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 作者华媛

《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 小说介绍

主角叫丁若瑜季时简的书名叫《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华媛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4章一路疾行将丁若瑜抱到闺阁的床榻上,丁毅国立刻吩咐屋中的下人,“去请大夫来。”他脸色难…

《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 第4章 免费试读

第4章

一路疾行将丁若瑜抱到闺阁的床榻上,丁毅国立刻吩咐屋中的下人,“去请大夫来。”

他脸色难看至极,盯着丁若瑜微微发白的面容只觉自己一颗心都紧紧揪了起来,“瑜儿,是爹对不起你……”

丁毅国年近四十,在这一刻面对自己很有可能被旁人欺负了的女儿时,第一次生出逃避念头。

他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动作僵硬缓慢的伸过去抚了抚丁若瑜柔软的发丝。

恰在此刻,丁若瑜那双紧闭的双眼睁开。

“爹爹,”丁若瑜慢腾腾的眨了眨眼,一双眼眸中漆黑透亮如黑曜石,倒映出丁毅国悲伤又难堪的面容,“你怎么了……”

“瑜儿的头好痛,身上也痛。”丁若瑜气息微弱,脸色跟嘴唇都发白,说出这句话就好像用了很大的毅力。

父女俩多年未见,丁毅国看着丁若瑜的模样几乎要落下泪来。

他一时之间悔恨至极,愧疚道:“瑜儿,是爹爹对不起你!爹爹该打!”丁毅国直接一个巴掌招呼到自己脸上,又伸手去探了下丁若瑜的额头,“爹刚才已经派人去请了大夫,瑜儿再忍忍。”

“忍?你说我能忍吗!”徐丽敏一想到刚刚所受的屈辱就气得跳脚,“那死丫头片子平日在我们面前装疯卖傻,现在她爹回来了她就想要咱们母女俩的命!”

徐丽敏转身去扯丁乐宁的衣袖,怒道:“乐宁,这次若当真退让了,这侯府还能有咱娘俩的立足之地吗!到时候丁毅国叫我们收拾滚出去,苦的可是我们自己!”

“好了,娘。”丁乐宁忍耐着,强迫自己去安抚正在气头上的徐丽敏,“你没看到刚刚大伯那副担心她的模样么?这几日你就先听祖母的话,暂时别出去晃了。”

“你——”徐丽敏听到这话心中便有一团火气直窜入头顶,正想反驳几话,她视线的余光却撇了到不远处有一道人影急匆匆往侯府门口的方向去。

徐丽敏定睛一看,认出那是丁若瑜屋中伺候的下人。

她直接喊道:“站住!”

下人被这么一叫,只得被迫停在原地。

徐丽敏视线如鹰隼般狠厉,她牢牢逼视着对方,问道:“你干什么的?去哪里?”

“二、二夫人……”一连两个问题问得下人方寸大乱,在徐丽敏视线的威严下,她不得不回答道:“侯爷让奴婢去请大夫。”

听到这话,徐丽敏跟丁乐宁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心中都是大惊。

若是当真请了大夫去,那……

丁乐宁很快便想出了应对之法,她道:“姐姐身体不适,你现在若是出府去还不知要浪费多少时间,到时候侯爷怪罪下来可是你自己受罚。我记得府上正好有一位妙手回春的大夫,你去请她为姐姐诊治。”

说罢,丁乐宁吩咐随行的丫鬟,“带她去找孙大夫。”

丫鬟带着下人离开后,丁乐宁跟徐丽敏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

好险。徐丽敏烦躁的呼出一口气,也不再乱发脾气了,“乐宁,娘这几日一定好好听你的话,不出去乱晃。”

房间内。

丁毅国观察着自己女儿惨白的面容,沉默良久后终于被心中那一股五味杂陈的情绪督促着问道:“你告诉爹爹,你身上这些伤究竟是怎么回事?

丁若瑜眼里一闪而过了一道冰冷眼神,她时刻牢记着原主的人设,回答丁毅国时便故意装出一副懵懂模样,“伤?”

丁若瑜说着将自己的手臂露出,指着上面青红交接的淤青跟红痕,问道:“爹爹,这是伤吗?”

丁毅国被问得喉头一哽,他将丁若瑜的衣袖拉下,重新问道:“瑜儿只要告诉爹爹这些痕迹是怎么来的就好。”

“哦。”丁若瑜这次听懂了,“瑜儿刚才告诉过爹爹啦,妹妹经常叫丫鬟给我**,但是他们力气都好大,**得瑜儿都喘不过气来。还有丫鬟用长长细细的东西给瑜儿**,瑜儿不想要,那个东西给瑜儿**好疼的……但是她们说**了身体才能好,要瑜儿乖乖听话。”

丁毅国的身体突然猛颤了一下,丁若瑜睁大了眼睛去瞧她,迷茫道:“爹爹,你怎么在发抖?”

话音刚落,外边的门扉被人轻轻叩响,“侯爷,大夫到了。”

丁毅国回国神来,他守住外露的情绪,沉声道:“进来。”

随着房门的打开,无数天光跟着倾泻而进。

丁若瑜微微眯起眼,看清了来人的面容——是孙大夫。

丁若瑜刚上升一点的情绪立时跌了下去。

慌乱之间,丁若瑜一把牵住丁毅国的衣袖,道:“爹爹,瑜儿现在觉得好多了,你让大夫回去吧。”

若是真让那孙大夫诊治了,她提前铺垫好的一切岂不是都白费了?

刚刚那一副虚弱模样本就是丁若瑜装出来的,她坐直了身子,又扯着丁毅国的衣袖摇晃两下,求道:“爹爹,瑜儿不想……瑜儿不疼了,只想跟爹爹说话。”

丁若瑜的眼眸中很容易的就蓄起薄薄一层水汽,丁毅国本就愧疚,见她这模样立时软了心肠,“好、好,瑜儿不想那咱们就不看。”

“你回去吧。”下一秒,丁毅国侧首看向刚巧走近里间的孙大夫,面色沉沉道:“这里暂时不用你。”

“侯爷……”孙大夫身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他想到刚刚丁乐宁身边那丫鬟吩咐的话,几乎要怀疑丁毅国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丁毅国耐心不多,见孙大夫一副犹豫模样,双眼微眯,一股威压渐渐透出。

丁毅国道:“你听不懂话?”

“小的告辞!”孙大夫连忙作了两揖,退了出去。

房间里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丁毅国面向丁若瑜,那股威压在一瞬间松懈了下去。

他有些手足无措的动了动嘴角,扯出一个很是尴尬的笑容来,“人已经走了,瑜儿想跟爹爹说什么?”

他跟丁若瑜许久不见,总是血脉至亲,在此刻相对时也难以避免那股生疏感。

呕心自问,他是愧对丁若瑜的。

小说《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 第4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