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奉天王佳慧小说全文阅读 周奉天王佳慧第19章

周奉天王佳慧是著名作者我唐牛才是食神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那么周奉天王佳慧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周奉天一家是全村最穷的贫困户,鱼塘歉收、母亲瘫痪在床、债台高筑,压得周奉天喘不过气!可一次见义勇为的落水,却让这个质朴的农村少年偶得龙神传承!看相、医术、寻龙望气,收四海水族为麾下,一眼看破风水秘术天道格局,养鱼斗狗,古方炼丹,门前往来无白丁!看乡野少年重铸自己的人生,成就一世神医之名!

《龙神小村医》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林蓉枝本来想关门了之,只是周奉天这样的作态,她关门势必会夹到他的手,她一时之间犯了难。

她一咬牙刚要拒绝。

周奉天说:“小嫂子,我和二叔公学过点医术,我看你似乎身体不舒服,我想,我能治!你想想,那个美女经理之前犯了病,就是我给治好的!”

林蓉枝恍然大悟似的看了周奉天一眼,她原本也奇怪,为什么那个朱经理居然会对周奉天刮目相看,并且还帮了他们俩这么一个大忙,原来有这么一层关系。

只是,这个病痛,只有林蓉枝自己知道,而且村里人总是有那么一点讳疾忌医的,这么多年来,除了自己的母亲,还有那个死鬼老公之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自己都有过娃娃了,还有什么可以怕的……说不定,给他看看,还真能好了呢……林蓉枝天人交战了半天,想到赵娇奴今天刚好去同学家串门了,这才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自己家周围,确定无人之后,才将门扒拉开一道缝,小声说:“你进来吧……”

周奉天也蹑手蹑脚地钻了进去,像极了一个小心翼翼的小贼。

为了省电,屋子里没有点灯,周奉天听到黑暗之中,林蓉枝的脚步声。他小时候经常和赵娇奴一起玩,对这里很熟悉,很快跟着林蓉枝到了客厅里。

林蓉枝看着身边的周奉天。

周奉天今年二十四岁,身材长得高大,之前有几分瘦弱,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一阵子以来,他变得颇为强壮,浑身上下充满了男性的气息,让林蓉枝有点心跳加速。

这对一向心如止水的林蓉枝来说,是意料之外的状况。

她刚想找个理由让周奉天赶紧出去,却听到周奉天忽然开口道:“小嫂子,你是哪里不舒服……”

“这个……这个,嫂子又好了,没什么事情了,你家里恐怕还在等你吃饭,要不你先回去吧。”林蓉枝心里直打退堂鼓,脸上一阵阵发烫。

周奉天却忽然一把抓住林蓉枝的纤细的手腕,只是一把脉,周奉天隐隐已经知晓了其中的缘故,只是这原因……

“奉天……”

周奉天问:“小嫂子,你究竟是哪里不舒服。”

林蓉枝看着这个后生居然如此坚持,她挣扎了许久,这才小声说:“这里……”她的声音细若蚊呐,但在这片黑暗的空间里,却瞒不过周奉天敏锐的听觉。

周奉天看向林蓉枝指向的方向,虽然早有预感,但也不由得不好意思了起来。

林蓉枝指的,是她的背脊。

只是,周奉天也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这是一种常见于中老年人中的病症。

这在中医里叫风厥。

虽然小嫂子已经结婚很久,女儿年纪都不小了,但是其实年纪并不大,这误导了周奉天,让他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也没往这个方向想。

周奉天舒了一口气,认真地问:“小嫂子,你最近干活的时候,是不是觉得特别累,背脊特别疼?”

林蓉枝羞得已经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只是看到周奉天一本正经的模样,心下稍安,嘴角嗫嚅,说:“对……现在***活都使不上劲,全靠同村的梁家媳妇,没有她,我这一身脱了劲,事儿都做不好,娇奴现在也有点身体不好,哎,都怪我……”

周奉天听林蓉枝的话语,已经心中有了几分把握,他说道:“小嫂子,你这个病很常见,只是村里的人不怎么当回事,这叫‘背肌劳损,你每个月的月事是不是也不大准?”

林蓉枝用惊奇的眼光,看着周奉天,小声说:“是的,这病……能治吗?”

周奉天知道,其实背肌劳损不是一个大病,很多的中老年人都患有这种疾病,也不会有太多的危害,只是会时不时疼痛,痛不欲生。

而且,这种病难以治愈,无论是西医、还是中医都没有很可靠的医治方法。

往往医生都会打个马虎眼。

只是,周奉天确实有治疗的办法,可好巧不巧的是,周奉天现在浑身上下,被那棵何首乌压榨的一滴都没有了!

他说:“能治,只是……不是今天。”

林蓉枝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她自从几年前开始,就被这种疼痛所困扰至今,每个月反反复复的疼痛,让她辗转反侧,夜不能眠。

周奉天的话语,却还是给了他一丝希望!

正当这时,大门忽然被推开了,远远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赵娇奴说:“妈!我回来了,哎,怎么家里都不开灯啊!”

说着,一下子房间就亮堂了起来,林蓉枝像是被受惊了的兔子似的,一下子蹦跶了起来,推搡着周奉天往屋里去。

“你快去躲躲,别给娇奴看到了!”她尽力压低声音,周奉天鬼使神差地钻进了一间房间里,只听到嘭得一声,房间的门居然给关上了!

他环视周围,里头有一股淡淡的幽香,放在桌上的课本上,还写着房间主人的大名。

“赵娇奴!”

周奉天暗暗叫苦,怎么就进了这妹子的房间,她可是一门心思的想给自己的妈妈找对象呢,要是被发现了,那可真的黄泥巴落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只听到客厅外头,母女两人的说话声,渐次传来。

“娇奴,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要去同学家吃晚饭吗?”

“妈,都这个点了,饭都吃完了,刚才怎么不开灯啊,我回房收拾衣服了啊……”

“哎?别进去啊!”林蓉枝忽然急着开口道。

“啊?”赵娇奴说:“怎么了?我房间还回不得吗?”赵娇奴主意很正,打小就脾气特别倔,像是头小牛犊子,周奉天都觉得这小丫头不是个男娃都怪可惜的。

周奉天一听,也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看了一眼,床板下的缝隙,一咬牙,一下子钻了进去。这里头脏的要死,鬼知道这小女孩儿的床底下脏成这样,周奉天连忙捂住口鼻,免得被灰尘呛到。

就在他前脚钻床底,后脚赵娇奴已经不顾母亲的阻拦,走进了屋,还点亮了房间的灯。

“妈,也真是的……越来越神经了……早点撮合撮合他和庆哥就成了,都怪家里没个男人啊。”赵娇奴嘟囔了一句,看到林蓉枝还要唠叨,居然一下子把房间的门给关上了。

周奉天紧张得屏住呼吸,生怕被这个小冤家发现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