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一打婚书任狂苏洛免费阅读全文无删减版

《开局一打婚书》 第6章 在线阅读

苏北风道:“任狂,好好表现,既然我父亲相信你,我也选择相信你。”

任狂道:“岳父大人放心,我会努力的。”

王兴玲嫌弃的道:“呵呵,有些东西,不是努力就能得到的。”

“人啊,关键是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实力。”

“陈森那孩子,就不错。”

“是中海大人物的独子不说,还是个武道高手。”

“这次,肯定会被朱雀战神看中,我们家阿洛,和他,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

苏北风皱眉道:“够了,任狂是老爷子看重的人,他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他这话,也就是安慰安慰自己罢了。

毕竟,目前任狂还没任何一个闪光点获得他的认可。

吃完早餐,任狂坐上了苏洛的座驾。

没想到苏洛看起来柔柔弱弱,开起车来,却是虎虎生风,极为生猛。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个专业赛车手呢。

一路上,她冷若冰霜,看都不看任狂一眼。

任狂问道:“那个陈森,很优秀么?”

苏洛冷声道:“至少比你优秀一百倍。”

任狂哈哈大笑:“和我比肩者,屈指可数,比我优秀者,根本不存在。”

这狂妄自大的语气,自然让苏洛翻起了白眼。

今天,中海很多名门公子都会参加游戏。

她,实在没有勇气把任狂带到人前。

尤其是,这些人之中,还有着她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陈森。

更何况,朱雀战神届时出现,要是这家伙不知天高地厚,冲撞了战神,整个苏家,都要受到牵连。

苏洛没有在游戏基地停车,而是一脚油门,直接开向城外。

她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好主意。

不知不觉,已经远离市区,来到了荒芜的山林。

任狂一怔:“不是去游戏基地吗?原来你是想带我出来兜风啊!”

任狂窃喜。

“任狂,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签了协议。”

“我们苏家,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

“你能忽悠我爷爷,但休想忽悠我们。”

“苏家的人不敢动你,但我外婆王家,高手如云,对付你,跟捏死个小蚊子似的。”

任狂皱眉:“你把我载到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就是为了威胁我?”

嘎吱!

法拉利突然一个急刹,在马路上漂移转弯。

苏洛停车,冷冷道:“下车,看看后面。”

任狂打开车门,来到车后看了看。

“一切安好,没有故障。”

轰!

法拉利咆哮着,弹射起步。

苏洛的声音冷冷传来。

“哈哈哈,让你嚣张!”

她咯咯娇笑,扬长而去。

任狂目瞪口呆。

这个女人,居然会玩这种孩子般的手段,真是太令人无语了。

但不得不说,这一招够狠。

这里距离城区两百多公里。

已经算是荒山野岭。

任狂等了半个小时,都不见一辆车经过。

他满头黑线。

没想到自己纵横江湖多年,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给耍了。

她为了和自己的情人参加游戏,竟然抛弃亲夫。

哼,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如愿。

这次活动,据说是警务处大佬萧龙筹备。

本是为警务处挑选一些可造之材,加以培养。

谁知道朱雀战神居然横插一脚。

这个重磅消息,让人震撼。

当然,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极少数人。

苏洛害怕任狂出现出丑。

哪里知道,其实任狂自己,也不愿意面对朱雀。

不过现在,他倒是被激发了一丝怒火。

朱雀既然能找到这里,躲是没用的。

既然如此,也不能让情敌出风头。

又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车经过。

任狂拿出婚约挑选,正想找一个身在中海的目标来接自己之时。

嘎吱!

激烈刹车声在后方弯道响起。

碰!

又有车辆碰撞声响起。

难道出连环车祸了?

任狂连忙加快脚步赶过去。

远处。

一辆奔驰,正横在一辆法拉利前面。

法拉利车头还在冒烟。

看样子,双方碰撞得有些激烈。

难道,是奔驰弯道超车不成,反倒被法拉利给撞了?

也不知道有人受伤没有。

“田雨欣,你身中奇毒,无处可逃,放弃吧。”

一个公鸭嗓子响起。

碰!

随后,奔驰车门被踹开,几个大汉跳下来。

他们手持一米多长的长刀,气势汹汹。

任狂一怔,眉头皱起。

这并非普通的车祸,难道是江湖仇杀?

法拉利中,一个美女正惊慌失措的解安全带。

不过车头损毁,似乎卡住了她。

“呵呵,不必挣扎了,我们日炎会专做好事,会好好帮你的。”

一名大汉荡笑着,伸手去拉车门。

碰!

美女一脚重重踹在车门上。

这一脚的力量,很惊人。

车门将大汉弹出两米多远。

“这里是龙国腹地,你们也敢追来,真是好大的胆子。”

美女声音清脆,略显稚嫩,但却威风十足。

她已经解开安全带,从座位上窜了下来,动作行云流水。

没有迟疑,她弓身,一个冲刺。

碰!

宛如一股旋风,撞击在第二名大汉怀中。

那大汉就像是被击飞的沙包,凌空飞了出去。

第三人脸色一变,一刀劈来。

美女侧身,秀发随风飘扬,躲开刀锋。

她弯腰,身子如同弹弓拉伸,猛然一拳击出。

这一拳,恰到好处,选择的角度无懈可击。

咔擦!

大汉像是被疾驰的汽车撞击般,身子弯曲成弓,凌空飞出七八米远。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干净利落。

只可惜后力不继。

她脸色一变,发出一声闷哼。

倒退几步,背靠车门,身子颤抖。

不对劲!

大脑竟然开始晕眩,四肢酥软无力。

这是……中毒了!

“我是日炎会冈本一雄。”

“你中了我们日炎会大长老毒魔的奇门剧毒,天下间,除了他老人家,无人能解。”

“交出钥匙,我可以给你解药。”

鸭公嗓子拿出药瓶晃了晃。

田雨欣怒道:“就算我死,你们也休想得到任何东西。”

冈本一雄狞笑道:“这荒郊野外,渺无人烟,田小姐死后,我们会慢慢寻找钥匙的。”

三个倒地的人爬起来,狞笑着,向田雨欣扑去。

田雨欣眼中露出一丝绝望。

日炎会的人,都是畜生。

落在他们手中,不如一死。

她手中摸出一把匕首,就想自我了断。

“神州大地,什么时候任由炎日鬼横行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任狂看似不紧不慢,但几十米距离,他却是很快就来到眼前。

冈本一雄眼神一冷:“你的,敢管闲事,死!”

他突然转身,冲向任狂,当头一刀,劈斩而下。

这一刀,出其不意,疾如闪电。

但,眼前却突然失去了任狂的身影。

冈本大惊,突然感觉身后传来一股凉意。

似乎有神东西,刺入了自己的脖子。

冰冰凉凉。

瞬间,半身酥麻。

当!

他手中刀掉落在地。

“听说你们日炎会的大长老叫毒魔?呵呵,他也配?”

“不如,你来比较一下,我们两人的毒,谁更厉害。”

任狂的指甲上,一缕黑气一闪而逝。

冈本想要说话,却张不开嘴。

身体和意识似乎分离。

他心中的恐惧,无法形容。

这是什么毒?竟然如此厉害?

任狂走向其余三人。

“你们,是自我了断,还是我帮你们。”

语气冰冷,毫无转圈余地。

“八嘎,敢破坏我们好事,找死。”

三名黑衣人怒吼着冲过来。

人未到,长刀已经斩下。

任狂连看都没有看三人一眼。

他的注意力,完全被田雨欣吸引。

毒魔的毒,在田雨欣的身体内蔓延,吸取她的身体血肉,已经膨胀到可怕的地步。

对于田雨欣来说,此毒致命,已入膏肓。

可对任狂来说,却无异美味,不可错过。

砰砰!

刀影过处,人影交错。

黑衣人轰然倒下。

他们的喉咙上,出现了一个血洞。

任狂的手中,一把小巧的手术刀在转动。

刀如玉,晶莹剔透,不沾丝血。

谁能想到,就在刚才,刀刃上却是蕴含剧毒,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诡异扭曲的角度,将三人割喉。

任狂满脸漠然。

眼神没有丝毫变化。

似乎死在他手下的,是三只畜生。

田雨欣意识模糊,眼前朦胧。

她怔怔看着那道高大的身影行云流水而来。

她虚弱的强撑着。

“送我去田家武馆,我父亲会重酬你。”

“如果我死了,告诉他们,是日炎会干的。”

田雨欣嘴里吐出几个字,死死咬住银牙。

但晕眩感觉一波又一波袭来,让她眼皮沉重如山,甚至看不清眼前男人的长相。

而在毒素的影响之下,她的意识,完全混乱了。

只感觉此刻如梦似幻,一切都像是幻境。

任狂淡淡道:“放心,有我在,你想死都死不了。”

看着眼前美女,任狂古井不波的心,也有些动荡起来。

眼前的女孩,年纪不过20来岁。

圆脸大眼,像是从动漫之中走出的邻家小妹。

充满了青春活泼的气息。

但身材,却和清纯的面容形成鲜明的对比。

曲线惊人,前凸后翘。

加上练武的原因,肌肉弹性十足。

难怪日炎会冈本一雄等人会流口水。

这样的极品小娘子,任狂都怦然心动。

忍不住,悄悄吻了吻她颤动的眼睫毛。

田雨欣似有所感,不仅没有拒绝,反倒小手一伸,直接抱住了任狂。

“我的白马王子,临死之前,能和你相遇,我已此生无憾。”

任狂目瞪口呆。

这田雨欣不仅人长得动漫,这思想,也极为中二。

这都要死了,还在幻想白马王子?

更令他吃惊的是。

田雨欣说话间,居然撅起了小嘴,一副索吻的娇憨模样。

“我的王子,求你,给我临别之吻吧。”

“我不想就这样进入地狱。”

任狂深吸一口气,叹息道:“可怜的姑娘,看你这么可怜,我就满足你这个小小要求吧。”

助人为乐,乃任狂为人之根本。

虽然这个要求有点奇怪,但他,却没有多想。

吧唧!

唇舌相碰。

任狂目瞪口呆。

眼中露出一丝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