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90之家和万事兴》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1990之家和万事兴》最新章节目录

精彩内容试读

第8章

两人闷头抽烟,谁也不说话,别看贾光明话说的挺敞亮,其实心里早想好了,不管铁军让他帮啥忙,都找借口推了。

“光明,我听说贾叔的锅炉厂,出了一批报废锅炉……”

铁军终于开口了,语速很慢,字字清晰。

“啊呦,去!”

铁军话还没说完,贾光明手一抖,烟头翻了个跟头,掉到手背上,烫了个泡。

“你……听谁说的?”

贾光明有点紧张,这么秘密的事,铁军怎么可能知道呢!

“货运站堆着呢,发货方写着光明锅炉厂,好像是发往沧州,哎,光明,你说他们买报废锅炉干啥呀?”

贾光明没反应,沉浸在恐惧中,老爷子要是知道这事,非扒他一层皮不可,另外,二叔也饶不了自己。

贾父以前是四锅厂的副厂长,头几年改制,贾父承包了濒临倒闭的四锅,改成宝贝儿子的名字,一心追求光明再现。

贾父大刀阔斧的改革,四锅第一个打破了大锅饭,精简了一批老爷工,实行按劳分配,奖金和质量挂钩。

几年时间,四锅改头换面,效益翻翻,工人腰包鼓了,干劲更足了,贾父也被评为了行业标兵,一片大好局面。

四锅站在了风口上,腾飞了,而且飞的很高,就像评论家喊的,猪都能飞,然后呢?猪摔死了!

四锅不是猪,他们有个睿智的飞行员,就是贾光明他爹,一个迎风而起的英雄。

贾父很快意识到,企业发展过快,管理跟不上了,这就是企业的翅膀,安全着陆的保障。

于是,贾父开始潜心抓企业管理,请高人,培养骨干,销售就交给了自己的亲弟弟来主管。

销售是啥,生产企业的龙头,站的高,望的远。

贾二叔很快发达了,靠啥?靠的是大侄子的变废为宝。

就像老迟唱的,钱啊,你是杀人不见血的刀!

叔侄二人起初还摸着石头过河,战战兢兢,很快,贪婪就蒙蔽了双眼,石头也扔了,脚下也没跟了。

“铁军,你这话啥意思?”

贾光明先回过神,三角眼射出寒光。

“哦,没啥意思,随便问问,对了,你的光明歌舞厅,这个暑假可帮了不少女学生啊!

贾光明又一愣,手也握成了拳,随时准备干翻眼前的老同学。

“对了,看到好几次,你的面包车来回往江边拉人,咋地,你还搞上旅游了?”

换了别人,铁军这时候应该鼻血横流了,贾光明不愧是江湖中人,竖着耳朵聆听,笑的很甜。

“光明,你可真厉害,真没白瞎你这名字,你要是不姓贾就好了,呵呵呵!”

“你?你到底是谁?”

贾光明的脸一抽再抽。

“我是铁军啊!不信?好,谁初二偷看女厕所,初三偷试卷,高一给代课老师小花猫写情书……”

“够了,铁军,你TM到底想嘎哈?”

贾光明大叫一声,站起身来,气得手直哆嗦,铁军笑笑,吹到他脸上一口烟。

“贾光明,我不管你二叔啥时候犯事,也不管你啥时候跑路,我不过是来送你个警钟!”

“你是在威胁我?”

“那我可不敢,你家狗太多,我怕咬我**。对了,好像还有一个破仓库,里面藏了不少宝贝。”

“铁军,你……偷偷调查我?”

“呵呵,你觉得我有那智商吗?”

“那你怎么知道的?”

“我要说我上班以后,在检察院当秘书时候知道的,你信吗?”

“你放屁,你还没毕业呢!”

“就是啊,还有一年,所以我先提醒你来了!”

“你……呼……说吧,怎么才能让你闭嘴?”

贾光明咽了口唾沫,颓然坐下,态度缓和了不少。

“你可算坐下了,我还以为你要削我呢,这把我吓的。那啥,我家二丫考上重点了,听说你心眼好,估计能随点……”

“多少?”

“本心,呵呵,随意!”

铁军拍拍胸口,笑的贼遭人恨。

“你保证守口如瓶?”

“我提醒过了,能悬崖勒马,前途一片呵呵你,就算我给你家卜了一卦,两不相欠!”

“等着,我去给你拿钱!”

贾光明出去了,铁军擦了把汗,奶奶的,劫富济贫是这样吗?

一想到大壮后来入狱,贾光明搞大了海棠的肚子,设局让自己接盘,铁军就恨的牙根痒痒。

泄露天机,会遭天谴,铁军不管了,脑子里有这冤家,还是头肥猪,自己剁根猪尾巴,不过分吧?

贾光明很快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报纸包。

“这是两万,够了吧?”

“嘿嘿,不用去银行啊?光明,牛,真牛!把那包帮我摘下来,我胆小,出门怕被劫了。”

打开报纸看了一眼,四位爷爷笑的真好看,铁军笑的也不赖。

贾光明假笑着把铁军送出大门,铁军打开锁,跨上大二八,突然回头。

“你给我记好了,离我家大壮远点,还有海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好自为之吧!”

铁军潇洒的走了,背着大皮包,扎着红腰带,贾光明出了一口气,没进台球厅,往四锅跑去,该擦**了。

“龟儿子,你TM够损啊!”

铁军骂了儿子一句,把车停到了二商店门口,进去买了条老巴夺,拆开,放到口袋里一包,思念的感觉渐消。

十分钟后,铁军停到老王头理发摊前,老头正坐在椅子上打盹,一只苍蝇在脑门上散步,老头脸抽了抽。

“王大爷,精神病来了!”

“啥?你个小兔……”

铁军把烟举到老头面前,老头愣住了。

“今天对不住了,实在是人命关天,大爷,给咱来个中分,就现在最时兴的汉奸头。”

铁军把一张大团结扔进老头装钱的鞋盒,一**坐到老头身后。

“刮脸吗?”

老王头把烟扔进鞋盒,笑眯眯问铁军。

“下面留着,上面刮了!”

说完铁军笑了,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老头愣了一下。

“臭小子,留个毛,全刮了得了!”

白布围好,铁军闭上眼,老头退后一步看铁军,远处传来楚瑶的声音。

“铁军!你要气死我啊!你等着回家大爷扒你皮吧!”

铁军睁开眼,楚瑶骑着辆二六凤凰边喊边冲了过来。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