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赘林家穿越》主角入赘林家穿越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精选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辰时,白宋如往常一样煎好汤药送往林小姐房间。

白宋已亲自照顾林小姐三日,却少有交流。

只有每日送药的时候能入房一次,放下药,叮嘱两声便要离开。

白宋很清楚,两人名义上是夫妻,本质上却是主仆。

上次诊脉,见过林小姐面容,白宋心中总有一种见之难忘的感觉。

以前的白宋,自然不敢对林小姐有非分之想。

现在的白宋,思想中可没有寒门和士族的分别,甚至想着以自己现代人的思维,俘获小姐芳心不过时间之事。

或许正是有些名不副实的关系,让白宋心里对林小姐多了些关心和期待。

“小姐,我送药来了。”

“咳咳……请进。”

白宋推门,将汤药放在了桌上,然后正准备说自己已找到了根治小姐之法。

不想屏风后,香榻上躺着的林小姐,弱弱地说了一句:“大夫,桌上有个钱袋,你拿着钱袋,从这院子的南面翻墙走吧。”

白宋微怔:“林小姐,你此话何意。”

“咳咳咳……”屏风里面又一阵短促地咳嗽,然后林小姐又说,“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你的汤药的确好过之前的大夫,但我这身子骨实在是太弱了,此病拖延已久,身子每况愈下,即便能养着多活几日,长久一来终究一死。我不愿有无辜之人以死相陪,您还是拿着钱走吧。”

林小姐所言不差,若没有链霉素,她这病的确是回天乏术。

只是没想到林小姐在自知必死的时候居然会作出如此决定,实是让白宋有些吃惊,也有些感动。

若先前只是被林小姐的柔美所吸引,那现在,吸引白宋的又多了一颗善心。

“林小姐,不必再为自己的病情忧虑。我正想告诉林小姐,我已经找到了根治小姐的法子。”

世间无不贪生之人。

听自己的病还有转机,林小姐的声音明显多了一丝希冀。

“大夫所言当真?”

“今日来专为小姐根治,我这便到里面来?”

“嗯。”

温柔的一声后,白宋绕过屏风,到了小姐床前,看着小姐依旧裹得严严实实,不免有些可惜。

不知被子下的小身子和何等的窈窕水灵?

估计应该会很清瘦吧?

白宋拿出了注射器,很快吸引了林小姐的目光。

“这是何物?”

“注射器,里面装有根治小姐病症的药物,待会儿将以类似针灸之法,以针孔将药物直接注入小姐血液。”

林小姐扎巴扎巴眼睛,从未听过不用口服,直接注入血脉的药物。

白宋准备开始,忽然一想,补充道:“林小姐,在此之前还请您答应我一件事。”

“嗯?”

“此法为我的家族秘传,不可为外人所知,之后发生的一切,请小姐不要告知任何人。”

注射器和链霉素这等超越时代背景的东西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若是暴露了,以后不知会有多少麻烦。

林小姐点点头,等着白宋进行。

可真到要行动的时候,白宋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这一支链霉素剂量大,药效猛,又伴随着强烈的痛感,不适合静脉注射。

换一种说法,就是必须打在屁股上!

如此难办了。

对方要是个现代人,白宋毫无压力。

可对方是个古代人,而且是个黄花大闺女!

白宋僵在床边好久,不知如何下手。

林小姐看着白宋,问一句:“大夫,为何还不动手?”

白宋擦了擦额头细汗,尴尬地说:“那个……林小姐,此法医治有些特殊,必须要施针在臀上……”

“你这登徒子……我!”

林小姐话音一顿,羞愤的表情渐渐被一抹红霞代替。

她偏着头,似乎想到了什么,淡淡地说了一声:“你本是我夫君,若是有意轻薄,也不必说这些不着边的话。”

说起“夫君”二字,林小姐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柔情,如春水荡漾一般妩媚动人。

这不是对白宋的喜欢,只是一个古代女子对于感情的真诚。

“你我本就同命相连,怎么会在你病重之际加以轻薄?此法的确特殊,还请相信我。”

林小姐沉默良久,终是点了点头。

白宋点点头,这才伸手掀开了林小姐的被子一角。

一双白嫩嫩的小脚丫子闭得紧紧的,像莲藕一样。

再看看人,已经钻到了被子里面,捂着头,什么都不敢看了。

白宋笑了笑,轻轻地褪去厚重的棉裤,就像莲藕蜕皮,逐渐露出了其中雪白,看得白宋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这也太白、太嫩了!

这大家小姐是没有出去晒过太阳吗?

白宋突然不专业了,老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下意识地伸出手在雪白的莲藕上轻轻的摸了摸。

而被子里的小兔子受惊过度,猛地蜷缩在一起,然后又努力地强迫自己放松,缓缓地伸出一只小脚,勾住了白宋的手臂。

眼瞎的情形实在是跟白宋遇到过的所有情景都不同。

首先这个姑娘嫩的太过了。

然后这个姑娘的身份是自己老婆,还是个古代的老婆。

加上又是没有接触过,相互之间根本不熟悉,一切都透着浓浓的新鲜感。

白宋实在没法单纯地把这个女人当做自己的病人。

一双白嫩嫩的腿就这么吸引人了,再往上一看那更为诱人的雪白,口水直接掉在了地上。

好在小兔子没看到,不然那场面才够精彩。

“能不能快……快快些……”

被子里传来了嘤嘤的声音,无限娇羞,更显诱人。

白宋好不容易集中精神,忙活了几分钟,终于将这一针落在了那小小的屁股上。

不觉间,白宋已是满头大汗。

被子里,林小姐面红耳赤,眼泪汪汪,后悔当初信了这小子的鬼话。

说什么“不会在你病重之际加以轻薄”!

先前摸摸大腿还不够。

之后乘着打针又摸又揉地算什么?

他是要把人给轻薄死了才满意?

偏偏他又是名义上的夫君,当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了!

白宋理亏,知道自己打针的时候手上不干净,叮嘱小姐要好生休息,不日病情就会痊愈。

然后便入逃难一般溜出房间,却也不忘在太阳下闻一闻自己的手掌,满心愉悦,喊了一声:“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