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松靳云章节目录 历史开局骂哭女帝引起大道紊乱无弹窗全文阅读

大家应该都在找一本叫《历史开局骂哭女帝引起大道紊乱》的小说,是作者置若罔闻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在线阅读全本小说,下面是精彩内容:一场意外,陈松穿越时空,来到了这个以强者为尊的世界,可开局便被安排了这个阶下囚的身份,好在金手指到来的及时,否则还不知道会如何。面对没有根据的无理指责,陈松并没有丝毫畏惧,甚至不畏强权,将矛盾直指女皇,将国脉兴衰说的了透彻。

《历史开局骂哭女帝引起大道紊乱》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靳云在最前头,表情悲恸却也凝重。

昨夜回去,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便在祭酒的首肯下,特带衍天司所有同僚,来这街上为陈松送行。

他们自诩做不得如陈松这般仗义执言的英雄。

却也能用力所能及的方式,聊表心中崇敬与叹服。

狱卒眉头皱紧,知县的命令是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将陈松押送至菜市口。

而今这些衍天司童生拦住去路,长跪不起。

衍天司又是乾国地位颇为特殊的一类人。

狱卒也不太敢对他们恶语相向,现如今能解决这件事的人,只有陈松。

不用狱卒主动请求,陈松自己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法场送死。

“诸君这是何意?”陈松开口问道。

靳云首当其冲:“陈兄说了我等不敢说的话,大家同为衍天司同僚,望送你一程,聊表心中惭愧。”

陈松苦笑摇头:“这倒不必。”

“你们都有家眷,父母,或承担一家生活之重任,或另有鸿鹄之志,不似陈某这般孑然一身。”

“若因陈某的缘故,致使你们血气上涌,令父母失去独子,稚童失去父亲,纵在那九泉之下,陈某也无法安心。”

靳云以及一众衍天司同僚均仿若石化。

他们的表情凝聚在脸上,眼神中写满错愕。

衍天司自上至下所有人,都知道七星辉月天相所代表的意义。

俱是不敢仗义执言。

只有陈松一人不顾死活地讲了出来。

他一个人就干了衍天司上下所有人,都想去做的一件事。

可就算是这样,昨日在衙门里,还是无人敢为陈松说一句话。

就算是这样,陈松也没有责怪他们,反而是站在他们的角度和立场去思考问题。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君子,是祖宗圣言中的,立功立德之人。

“陈兄千古!”靳云泪光朦胧,愤然嘶吼。

声音像炸开的爆竹,蕴藏他的悲恸和对自己不敢忘乎生死的悲愤。

如果可以,他们都希望像陈松般,立于强权前,不愧衍天司教诲。

“陈兄千古!”

衍天司上百人齐齐嘶吼。

那声音就连见惯大场面的穆青璇也久久不能平静。

在她心中,这是陈松应得的待遇!

陈松摇头苦笑,世人最难缠的人果然是读书人。

靳云所领衔的衍天司大军,虽愤然怒号,却是没有要走的迹象。

陈松求死心切,便说道:“狱卒与此事无关,你们再执意阻拦,错过限定时间,狱卒因为我而受到牵连,陈某良心亦会不安。”

陈松真实os:你们快点走吧,别影响我立地成圣。

简简单单地一句话,却令一众衍天司中二童生,心中的中二之魂又熊熊燃烧起来。

“这般紧要关头,陈兄竟还记挂着狱卒,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陈兄的境界?!”

“天呐,陈兄的仁义就像那长明灯般,比这朗朗晴空还要耀眼。”

“陈兄的情操令我惭愧。”

“诸君还不按照陈兄所说,让开一条通道,供囚车通行!”

白衣童生纷纷起身让开。

囚车缓缓运行,两侧是紧跟着的百姓和衍天司童生。

某狱卒来到陈松耳边,低声呢喃:“陈公子放心,待会处决时,我会让刽子手把刀磨快一些,尽量做到无痛。”

陈松刚才所言,亦令早已冷血无情的狱卒,心中都燃起叹服。

陈松给他点了一个赞。

极好。

待我成就无敌,必会赐给你福泽。

囚车继续向前。

汇聚而来的百姓越来越多。

“哎,你们急匆匆地要去那里?”

“今日的昆山城怎么如此热闹?”

“陈松问斩,我们岂能不去送他一程?”

“陈松?你说的可是昨日在衙门里仗义执言,为生民开口的陈松?”

“除了他谁还值得这阵仗?!”

“我靠,你们等等我,我也要去送陈松一程!”

这般景象遍布昆山城大大小小各个角落。

陈松的名头,自昨日在衙门围观的普通百姓,不断传播,早就已经成了世人公认的义士。

送行者不断汇聚,致使囚车寸步难行。

狱卒见过不少被人丢青菜,蛋壳的死囚,而像陈松这般上千人,乃至上万人送行的死囚,他生平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样的人,真的该死吗?

早已见惯生死的狱卒心中也不禁升起疑惑。

刘源和穆青璇早就已经在菜市口等待着。

刘源瞧着菜市口攒动人头,皱眉说道:“这些刁民真是不知死活!”

“唉。”

穆青璇闻言叹气,义士壮烈赴死,百姓奔走相送,本该青史留名,成就一段佳话,可在刘源眼中,这些赤忱百姓却都成了刁民。

难怪大乾不昌,日渐凋零。

穆青璇叹气时,囚车已缓缓驶来。

陈松瞧着潦草布置的法场,心中激动难以抑制。

刽子手独坐一旁磨刀霍霍。

刘源和昨日那蒙面女人安稳***。

这画面太美好。

陈松已经想到,自己在此间成就无敌姿态的模样,心险些要从嗓子眼里冒出来。

囚车止住,一众官兵遣散围拢的百姓,将陈松押送至法场上。

“陈松,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刘源冷声问道。

纵身带木枷,陈松腰板依旧挺直,他坦然摇头:“我无话可说。”

“既如此,那便是认罪伏诛。”刘源抛下一道令牌:“陈松妄论国事,又在衙门口出狂言,忤逆圣上,其罪当诛,即刻处决。”

陈松满意微笑,他要的就是这结果。

刽子手提刀走来,刀背闪烁凌冽寒光,如镜面般。

穆青璇的视线紧盯着陈松,瞧见他嘴角挂着的浅淡微笑时,堂堂乾国陛下,竟然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面对生死,他竟如此坦然?

眼中绝无慌乱,反而清明如水。

当下,穆青璇已经可以断言,陈松就是她寻觅数城却不可得的无双国士。

她恍神之际,刽子手已经抬起手臂,穆青璇见状,赶紧起身,吼道:“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