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真厉寒峥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棠真厉寒峥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精彩内容试读

第6章

哐啷一声。

棠真望着监狱的门被死死关上,不被相信的委屈和痛苦涌来,更多的是担心女儿的安危,她坐牢了,女儿可怎么办?

当即,棠真疯了一般的拍打着铁门,嘶声裂肺的喊道:“放我出去!厉寒峥,我没有说谎,没有推苏馨儿,我是无辜的,你放我出去!把安安还给我,还给我!”

可回答的她却是一阵嘲笑声。

“啧,就是这个女人吧?把厉少的孩子害死了,还有脸在这哭?”

“可不是嘛,厉少可吩咐了,要好好‘伺候’她呢。”

“动手吧,姐妹们,还愣住做什么,厉少的钱可没少给,咱们可不能光拿钱不干活呀。”

这时,几个女犯人围了上来,纷纷卷起衣袖。

棠真怔住,厉寒峥竟然安排人对她动手,这当真是想要她的命才解恨!

不等棠反应过来,雨点般的拳头落在她的身上,棠真被打的呕吐,她下意识的抱住小腹,像是在保护着什么。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棠真感觉自己浑身上下仿佛车辗一般,疼到无法呼吸。

她蜷缩在墙角,脸上也被那些女犯人挠花了,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

眼泪无声的滑落……这是她爱了十六年的男人对她下的手,厉寒峥,你好狠的心呐!

突然,无端的干呕袭来,胃里翻江倒海,她终于撑不住了,晕了过去。

棠真整整发了三天的烧,连病区都没送去,而是拖去监狱的房间自生自灭,直到厉寒峥的助理严刚出现……

“严刚,你怎么来了?是安安有什么事吗?”棠真脸上的伤口已经结痂,整个人瘦脱了骨。

  但女儿还在男人手里,她条件反射的担心。

“夫人,是老爷子病重,想要见你。先生让我来保释你。”

“好端端的,爷爷怎么会病重呢?发生什么事情了?”棠真不安的蹙眉,厉寒峥虽想要她死,但爷爷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真心对她好的人,她无法不担心。

“老爷子梦到你和先生离婚,一下子接受不了就昏迷过去了。嘴里一直念着你的名字。”

“什么,快带我去看看爷爷!”当即,她不顾着身体的疼痛,赶紧起身。

厉家老宅

老爷子此刻已经清醒不少,看到棠真,他心疼的问道:“真真,你怎么瘦成这样了?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是寒峥对你不好吗?”

棠真眼眶酸涩,老爷子都形同枯槁了,第一时间却关心着她,“爷爷,我……最近在减肥呢,脸上是不小心摔倒了,寒峥他……”

再次提到这个名字,棠真只觉得一阵后怕,抬头的瞬间,看到厉寒峥正用警告的眼神看着她。

一想到在监狱里他安排的毒打,棠真的心就忍不住颤抖。

到舌尖的话语,终于又接着道:“寒峥他对我很好。”

“哎呀,要注意身体呀,你已经很瘦了,再减肥可怎么给我怀重孙儿!”老爷子佯装训斥着棠真。

棠真努力挤出露出一抹笑。转移话题:“好的我听爷爷话,但爷爷也要听医生的,好好保重身体呀。”

“我这身体,只要你们抓紧要个孩子就能好。”老爷子非常执着要他们生个孩子。

棠真心里一片苦涩,如果爷爷知道他早有了重孙,应该会很高兴吧。

可惜啊,这孩子却是不被她父亲承认。

“爷爷,孩子的事情我和真真正在努力呢,相信很快就有好消息。”一直沉默的厉寒峥,忽然开口。

老爷子听完这话,开心的笑了,“那敢情好呀,要是你爸知道你们快有孩子了,也一定很高兴的,说不定就舍得回来了。”

棠真惊讶地抬起头,不明白厉寒峥为什么要这样说,更不明白,厉父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厉爷爷还要说他会回来?

而听到他说厉父,厉寒峥的眼神明显阴鸷许多。

自从老爷子生病后,很多事情完全不记得了,他忘了,他父亲已经死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棠真!

伺候完老爷子睡下后,棠真被厉寒峥拦在走廊上。

“你留下来照顾爷爷,如果有什么闪失,就不是进监狱那么简单了。”男人居高临下,语气命令道。

“我不用去坐牢了?”棠真迎向厉寒峥的视线时,她的身子依旧止不住的颤抖。

“想去我可以随时送你去。”厉寒峥眉头皱起,这女人只在监狱里呆了三天,摔成这副鬼样子真是丑死了。

一看见自己就是这个鬼样子,真是会装可怜!

“我会好好照顾爷爷的,但是你能不能让我、我见见安安?”。

“你对我的惩罚我已经得到教训了,安安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她什么都不懂,你放过她吧!”

在监狱里被教训后的棠真,也不想再惹怒男人,但她实在是放心不下安安。

厉寒峥不屑的冷笑,“棠真,你只在监狱里呆了三天,就觉得已经够了?”

棠真心寒无比。

是啊,只有三天,但就这三天,她已经差点被他派去的人折磨死了……

但她不能死,死了就没人照顾安安了。

“安安有先天性白血病,需要专业的医生随时抢救,所以她从小到大,大半时间都在医院。厉寒峥,我求你,别让她死好吗?把她还给我吧。”

为了女儿,她不得不再三哀求着厉寒铮。

厉寒铮眼神突然狠戾:“你也知道怕?小野种至少还活着,可爷爷呢,永远见不到他的儿子,还在痴痴的等着,以为他还在国外好好活着呢!”

棠真脸色一白,不可置信的捂嘴:“爷爷不知道厉叔叔已经……”

“你不配叫他!要不是你们棠家和陆家陷害厉家,逼死我父亲,爷爷不会白发人送黑发人,永远活在我父亲没死的谎言里!”男人的眼神仿佛淬了毒,语气带着无比的恨意。

棠真的脸色由震惊变得自责,唇瓣微微颤抖,“对不起,寒铮,当年的事情是棠家和陆家做的不对,我替棠家向你道歉,我……”

“你也配?”厉寒铮倏地呵住她。

棠真忍住泪水:“无论你有多恨我,多恨棠家陆家,安安她只是个孩子,她是无辜的……”

“无辜?就凭她是你和陆瑞的孩子,她就该死!”

厉寒峥声音残忍。

棠真顿时吓得脸都白了,安安的是她唯一的软肋,她想要解释安安不是陆瑞的,可一想到之前的亲子鉴定,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想要你女儿活着,就好好照顾爷爷,如果你在他面前说漏嘴,你们母女两都得死!”

说完,厉寒峥看都不看棠真一眼,直接甩袖走人。

棠真无力地靠在墙上,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变得木然,看来求他是没用的,只能靠自己想办法去夺回女儿了。

这时,一阵呕吐感再度袭来。

棠真下意识的蹙眉,进监狱前她就怀疑自己是不是怀孕了,但一直没有验证。

这本是她期盼已久的事情,只是经历了被毒打,发烧,就算是怀孕了,这孩子还能安稳存在吗?

带着紧张的心情,棠真买来一根验孕棒……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