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绮凌嗣南小说免费 苏绮凌嗣南在线阅读

苏绮凌嗣南是著名作者佚名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下面看精彩试读!五年前,继妹陷害,她被神秘男人欺辱,名誉尽毁。五年后,她涅槃重生,携子归来,已是娱乐圈王牌经纪人!渣妹成为大明星?撕她!渣姐开了娱乐公司?端它!正当她开启复仇计划时,却阴差阳错嫁给了一个gay?传闻此gay暴戾变态,又老又丑,极其厌女!事实上——“把这些影帝影后给太太送过去,充盈她的门面!”“算了,为夫干脆送你个娱乐公司玩吧?不用太大,世界第一,把全球明星都纳入麾下!”苏绮:“……”这是打哪儿来的英俊男人,完美如神衹,权势滔天!她慌了,她想离婚!

《一胎三宝:爹地,妈咪又跑路了!》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不该问的别问。”

“……”呵。

苏绮翻个白眼,“我对你的私生活也没兴趣。只不过我敬业,作为你的假妻子,等下和你旧晴人对峙餐桌,我是撕他还是不撕?不得先请示下你?”

男人高大的身影倏然顿住,彻底覆盖住她170的高挑纤细,他回过头,眼神下冰雹。

“他是我侄女婿。”

苏绮愣了下,有些惊呆,“你连你侄女婿都搞啊……你还是个人吗。”

“……”

空气突然一片死寂。

小声逼逼完后的苏绮觉得哪里不对劲,仔细揣摩男人阴寒的语气,猛的抬头看到他的眼神。

“……”!!!

男人单手插袋,夹着香烟走了过来。

苏绮彻底明白了,是真·侄女婿,不是情儿!她身子一抖,猛地往后缩,“口误口误,三爷。纯属口误,恭喜你有个这么老的侄女婿!”

“口误不要紧,车后备箱有电锯。”

“……”你娘的。

苏绮颤了。

男人夹烟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蹙眉看了会她脑袋,嗓音寒冽,“去吃点脑白金。”

你才去吃脑白金呢!你们眉来眼去的,她能不误会吗。

苏绮怂包的闭住嘴。

这时管家走过来朝凌嗣南低声道,“三少,小面包从医院打电话来了,老爷子在接,他让您也去。”

凌嗣南一顿,蹙眉点头,瞥了眼苏绮,“滚到餐厅去。”

“……”你大爷。

不过小面包是谁,听起来像小女孩?

苏绮好奇了一瞬,就被凌安***住说话。

她旁边的姜家小姐一直在盯着苏绮,端雅含刃地笑,“苏小姐,初次见面,我叫姜如酒,我们家和凌家是世交,我和嗣南哥也认识十多年了,倒是没想到他突然结婚,说起来还有点失落呢。”

苏绮的眼风犀利,瞬间明白了真正的情敌在这里。

她勾唇,“姜小姐挺漂亮。”

真心话,心里就忍不住抱怨凌嗣南,狗男人,真会勾搭,这么漂亮的名媛竟然也喜欢他。

这让她这种女同新手,还有什么机会!

苏绮很酸。

姜如酒很懵逼,眼微沉,“谢你夸奖了,以前长辈都说嗣南哥这么帅的男子才配得上我呢。”

“他也就年纪配得上你吧。你看我帅吗,美人?”苏绮坐过去,翘起长腿,眼风淡淡。

姜如酒:“……”

凌安安:“……”

“噗——”易北鸣一口水喷出来。

站起身,快步上楼。

凌嗣南刚好出来,易北鸣表情丰富,“嗣南,你老婆真是个宝藏!”

“噗。”他实在忍不住邪笑,指着楼下,“姜如酒在挑衅她,她装聋作哑反手就撩,没把姜如酒气死。我头回见这么劲儿的女人,可惜是个蕾丝,身材是真棒啊,就那双长腿你难道不想把她架起来?”

捅了捅男人坚硬的腰,“兄弟,这种尤物你就该掰直了她!正面上。”

长指掸着烟灰的男人,漆眸掠过,眼深沉,“她现在撩你老婆了,侄女婿。”

易北鸣:“……”我去。

两个男人快步下楼。

苏绮正给凌安安看手相,打算发展一波业务,“你竟然是《风云志》的女三号?安安,你这么好的背景怎么混成了三线?你这事业线显示你缺个牛逼经纪人……啊!”

突然后衣领被人抓住,人也被拎起来。

苏绮怒目回头,看到是阎罗王,憋嘴。

凌嗣南:“都离她远点,这是个渣女。”

苏绮:“……”

我惹你了?***。

她这刚撩上还没开始洽谈业务!

男人拽着她就往外走,老爷子从楼上下来,“混帐东西把你媳妇儿带哪去?饭不吃了?”

“她不饿。”

“苏丫头?”老爷子喊。

“我!我……不饿。”怂。

夜色中,宾利驶离凌公馆,疾驰而去。

光影交叠,男人的身躯伟岸沉冷。

苏绮一肚子气,配合他演了一晚上,饭都不给吃,渣男喜怒无常。

她弯腰去包里找零食。

女人的腰很细,一弯就露出一截雪白,九月的天气不冷,她似乎只穿了一件小皮夹克,里面什么都没有。

不对。

男人无意扫过来的漆黑眸光,看到她后腰牛仔裤里蜿蜒出来一段黑色蕾丝,连接进小夹克的上衣里。

凌嗣南是个成熟盛年的男人,不会不知道有种吊带蕾丝,上下连体。

男人的黑眸,倏地暗邃几分,想起易北鸣的那句’尤物‘,更是热了一丝。

喉结略有滑动,他皱眉松开领带。

苏绮咬着饼干回头,突然看到他修长指节把解下来的领带,往座位中间一扔。

矜贵的带着男人味道的领带,碰到了她的手。

好像烫人般,她往回缩了缩,一脸懵逼,“你很热?”

男人嫌恶地看着她冷艳的脸,“下次别再穿这种乱七八糟的衣服,男人婆。”

“……”我他妈。

苏绮忍了一晚上,破功了,“凌嗣南你多大脸?假结个婚而已,你不许我跟女人说话还管我穿,我不服,我***!我要申请私生活,大不了我撩妹时想着点你,给你物色些美男,行不行?!”

她恼怒的吼完。

车内极静。

男人朝她逼近倾身。

苏绮又怂了,闭眼挡住胸前,“你别……”

男人堵在她上方,叼着烟,“再有女人***的事件,看你怎么死。”

“常青,停车!”

两秒钟后,夜色荒僻的马路上,苏绮被冷风吹得回不来神。

这王八犊子竟然把她赶下了车!她不就顶撞了一句吗,大***。

混蛋,喜怒无常,没品。

苏绮气得跺脚,蹲在路边,一看时间十点了,她可没忘记苏可乐的暗示,凌晨前回家,明天……

宾利车里,常青小心翼翼的问,“三爷,回哪?”

“医院,明天小东西过生日。”

……

苏颜一脸阴郁地回到苏家别墅。

张茹迎上去,“今晚不是投资方的饭局吗,你最美的就是腿了,怎么穿长裙?”

“还不是苏绮那个***。”

她的膝盖跪破了皮,不得不穿长裙,结果没被投资方看上!

苏颜心里的怒意窜出来,刷了会微博,怒意更是上涨。

明明下午还有江易赌‘博的猜测,这会儿却被星潮娱乐一个绯闻刷屏,江易的热搜词条不见了,也没有下文。

苏颜攥紧手,冷笑,“妈,你知道吗,苏绮竟然是经纪人呢,在一个星潮娱乐的破公司,真可笑。”

“就她?她大学都没上哪来的资格当经纪人?”张茹很轻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