有点多,才会一时冲动。”

萧远之不置可否,却往虞硚这儿瞧了一眼。

马太太叹了口气,继续劝道:“她冲动,你不能冲动。就为了气虞雪,随便找个女人结婚,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想想虞雪当初为了你,差点连命都丢了。就凭她对你的这份情意,有什么心结解不开?”

全当在欣赏八卦的虞硚没法不好奇,开动脑子拼命回忆,虞雪到底出过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可想了半天,全无印象。

“你看,雪儿最近这段时间都在法国,男孩子要不要大度点……”马太太瞧着萧远之,商量道。

“她好意思回来,就自己回来,还要我去接?”萧远之唇角勾了勾。

听着意思,萧远之打算原谅虞雪了?

“我就知道,你们俩是打不散的。爷爷和姑妈都会支持你。再说了,虞家那两口子早把你当成龙快婿,他们都乐见其成。”起居室里,此刻最开心的非马太太莫属,“我这就跟虞太太说,让虞雪赶紧回来!”

说着话,虞太太便拿出手机。

“不好吧……”中年女士犹豫地道,朝着萧远之看过去。

萧远之和他姑妈一样,全当中年女士不存在,只开口道:“姑妈,我和虞雪已经散了,那个女人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马太太都已经在打电话,这下赶紧又挂掉。

片刻之后,马太太起身走到虞硚跟前:“虞小姐,我知道你和远之在一起,多少是因为经济上的问题,其实我也可以体谅。看你心地不算坏,要不要成人之美?”

马太太居然认为,症结在她身上?

虞硚哭笑不得,成人之美没问题,可钱的事怎么解决?

马太太倒也痛快,直接透了底:“虞小姐,虞家说了,只要你主动退出,之前给你的那笔钱,他们不会要回去。”

虞硚眼睛闪了一下。

条件……不错啊!

那位中年女士显然看不过去了:“不好吧,今天虞小姐第一回来家里做客。”

“虞雪的照片为什么还放在这儿?”萧远之不知何时走到了茶几前。

随后便是“怦”的一声,一幅相框竟被萧远之扔到了地上。

马太太愣了愣,看了看落在脚边的照片,神色有些尴尬:“爷爷最喜欢你拍的这张。”

“姑妈,让姑父少跟虞伯年混一块,被他卖了都不知道。”萧远之沉着脸道,一把将虞硚从沙发上拉起。

屋外传来停车声,虞硚听到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那位虞小姐到了?”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