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彤彤毛明轩小说 毛彤彤毛明轩全文免费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八爷一夜睡的安稳,第二日一早起来,陈果伺候他梳洗更衣完毕,已经有小厮拎了食盒送早膳过来。清粥小菜加一笼灌汤包,到是很简单。

那小厮带着几分歉意和惶恐的道:“因知府大人平日里吃的简陋,所以厨房里没有来得及准备,还请八爷见谅,今日一早就先将就一下。”

“无妨,这样就很好。”八爷淡淡一笑,很温和的样子。

那小厮很有几分受宠若惊,这才小心翼翼的拎着食盒在一旁候着去了。陈果便上前来伺候八爷用早膳。

虽说住在知府衙门,但八爷可没有一点不自在,慢条斯理的喝着粥吃着包子,还真有几分享受的样子。

等他用完了,看一眼在旁边一直站着的小厮,便对陈果道:“还挺机灵的,赏他。”

“是。”陈果应了,拿了一个银锞子塞在那小厮手里。

那小厮连忙跪下谢恩。

“这是八爷赏你差事办的好,去吧。”陈果在旁说道。

那小厮又连连点头,这才退了出去。

“今日咱们就不出去了,歇一天。”八爷对陈果道。

“是。”陈果一句不多问,垂手退到一旁。

那小厮出了八爷住的院子就直奔扬州知府那,那边一早就起了,等着他回话呢。

细细的问了八爷今早的用膳情况,扬州知府就让小厮出去了。

“让人盯着那边的动静,看他今日都去哪?”他吩咐道。

“是。”有人应了出去了。

八爷说今日歇一天,就真的没出去,甚至连院门都没出,就在屋里看书写字。

扬州知府这边收到消息,心里就琢磨不透了。这个八爷到底要干什么?

明明是微服进的扬州城,如今又这么摆明身份的住进他的府衙,难道是真察觉了什么,想住进来探探消息?

要他真以为近水楼台先得月就错了!这知府衙门可是他的地盘,还能许他查出事来?

想到这里,他心里就踏实了。那事做的隐秘,谅他一个毛头小子也查不出来什么。

只是第二日,八爷就早早的出门了,还特意让人跟厨房说了一声不用准备他的早膳,说要去吃吃地道的扬州城小吃。到是一副一心游玩的节奏。

扬州知府笃定他不是来正经办差的,也就不在关注,但之前派出去盯着的人却没撤。

八爷也不在意,真在扬州城里闲逛起来。下午还很有兴致的在茶馆听人闲聊听了一下午。

毛明轩自从陈氏和毛彤彤走后,每日下学后就直接回家,好陪着毛承运吃晚饭。今日却被方若鸿给拉住了。

“又慌着回家,你妹妹都上京了,跟咱们一起出去喝两杯嘛。”

“我阿玛在家呢。”毛明轩推辞道。

“你阿玛一个大男人还要你陪?兴许他在军营里跟同僚喝酒呢!”方若鸿道。

其实陈氏在的时候,毛承运还真偶尔会在军营里跟下属们喝点小酒,不回来吃饭。这段日子怕也是为了陪他,竟是每日准点回家。父子俩可谓想到一块去了。

“就是!明轩,你可有日子没跟咱们一起喝酒作诗了。”又有人出来劝。

“不管,今日绝不放你走,我让人去守备府送信。”方若鸿说着就拉住了毛明轩的手,直接冲身边的小厮摆了摆手。

那小厮也机灵,一溜烟的就跑了,毛明轩都没来得及说话。

“好吧,盛情难却,我再推辞就没意思了。”毛明轩笑道。

“这才对嘛!”方若鸿笑了起来。

几个人便去了常去的一家酒楼。

“掌柜的,还是老位置。”一进去,几人都往二楼走。

“哎哟,方公子,今日抱歉了,二楼临窗的雅间已经有人了。”掌柜的一脸歉意。

“掌柜的,你这可不对了。咱们才几天没来啊,你就忘了?”有人不满的道。

因有方若鸿这个知府家儿子的面子,所以二楼雅间一直都是为他们留着的。即使有人要,也说先定出去了。今日到是稀奇了。

掌柜的苦着脸道:“不是小的忘了,是小的也得罪不起啊。”然后他看着方若鸿道:“方公子,还是你家小厮来说不能怠慢的。”

大家就齐齐看向方若鸿,能让他家小厮出来说话的,显然是得了知府大人的吩咐。

“原来是他啊。”方若鸿这才恍然。

他阿玛并未让他见那人,但却特意嘱咐过,说是当今皇上的八阿哥,来扬州办差,暂住他们府上。让他平日里要是撞见了,一定要恭敬些。

“谁啊!是不是上面来人了?”有人问。

毛明轩却是心中一动,看了一眼楼上。

“嗯。”方若鸿含糊的应了一句,并未明说,只是问那掌柜,“别的雅间还有么?”

“今日真是抱歉,别的都已经有客了。”那掌柜心里叫苦,哪知道今日就这么巧了。

“看来咱们今日要换地方了。”方若鸿笑了起来,并未生气。

“今日实在抱歉,下次几位公子来,小的免费招待。”掌柜的忙在一旁陪笑。

“行了,这事也怨不得你。”方若鸿并不计较,对毛明轩几人道:“走吧,咱们去得月楼碰碰运气。”

“今日还是算了吧。这个时辰,怕是得月楼也没雅间了。改日我做东给大家赔罪!今日是我耽搁了时辰。”毛明轩笑道。

此时楼梯上有了动静,大家下意识的都抬头看去,就见楼上走下来一个人,对掌柜道:“我们爷用好了,结账吧,雅间让给这几位公子了。”

陈果毕竟是从宫里出来的,虽说只是个太监,那也是皇子身边的大太监,这语气就不免带了几分傲气,有些居高临下的感觉。

那掌柜连忙对方若鸿笑道,“方公子,你看,还是留下?”

虽然知道楼上那位的身份,但方若鸿也不喜欢这带着几分施舍的味道,便道:“算了,今日已然没了兴致,我们改日再来。”说完竟是看都没看陈果一眼,转身就走了。

他这一走,毛明轩等人自然也就跟着都走了。

这下掌柜的就有些尴尬了,看着脸色微变的陈果不知道说什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