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抱紧了金主大腿》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穿越后,我抱紧了金主大腿》最新章节列表

精彩内容试读

第3章

“你叫什么?”顾阎突然看向她问道。

时辛一副‘你不说我也不说’的态度,没好气道:“要你管!”

“你不想要谢礼了?”顾阎似笑非笑的眯了眯眼,哪里还有刚才在树林里那一副一问三.不说的样子,摆明了就是在威逼。

时辛咬牙切齿的咔嚓一口胡萝卜,恶狠狠道:“时辛!时间的时,辛苦的辛。”

顾阎满意的点了点头。

时辛:“……”拿到钱,第一件事情就是毒死丫的。

时辛比较虎,嫌弃顾阎走得慢,干脆直接把人给撂背上背着,虽然一开始顾阎抵死不从,可无奈身体撑不住,只能忍着这奇耻大辱。

二人在月亮升起之前,总算是赶到集市,然而就在时辛打算带他赶紧找个落脚地方时,却被人给拽住了。

顾阎虚弱道:“把你脸遮一遮。”

时辛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有啥好遮的?”顿了一下,她又觉得哪里不对劲似的,捧着脸道:“我该不会是丑得惨不忍睹,吓到你了吧?”

这初来驾到的,她也没机会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子啊!

咱在现代那也是腰细腿长,胸大**翘的,不至于穿越之后西施变东施吧?

虽然不靠脸吃饭,但是长得好看也不亏啊!

顾阎咬咬牙,白了她一眼,“这里的男人大多饥不择食,你不想出事,最好还是遮一遮。”

时辛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很是听话的当场蹲下身,挖了两把泥土敷在脸上。

顾阎:“……”

他实在是开不了口去夸一个女人好看,尤其是这样一个毫无仪态的女人,总觉得夸出来会遭雷劈。

街市上很是热闹,叫卖声络绎不绝,仿佛那一场瘟疫不曾发生一般,一切都井然有序,可时辛却心脏一阵阵的抽疼,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怎么了?”顾阎自然也是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这女人一路上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可是来到这里之后就变了。

时辛努力压抑着内心涌出来的悲痛,搀扶着他,往集市的另外一处而去,避开人群。

二人拐进一处破破烂烂的巷子,此处已是人去房空,她刚才在集市上看过那个摊子,并没有发现人,所以才把人带到这里。

原主在这个市场也居住将近一个多月,一来是因为对方需要联系买家,将这些汴梁的贱民给卖到大齐,二来则是因为他们这些“商品”需要好好休息,养一养,生龙活虎的也好卖出好价钱。

所以暂时住一晚不仅仅省钱,还安全。

“你怎么了?”顾阎看向踉踉跄跄走开的时辛,再一次追问。

时辛捂着胸口,艰难道:“胸口难受。”

顾阎正打算开口,却发现屋内密密麻麻的草堆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然而下一瞬,因为胸口疼痛而软绵无力的时辛,整个人直接靠着他齐刷刷倒在了地上。

顾阎被砸得闷哼一声,伤口瞬间裂开,若不是因为他穿了一袭黑衣,怕是早就鲜血淋漓。

“时辛!”顾阎怒斥道:“起来!”

时辛捂着胸口,狼狈的滚到旁边去,瞬间眼眶就湿.润了,泪水灌满,不受控制的落下来。

顾阎吃痛的蹙眉,强撑着身子坐起身,借着月光望向躺在不远处的人。

“他们死了……”时辛突然喃喃自语。

原主的父母都死了,所以她才这么痛苦,心疼,难受,想哭。

顾阎恍惚一瞬,怔怔的看着她。

时辛低声抽泣着,她不想哭的,但是受不住原主情绪的影响,再加上身无分文,孤家寡人,思极此处,哭得更猛了。

“哇!”

毫无形象的哭声嚎得跟水牛似的,愣是让顾阎生不出怜悯之心。

静寂无声的环境中,她的哭声太过清晰。

在原主记忆里,父母对她很好,从未苛刻,一场战争几乎毁了他们原本稳定的生活。

仇翩翩十五岁,再过一年就该和青梅竹马的娃娃亲未婚夫成婚,谁知却发生这样的事情,本想逃走去找未婚夫,然后回来找父母,结果出师未捷身先死,如今父母也出事了。

“时辛,别哭了。”顾阎虽然不想打扰她,但还是开口,“那里好像有东西。”

他武功高强,从一进来就发现这里面有人,只是气息微弱,他这才没有出手。

时辛一愣,旋即收敛哭声,一**坐起来,抬起袖子擦了擦眼泪,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当真瞧见一个不明物体被埋着。

“捂着鼻子!”她突然想起此处发生过瘟疫,扭过头朝着顾阎道,“别过来。”

顾阎敛了敛眸子,听话的没有跟上去。

时辛扒拉开草堆,立刻露出一个黑衣人的样子,奄奄一息,嘴角挂着血迹,一息尚存,但若是不及时救治的话就完了,往下看去,他怀中掉出来一块金牌。

黑衣人气喘吁吁,垂死挣扎般抓住她的衣袖,“救……救我!”

“老板,这东西你要不瞅瞅?我不认识啊!”时辛将金牌丢给了顾阎,她这边光线不好,而且这上面的字她也不认识。

顾阎稳稳的接住,本来还云淡风轻的脸上瞬间乌云密布,下一刻直接掐住黑衣人的脖子,面目狰狞,眉眼间都是杀气,逼问道:“说!我皇……我长姐在何处?谁派你们来的?”

黑衣人瞪大瞳孔,不敢置信的望着面前这张脸,努力挣扎,眼神中满是恐惧。

时辛见状,该出手时就出手,抓住他青筋蹦起的手臂,“老板,你再掐就死了,要是死了,你啥都问不出来了。”

好家伙,给她整懵逼了,这玩意儿是仇人见面啊???

她救了一个什么东西?

豪门子弟?

四世同堂?

家族内.斗?

还是……

**啊!

这是金主爸爸,得多贴贴才行!

指不定往后还能飞黄腾达,赶紧找个机会和金主爸爸义结金兰,生活这就不就有保障了嘛!

顾阎缓缓松开了手。

时辛立刻变脸,凶神恶煞的吼道:“我老板问你话呢!赶紧说,谁派你来的?要不然阉了你!”

顾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