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医婿》全部章节目录第3章在线阅读

《龙血医婿》 第3章 澈儿,你今天杀了多少人 在线阅读

逼仄的客厅里,安静的有些可怕。

前一刻还嚣张不可一世的李天,此时就躺在血泊之中,若不是还有一丝若有若无呼吸以及身体偶尔的几下抽搐,任谁都不会怀疑躺在地上的李天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就在他不远处,江澈也昏倒了。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晕血?

但江澈昏倒前,骂骂咧咧的那一句脏话,却明显不应该出自一个智商不足五六岁孩童的傻子之口。

苏婉身体软绵绵的跪倒在地上。

惊魂未定。

“怎么会这样?”

“我……该怎么办?”

她慌了神。

从未有过的六神无主。

地上躺着两个男人,一个重伤一个昏迷。过去好长时间,苏婉才硬撑着从地板爬过去,用手试探了一下江澈的鼻息。

还好,江澈似乎真的只是昏过去了。

目光不受控制的落向一旁,那一大滩鲜红色的血触目惊心。

苏婉身体瑟缩了一下。

“李天不能死。”

他死了,江澈也就完了。

还有自己,还有苏家。

愤怒的李氏集团一定会让所有人为他们的二少爷陪葬。哪怕他只是一个纨绔,平日里无恶不作嚣张跋扈。但李天是李氏集团的二公子这是事实,关乎着整个李氏集团的脸面。

“喂,120吗?”

苏婉手指颤抖的拨通了120急救电话。

之后。

她犹豫了有足足三分钟,这才费力的掰开江澈紧紧攥住的手指,从他手里将一斤多重的扳手拿过来。

用毛巾将扳手上面的指纹,一遍又一遍的擦拭干净。

然后,苏婉将扳手抓在了手里,再也有没有松开。

划开手机。

“喂,110吗?”

……

……

:“杀一人为罪,屠万人为雄。”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澈儿,你今天杀了多少人?”

:“自今日起,江澈为战神殿之主。战神殿国之重器,尔等需牢记你们肩上肩负的使命。”

:“澈儿,你想学习医术?也可,你记住,医可救人,亦可杀人。今日是你第一天学习医术,便用医术杀够一百人吧。”

: “什么?你要卸任战神殿主尊之位。混账!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的徒弟,给我滚!”

主持人:“请问江先生,您对这次南市十大杰出青年提名,有何感想?”

:“老爷子,江澈找到了,在这。”

:“婉儿,江家昔日对我苏家有恩,你和江澈早有婚姻,虽然他疯了,但我苏家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你可愿意?”

:“一拜天地,二拜……二位双方父母都不在场,夫妻对拜即可,礼成。”

:“不要出门,会被打,知道不知道?”

:“不许玩刀。你这个傻子,怎么又把衣服弄脏了。脱下来。”

我名江澈。

战神殿之主。

“我结婚了?”

“苏婉?”

“李天,李氏集团?似乎……有一点印象。”

“等等……”

昏迷中,江澈豁然间睁开双目。

一大段尘封已久的记忆涌来,将他脑袋撑的头痛欲裂。即便如此,在意识苏醒的一瞬间,江澈全身上下的肌肉瞬间紧绷,漆黑的眼眸中仿佛有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眼神如刀、锋芒毕露。

身上出了一身冷汗,江澈却在第一时间打量周围的环境。

警惕。

如鹰隼。

这是一家医院。

江澈此时就躺在病床上,旁边还有四个空的床位,空气中满是消毒水的浓烈味道。

偏过头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倾国倾城的睡颜。

苏婉就坐在病床边上,脸色苍白,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憔悴的气质。

她似乎是太困了,此时正把头靠在墙的一角,哪怕是素颜也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江澈闭上眼,几个呼吸之后,又重新张开。

脑海里,想放电影一样的一幅幅画面,渐渐的被他缕出头绪。

几年前,江澈名义上出国游学。实际上,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拜师上一任战神殿之主为师。

战神殿为国之重器。

每一位战神殿成员,都只有一个使命,为国而战。

为了贯彻这条使命,江澈杀人杀到麻木,杀到冷血。

但。

战神殿渐渐变得陌生,变得更像是十八层地狱下的修罗场。

上到主尊,下到一位普通成员,他们以杀人为乐,以杀人为最高信仰,甚至,以杀人作为一个衡量战神殿成员是否合格的标准。

有一天,江澈终于无法忍受,退出战神殿。

重回都市。

他以一个普通商业奇才的身份混迹在滚滚红尘中。

之后。

家道中落。

失忆,痴傻。

然后结婚。

“呵。”

病床上,江澈突然发出一声轻笑。

病床旁,苏婉或许是真的太累了,睡的很沉,然后挺翘如艺术品一样的鼻子下面突兀的冒出来一个好大好大的鼻涕泡。

冰山美人的形象一瞬间崩塌。

俏皮。

可爱。

有亿点点萌。

“李氏集团的二公子,李……李什么来着?看这情况,难道没死?哼,还真是命大。”江澈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啪。

鼻涕泡破了。

苏婉却没醒过来,仿佛正在做一个噩梦。

“我不嫁,除非我死。”

“不要逼我,李天虽然救过来了,可医生说他伤了脑部神经,性命虽然无大碍,但从今以后一条腿永远也伸不直。而且他还……他还成了太监。”

“就算这样,李家还要逼迫我嫁给他?给他守活寡?这就能让李氏集团挽回面子了吗?我不,大不了去坐牢。”

“妈,你别逼我了。我去自首,和警察说清楚,李天的事和咱们苏家和江澈无关,李家要报复要坐牢都冲我一个人来。”

“爸,你怎么也……好,九月初八是吧?我嫁。但有一句话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李家娶到的只会是一具尸体。我要去照顾江澈了,他就算是个傻子,也是我苏婉的丈夫。”

“啊!”

一声尖叫,苏婉从噩梦中惊醒。

病床上,她的梦话,江澈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朵里。

目光闪动,江澈脸上再次露出标志性的傻笑,口水挂在嘴角:“姐姐,我饿~”

“你……你醒了?”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