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又在虐渣》秦烟封楚寒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床榻之上,方才这些人说的话宫怜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原本还想要算计秦烟,没想到这锅既然又被推了回来。

她如何敢接?

只能继续装睡。

小玉却直接将她托出:“是宫怜公主,是她让我栽赃给秦烟公主的,奴婢不过是个奴才,按照主子的吩咐办事罢了……”

该死!

宫怜不动声色,心里已经将这死丫头骂了个千万遍。

她们这边乱了套,欢喜的自然是秦烟。

那床上的宫怜睫毛不断颤动,显然就已经醒了,虽然不知道,那毒到底是别人下的,还是她真的那么狠的下心自己服的,她这栽赃已经被戳破。

再闹下去,宫怜自然不会背锅。

嘴角微挑,秦烟干脆说道:“你这奴才,胡说八道什么?你便是当太医和我们都是瞎子?”

“虽然宫怜平日里任性了些,可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倒是你无端陷害主子,还不知是听从谁人的指令。”

秦烟几句话便说的皇帝气血上涌。

干脆直接下令:“把这奴才压回去,交至刑部处理,问不出指使便一直用刑。”

这件事这才算了结。

重整旗鼓,队伍这才回到宫中。

宫怜如何都没想到,自己这次连毒药都服了,居然还在那朝霞宫身上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

“该死的小玉,既然敢出卖我,这些**的烂骨头,没一个是好货色的!”宫怜在寝宫大声叫嚷。

想到凤清绝既然还在山上帮秦烟说话,她心中便是更加气愤,简直更不得将对方千刀万剐。

“秦烟,下一次我绝对要你好看!”她愤然念叨。

脑海中已经盘算起下一步计划。

而秦烟那边,刚回到朝霞宫,她便瞧见了桌上的一株凤尾花。

之前在密室,他们便是约好以此为约见的暗号。

想必对方找自己,应该是为了今日那黑熊之事。

秦烟的眸子沉了沉。

自然不会错过能知道母亲之事的机会。

黑熊的事纵然是她透露,可身上的伤可足够证明自己的清白,只要一口咬定不是她透露给封楚寒的,对方自然没有食言的借口。

当晚,她便熟门熟路的钻进井中。

脚下刚落地,一阵杀气扑面而来,凤清绝手执白玉长剑,剑尖直指她的心口,她立刻戒备躲避。

不过几步,便吃痛的捂着胸口屈身。

封楚寒这才停下:“你受伤了?”

“黑熊可是你的人抓的,你难道不知道那畜生的战斗力?”

“若不是封楚寒帮忙,恐怕你的目的虽然达成,我也已经葬身黑熊腹中了吧。”秦烟愤然。

听她这么说,封楚寒倒是收起长剑,随即沉声道:“这一次,封楚寒已经有所怀疑。”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他话锋一转,倒是说起了自己的下一步计划,“我们还能利用这次太子的怨气,说不定还能事半功倍。”

我们?

秦烟轻笑,对于凤清绝的话,倒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可没有和你结盟的意思。”她毫不客气。

凤清绝自然有法子威胁。

“若是封楚寒知道,那黑熊是你故意引过去……”

“那人所有人也会知道,世子对我的威胁与逼迫。”

秦烟毫不示弱。

自然不会因为这些事被凤清绝抓住把柄。

不曾想,对方既然大笑起来。

“有趣,秦烟你可真是有趣。”

他眉眼弯弯,一双凤眼眼尾上挑,笑意盎然的脸上让人根本看不出情绪来。

相比之下,秦烟倒是更喜欢封楚寒那面无表情的面孔。

不得不说,这凤清绝便是连骨子里都透露着几分邪气。

最好避而远之。

片刻,对方总算收起了笑。

“既然先前答应过你,我自然不会食言,关于婉妃的事,我虽不是过来人,却也听说过些过来人的讲述。”

“据说她当年被封妃后,便是立刻被查出了三月有的身孕,据说是同当时的丞相孙鑫有染,若是有机会,不如你再亲自去打听。”

这般情况在秦烟的意料之中,却直接激起了她的怒火。

“我母亲绝不是那样的人!”

凤清绝的眼中带着怜悯,并不做声,转身消失在了密道之内。

知晓了同母亲更进一步的消息。秦烟却是浑浑噩噩。

甚至怀疑起自己此行玉国的原因。

“若是我不是当今圣上的女儿……”

坐在院子,秦烟看着天上那一轮圆月,喃喃低语。

瞧着手中的玉佩,她回忆着母亲模糊的面容,只觉得一阵无措。

不对……

若是皇帝真信了当年的传言,这才妄图将母亲定罪,如今他为何要将自己认回?

若是随意一个正常人,恐怕已经将自己直接处死。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乾坤?

正想着,外头传起敲门声来。

这里是后宫,寻常人可不能随意进出,通常不是皇帝,便是哪个传话的太监有事交代。

宫女都被支开,秦烟只得自己开门。

“封楚寒?你怎么又来了?”秦烟一惊,随即皱眉道。

只觉得这封楚寒简直把皇宫当家。

对方却是一本正经:“你不是想知道关于孟妃之死的因果?我这边找到了新的线索。”

秦烟狐疑的看向对方,甚至忍不住上下打量。

着实不知他来通知自己的原因。

莫不是是良心发现,或者是对自己帮他的感恩?

却听见对方继续道:“这线索与你有关,我希望你能配合我的调查。”

一句话,便将秦烟的心打入谷底。

“不去。”

说完她便要关门。

封楚寒也不拦,只是继续道:“我听说你在追查当年之事,若是你真能帮我抓到真凶,我倒是可以把我知道的都说给你听。”

“此话当真?”

门瞬间被再次打开,秦烟的眼中满是希翼。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封楚寒知道对方应该比凤清绝更多才是。

说不定,他能替自己解决心中的疑惑。

或者,动用身份,帮她和那孙鑫见面。

对此,封楚寒自然信誓旦旦:“我说的话,自然从不食言,我可以对天起誓。”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