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新娘超凶的】第9章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替嫁新娘超凶的》 第9章 梦靥 在线阅读

夜色渐浓,只剩下银白色的月光斜斜地铺泄下来,洒落在静默的别墅屋子上方,周围一片静谧。

卧室内,昏暗的光芒映照在床上那抹瘦弱小巧的身影上,安初然此时的眉头紧锁着。

“不要,外婆,不要走。”安初然口中慌乱的说着胡话。

她做梦了,在梦里,外婆站在长安村村口,苍老的容貌上眉目含笑的望着她。安初然想要伸手去触碰,却怎么也够不到外婆。

外婆就站在村门口,举起胳膊朝她摆了摆手,安初然声嘶力竭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下一秒,场景转换,外婆不见了,变成了一座小山一样隆起的坟头,她身形僵直地屹立在坟前,紧接着安若溪那张巧笑嫣然的脸望着她,脸上满是怡然自得的傲娇神色。

紧接着,傅恒从一旁出现,来到安若溪面前将她的手温柔体贴的放在自己的臂弯上,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

傅恒告诉自己,外婆死的很痛苦,怒目圆睁的望着自己一脸惊骇,像个痴傻儿似的半天一句话都不会说,真是老不死的。

安初然听得气急败坏,冲上去想要将他们两个罪孽深重的人掐死,却怎么也动不了。

被梦靥缠住的安初然怎么也醒不过来,在梦里发出的力竭声嘶的呐喊,整个人陷入深渊般看起来苦不堪言。

她呐喊的声音令睡在她旁边卧室的傅云深惊醒,想也没想披上睡袍就赶了过去。

安初然的卧室里,小女孩躺在床上瑟瑟发抖,沉浸在自己的梦中,额头上布满了汗珠。

傅云深的手轻轻拍了拍安初然的肩旁,没有想要醒来的迹象,看来是做噩梦了。

动作轻微地坐在床边,默然地看她,并未说话,目光却变得绵软而幽深。

“外婆,求求你了,不要离开然然,然然听话。”安初然忽地小声呢喃了一声。

傅云深怔愣了一瞬,随即伸出手轻轻搭在女孩光润白皙的额头上,有些冰凉。

“然然不怕,外婆在。”他低沉磁性的嗓音轻轻开口道。

倏地,似是察觉到温暖的温度,安初然突然安静了下来,呼吸平稳了许多。

就这样,傅云深靠在安初然的床边,静静守了女孩一夜,直到凌晨才悄悄离开。

像是从未进来过一样,房间再次陷入安静空廖,只剩下窗帘偶尔轻轻随风飘荡起一抹涟漪。

早上,清晨的暖阳洒在地板上,床上高耸的被窝微微蠕动了一瞬。

安初然的生物钟很准时,每到7点她必然醒来。

伸出手看了一眼时间,她一骨碌坐了起来,狠狠地揉搓了一下脸庞清醒了一下,然后下床洗漱。

打开衣柜,望着一排排华丽好看的美丽衣裳,她恍惚了一瞬,才渐渐接受这个现实。

下了楼,张婶看着她这么早起来,招呼道:“小姐早安,昨晚睡得好吗?”

安初然穿围裙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回答:“蛮好的,张婶,今天还是我来做吧。”

张婶本想拒绝,但想到少爷很神奇的只能吃得下安初然的饭,便交给她,并主动帮忙准备食材。

“怎么又进厨房了?”沉冷的声音自厨房门口冷漠响起。

张婶吓了一跳,正思腹着该如何交代,只听安初然抢先开口道。

“以后就由我做饭吧,反正你不吃其他的,就让我来付出点什么,算是感谢大家对我的照顾吧。”

安初然轻轻扬起下巴,认真的神色望着傅云深,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见她执意要做,傅云深默然。

“那就听你的。”

这样似乎也不错,他不再需要每日靠着营养针度过。

不知不觉间,傅云深似乎依赖上了安初然做饭的时刻,他没有离开,斜靠在厨房门框上,望着那抹倩影认真忙碌。

安初然早晨做的紫薯南瓜粥,火候掌握的恰倒好处,紫薯粘腻,一点都不干巴,粗中有细,水平不亚于一个五星级酒店大厨的水准。

傅云深很享受的一口气吃了两碗,外加两个水晶包。

“我以后可以点菜吗?”傅云深放下筷子,期冀的目光望着正在小口小口喝粥的某人。

安初然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睛,像是不可置信他竟然会用请求的这种口吻。

她咽了口粥,点了点头,“当然可以啊!”

登时,傅云深心满意足的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上楼。

两个人之间的隔阂似乎在无形中渐渐拉小。

傅家别墅的所有人看到从来不出现在餐厅的少爷,最近吃饭的次数也来越频繁,内心是欣喜的。

这个安初然姑娘真的贤淑有品,对待少爷也不像其他富家千金那般矜贵的两手不沾阳春水。

其中最有发言权的莫过于贵叔和张婶,他们两个人可是亲眼看着傅云深从小到大,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贵叔站在厨房里,问张婶道:“我看着小姑娘真的和其他千金大小姐不一样,谦卑内敛,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孩子,经历了这么些不该经历的。”

安初然的事情张婶多多少少也听说过一些,跟着叹了口气,“可不是嘛,那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这么小年纪竟能做出一桌子美食,不简单啊!”

贵叔认同张婶的说法,跟着点了点头。

这么高深的厨艺没个个八月份,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做到,可见安初然在安家遭受了多少不平等的虐待。

傅云深对下人的管教不严格,却给予了每个人尊重和平等对待,所以他们跟傅云深相处就像一家人似的温情满满。

“张婶,我有一个想法,”贵叔轻轻敲了敲厨房的大理石桌面,神情严肃,“不如我们给小姑娘举办一个欢迎派对,你觉得怎么样?”

张婶一听,表情乐了,欣然点头同意,“这个办法好啊,小姑娘对这里还是太陌生和拘谨了,举行个欢迎仪式,让她感受感受我们对她也是和少爷一样的。”

两个人商量后一致认同,要给安初然一个惊喜。

“我这就去给少爷说说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