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安楚傅墨宸小说无删节 《邪王难宠:妖妃拒不接驾》完整版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第16章

颜安楚没有告知颜府的人傅墨宸会跟随着自己回门,相信此刻已经给他们制造了一个小惊喜。

这李文玉向来看自己不顺眼,巴不得自己在王府不受宠,铁定会找人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原本让傅墨宸回颜家就是两人私下的约定,这李文玉又岂能知晓,哪能给她提前做准备的机会。

只是眼下似乎不好应付的,还是这个邪魅的男人,那双深邃的眸子中仿佛有着什么魔力,可以将她吸进去。

傅墨宸的眼神由上往下在颜安楚身上扫了一遍,实在没有看上眼的地方。

“本王言出必行,答应你的事情,必定做到。”

“有了王爷这番话,我相信今日一定会很热闹,还请敬请期待!”

傅墨宸就没懂这女子到底安了什么心思,为何这般诡秘,言语之间都是信心十足,貌似要回颜家大干一场的架势。

马车转了个弯很快就到了颜府门口,颜大人领着一家大小来门口接应。

而颜安楚在傅墨宸锋搀扶下缓缓下了马车,一袭华贵服饰,衬得气质典雅,虽说脸上戴着面纱,却丝毫不影响她带来的气场。

颜大人快快接待:“王爷大驾光临,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快里面请,我已经备好酒菜接应你们夫妻二人。”

李文玉咬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吞,只能携手颜锦云跟着行礼,不管平日如何,如今这颜安楚是王妃,身份地位就高她们一等。

原本想要给颜安楚一个下马威,结果却弄得自己如此尴尬。

李文玉虽说在行礼,眼色却是鄙夷,阴阳怪气道:“安楚成婚之后可是整个人连气场都不一样,果然是人靠衣装,只是这副样貌可得藏好了,免得吓到王爷。”

颜安楚回了一礼,带着笑腔道:“多谢夫人的提点,只是今日回门,还需要拜祖祭祀,繁琐事居多,不知夫人可是帮我安排好了。”

像颜安楚这样低贱的身份,嫁过去都是为了她去送死,岂能是给她进入祠堂祭祖的机会,结果她当面提出,于情于理三朝回门,该有的礼节都不能少。

可是这颜家什么都没有准备,顿时就陷入到僵局中,而傅墨宸早已看出这里面的端倪,在颜安楚的眼神提示下明白过来。

“怎么,颜大人难道是连本王妃的回门礼节都没有安排,是看不起我忠烈王府不成!”

傅墨宸声音冰冷刺骨,带着一股威胁的味道,吓得颜大人一抖,回头就怒视着李文玉。

只听他把责任推脱出去:“这出嫁女回门,都是由主母来打点,夫人你这里还不快去检查,若是有遗漏之处,就快些补回来!”

颜大人一个劲给李文玉使眼色,带有责备之意让她快些去打理,有傅墨宸在场可马夫不得。

这表面功夫李文玉自然拿捏得好:“老爷放心,我自然有准备,虽说安楚并非我亲生,可我也待她入己出,我这就去安排。”

说罢立马带着几个下人往外走,该有的祭祀物品绝不能少,免得落人口实。

颜大人引着两人在堂厅饮茶,见这忠烈王府好气派,这带回来的贺礼就有两车,足以证明了颜安楚在王府的地位不低。

原以为嫁过去这样一个无用的丑女,肯定不受重视,根本无法回门,却不想这样浩浩荡荡归来,反而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颜安楚见这些精致茶点,可是自己在颜府从未见过的,如今身份地位不同,才会把自己当成贵客招待。

若不是傅墨宸也跟着来,她的处境可想而知。

“爹,我记得你收藏了不少青花瓷,我出嫁时你也没有给我嫁妆,我讨要两个你应该不会吝啬不给吧!”

傅墨宸全程配合,颜安楚话语结束,他便转头看向颜大人,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让颜大人内心慌乱无章法。

只听他爽快回应:“当初爹忙于公务,对你不够上心,是爹对不起你,等会你就打开库房,但凡你看上的,爹都送给你。”

颜安楚一双皎洁的眉眼往上扬,无人得知那层面纱下,她邪佞的笑容早就飘至到嘴角之上,目的已经达到一半。

颜安楚感激涕零道:“原以为爹不疼我,如今才明白是我多想,那女儿就不客气了。”

“父女之间不必如此疏离!”颜大人还在说客套话,却不知人家颜安楚要的,就是他库房的东西。

傅墨宸不知这女人玩什么把戏,别人或许不知,他在身旁,可是了解得清清楚楚,不由心头好奇。

颜锦云上前奉茶,又端上来一些甜食,一叠软糯的柿饼放在颜安楚面前,虚情假意说了句:“妹妹没见过这好东西,多吃一些。”

这般讽刺,怕是觉得她在王府根本就不受重视。

然而颜安楚刚伸手去拿这柿饼,就被傅墨宸伸手拍打,呵斥道:“不许吃这东西!”

这一出声,让堂厅的人都一愣,更是质疑这颜安楚在王府的地位,当然对颜锦云来说自然就是好事。

而且这一吼让颜安楚都懵了,两人这不是串通好才回来的么,难不成他还想拆自己的台,这在王府他要打要骂都好说,自己想要在颜家树立新的人设,他可不能破坏。

只听傅墨宸又说:“你身体虚弱,这种东西极其寒凉,可别吃坏身子,你们去准备些核桃酥,我的王妃爱吃。”

颜安楚的心境真是随同他的心起起伏伏,这傅墨宸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对自己的情义是好事,但是这种事情,其实给自己先提醒会更好。

颜安楚含羞回应:“王爷总是这般体贴入微,让妾身备受关怀,这些东西,还是请姐姐你自己吃吧,我家王爷不会让我碰。”

颜锦云气得脸都发白,再看傅墨宸俊朗无比的外表,为何就会看上这种丑陋的人,她咬牙切齿走上前,把柿饼撤下,眼神却盯着颜安楚的面纱起了坏心思。

“都是我们照顾不周,这就去给你准备核桃酥,妹妹就好好等着。”

这种使坏的眼神颜安楚再熟悉不过,今日不管这母女要做什么,都尽管放马过来,自己见招拆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