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贾瑞王熙凤的小说 主角贾瑞王熙凤小说免费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再来到茜雪她娘的院子,贾瑞叩响了大门。

吱扭一声门开了,开门的却是茜雪。

“瑞大爷来了,快屋里坐。”茜雪见是贾瑞不免显出一丝惊喜,忙垂首掩饰了将贾瑞往屋里请。

“你娘没在屋里?”贾瑞偷眼打量了茜雪,有些羞怯之色,眼睛倒是不红肿了,想是这两日哭得少了些。

“哎哟,瑞大爷来了,快屋里坐!”茜雪娘听见说话也出来了。

贾瑞如今有了银子,也懒得跟这个狠毒的婆娘啰嗦,直接了当道:“那日不是说了,我要买了茜雪去么?想必大娘不会又不卖了吧?”

见了银子茜雪娘马上换了个颜色,笑道:“哎哟哟瑞大爷这话说的,怎么不卖?难道我这个当娘的愿意她往那里去?能跟了瑞大爷是这丫头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行,那就这么定了。茜雪,你去收拾收拾东西,一会儿就领你走。”

“还愣着干嘛啊?还不快去!”支走了茜雪,茜雪娘又笑道:“瑞大爷,您看这价钱?”

“不怕你笑话,我还真没买过人,多少钱你说个数我听听?”贾瑞将褡裢沉甸甸的往桌上一丢颇有点暴发户潜质。

然而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五……五十两!五十两怎么样?”茜雪娘目测了一下褡裢的分量说道。

“**!告诉茜雪不用收拾了,买不起,告辞告辞!”贾瑞拿起褡裢转身就要走。

“哎,瑞大爷,您别急嘛,好说好商量不是?”茜雪娘一把拉住了贾瑞:“您倒是还还价啊?那您觉得多少钱合适?”

“我听说当初袭人不过才几两银子?还有晴雯模样那样的好,也不过是十两而已吧?没吃过猪肉也总见过猪跑的,大娘你这一张嘴就是五十两,是觉得我傻啊,还是觉得我脑袋比较大?”

“瞧您这话说的。哪儿能呢?大爷有所不知,这些年什么都涨价,再没有几两银子买人的价格。若是那五六岁的小丫头,有十两银子也尽够了。

茜雪可是转年就十六了,模样生得也好,又是在荣国府里**了这些年,最懂规矩。看形体也是个好生养的。您买回去放在房里,不出一年,准保能给你填个大胖儿子……”

贾瑞越听越恶心,他实在看不惯这种亲娘把自己的女儿当商品货物推销的嘴脸,挥挥手打断道:“十五两!”

“瑞大爷,您别拿我这老婆子寻开心,这样,我也让一步,就四十两如何?”

贾瑞冷笑道:“你还真把闺女当成宝了?茜雪娘,就茜雪这样从贾府出去的丫头,有几个是干净的?想必你比我更清楚,正经人家,有几个肯要的?

白送了人家还怕有人背地里戳他脊梁骨呢!你也就只能卖到青楼窑子里去罢了,那些龟公老鸨子一个个的可都是人精,能给你什么价钱?你心里也应该有个数吧?”

“这……瑞大爷你这话说的不是,茜雪可是一直跟着宝二爷的,宝二爷的为人你还不清楚?茜雪可是黄花大闺女呢!”茜雪娘反驳道。

“我清楚,可外头的人都清楚?这话你跟旁人说去更合适。”

啰嗦了半晌,最后以二十两的价格成交了,贾瑞也不想再多和茜雪娘见面了,索性当时就请了中人和保人,签了卖身契画押,掏出两锭十两的银子丢在桌上。

谢过保人,贾瑞收好了身契,茜雪低头出来,怀中抱着一个小包裹。

茜雪娘却一把把茜雪手中的包裹抢了过去:“卖人也就罢了,还想卷着老娘的东西走不成?”

茜雪哭到:“娘!我带出来的几件簪环头面已经都给了你了,这里头不过是我平日里穿的几件旧衣服,还有临出来袭人晴雯他们送我的几件衣服,其他的再没有了!娘!你多少给女儿留些体面罢!”

“哎哟哟,你这已经是攀了高枝儿了,跟着瑞大爷,还愁没有新衣服穿?还要这些旧货做什么?”

显然这娘们是觉得把茜雪卖便宜了,如今想法子来找补点回去。这几件衣服送当铺也能当几两银子。

贾瑞强忍着用板砖呼她熊脸的冲动,又摸出一锭银子丢在地上,劈手把茜雪的包夺了过来,又拉着茜雪的手往外去了。

转出门去,看茜雪还在哭,贾瑞停了脚步说道:“别哭了,让人看了去好像我是个抢媳妇的一般。”

这句话说得茜雪又羞又想笑,果然不哭了,伸手去拿贾瑞手中的包袱:“大爷把包袱给我吧。”

“我拿着就是了。”

“哪儿有主子给丫头拿东西的理儿?”

见她坚持,贾瑞也就由着她了。

回到自家院子,可巧贾代儒已经散了学回来了,贾瑞便引着茜雪给二老请安。

茜雪毕竟是荣国府里出来的大丫鬟,言行举止都合礼数,见了二老便恭敬的叩头道:“给老太爷、老太太请安。”

牛氏忙叫起来,见茜雪颇有几分姿色,又是个懂规矩的,心里喜欢,连声道好,已经将她当成半个孙媳妇了。

牛氏拉着茜雪的手扶起来说道:“姑娘是见过大世面的,如今来了我家们里也是缘分,只是我家里清贫,倒是要委屈你了。”

“老太太哪里的话,太爷是府中的饱学大儒,老太太也是出了名的和善人,瑞大爷又是一表人才,人又心善,能来咱家里是我的福气。”

贾代儒也对茜雪颇有好感,说道:“瑞儿心地确实不算坏,不过是不肯好好念书。姑娘既然来了,日后也帮着我们督促着他念书才是正经。什么粗活也不用你干,你只管他日常起居也就罢了。”

“是!老太爷吩咐自当尊的,只是茜雪没念过书,又是个笨手笨脚的,怕伺候不好瑞大爷,太爷嫌蠢笨。日后若是哪儿做得不对了,太爷只管打骂。”

贾代儒听了这话更是顺耳,便对贾瑞说道:“茜雪是个明事理知礼数的闺女,你日后不可怠慢了,若是欺负她,我是第一个不依的!”

“是!”贾瑞只得答应道。

“这个镯子你拿着,权当是见面礼了。”牛氏从手腕上退下一支镯子塞进茜雪手里。

茜雪又惊又羞,哪儿有主子给下人丫头见面礼的道理?这倒像是给姨娘见面礼的意思了,忙道:“老太太这话说得是哪里的话,既然瑞大爷好心收留了我,我自当好生服侍二老和瑞大爷,这镯子可不敢当的。”

“哎,既给你你就拿着,难不成还闲寒酸?”

推让了几回,茜雪也只得收了。

到了东厢房,贾瑞引着茜雪到了南屋,指了指新被褥:“先在这里安置吧,都是新的,放心用。若是有什么缺的就跟我说。

这十两银子你拿着,若是缺什么我想不到的就自己置办,到这了就跟到家一样,别委屈了自己。”

茜雪也不接银子,而是跪下道:“大爷,我哪儿还敢要你的银子,我这条命都是你救下的,茜雪这辈子给大爷当牛做马,只要爷不嫌弃就好。

如今又是房子又是新被褥,这我怎么受得起?茜雪只在大爷屋里打个地铺就好,也方便爷起夜了伺候……”

贾瑞把茜雪拉起来笑道:“哪儿有那么多讲究,我又不是宝玉,晚上起来尿个尿喝杯水还要人伺候着。这么多年自己不也过来了?又不是没有屋子住,干嘛打地铺?”

茜雪听了不由得低下了头,好半晌才说道:“大爷,你跟我妈妈说的那些话我都听见了,我……我……我的身子还干净,并没有人碰过。这些年伺候宝二爷,他也没有欺负我什么……大爷可是嫌弃我不成?”

贾瑞听了这话知道茜雪是想歪了,拍了拍她的头说道:“我那些话无非是跟你娘讨价还价,你也知道,我手头也着实不富裕,倒是让姑娘委屈了,还请别往心里去。

我哪儿会嫌弃你?只是,嘿嘿,你还小呢,别想这么多,往后的日子可长着呢。”

这倒是他的真心话。他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也不想如此趁人之危,对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做出什么龌龊事儿来。

“我……还小?”茜雪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脯,确实不大……

“咳咳,我不是说这个小。你才十五岁不是?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呢。”贾瑞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个时代,十五岁女孩已经是可以结婚生子的年纪了。

“可……”茜雪听了一皱眉头,长身体的时候,还是嫌自己小啊……难怪宝玉喜欢袭人,原来男人都是喜欢大的,顿时她就有些自卑起来。

“行了,这银子你先收着用,若是不够了……再跟我说就是了。”说到这里贾瑞明显底气不足。

他从贾宝玉那敲了五十两银子,买茜雪花了三十两,再给她十两银子花销,自己可就剩下十两了。

哦,还有茜雪她妈托他走关系给的两串钱,还有一百两的借据在贾蓉贾蔷手里,这个他是不准备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