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许你欢喜12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林珑徐应寒免费章节,带来《应许你欢喜12》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她扔在床上的手机还在不停地震动,林珑伸手拿起来,滑开屏幕,就看到苏晓潭密集发过来的信息,在问她刚才房间出现的那悲壮音乐是怎么回事,又问她怎么突然挂了电话。

《应许你欢喜12》精选:

林珑回到房间的时候,仰头倒在床上,双手捂着烫烫的脸。

刚才徐应寒看她的目光……

她扔在床上的手机还在不停地震动,林珑伸手拿起来,滑开屏幕,就看到苏晓潭密集发过来的信息,在问她刚才房间出现的那悲壮音乐是怎么回事,又问她怎么突然挂了电话。

最后她还是贼心不死地问林珑,能不能给她多拍几张简易和寒神的照片。

见她居然还敢提徐应寒,林珑轻轻哼笑一声。

小姑娘修长白皙的手指搭在屏幕上,迅速打了一行字:“嗯,你的寒神已经知道你在觊觎他的腹肌。”

然后,不断收到微信消息的手机停止了震动,彻底安静。

林珑把东西都收拾好之后,换了一身卫衣和长裤,这才下楼。等她重新到了楼下训练室,发现大家都在打游戏,有人还开了直播,似乎在说话。

周尧进去叫开直播的人先把视频和声音都关了。

等林珑再进去的时候,他看着众人说:“咱们队新中单的事情,还没对外宣布,所以你们直播的时候,都小心点儿,千万别把林珑拍进去。”

简易一听乐了,结果一分心,他电脑屏幕成了黑白色的。

不过他也没管游戏,挺好奇地问:“尧尧,这是准备把大秘密藏到什么时候?”

“俱乐部今年夏季赛的具体出赛名单,最终还没确定,所以先暂时保密。”周尧解释道。

简易有些同情地说:“那我劝你快点儿,要不然咱们的行政小姐姐,真的受不了了。”

战队的官博是由行政助理小姐姐管理的,本以为好不容易是休赛期,不会再像比赛期间那样腥风血雨了,结果杜之泽转会的消息一经披露,官博下面又开始了。

天天都有粉丝在追问,夏季赛的中单到底是谁,俱乐部到底有没有引进新的中单,还有追问杜之泽是不是和其他队员有矛盾才会离开的。

虽然杜之泽已经转会走了,可是不管是贴吧、微博,还是论坛,关于他突然转会的事情,依旧讨论不休。

周尧指了指最旁边的一个位置,笑道:“林珑,暂时委屈你坐在这个位置了。”

“没关系的。”林珑点头,走了过去。

训练室是一个正方形的房间,然后围着墙壁的边缘,摆放着电话,他们每个人的位置都不小,其他人桌子上摆着不少杂七杂八的东西,最多的还是零食。

林珑之前不怎么关注电竞圈,但是身边有苏晓潭这个电竞女孩在,知道现在电竞圈里的粉丝,跟追星的女孩没什么两样,追比赛、送礼物,在微博上各种支持,有时候还会追到基地或者酒店。

林珑因为之前参加过国内的宣传节目,又加上她年龄很小就能举办个人独奏会,所以很多学钢琴的孩子或是琴童家长会带着小朋友来看她的演奏会。

大家都还挺理智,就算在外面她被人认出来,顶多就是要求合影和签名而已。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位置,除了一只白色水杯之外,干干净净的,再没放别的东西,可是电脑屏幕又开着。

战队的电脑都是统一配置的,不管是电脑的软件还是硬件都是一流的。林珑打开电脑的时候,就看见《英雄联盟》客户端已经下载好了。大概是刚给她准备的电脑,所以除了一些基本的东西之外,就再没有其他客户端。

好在林珑除了打《英雄联盟》,平时也很少玩别的。

她点开客户端,看着登录界面跳出来,正准备输入密码,突然旁边的那把红黑色椅子被拉了下,一个黑影坐了下来。

林珑余光微瞥,然后整个人愣住,就连输入密码的手指都停住了。

这么明显的动作,徐应寒怎么可能没注意到,他嘴角微扬,不过笑容转瞬即逝。

“你不是坐在那边?”林珑忍了会儿,还是没忍住。

她指了指离她座位很远的另外一边墙壁。

谁知还没等徐应寒说话,倒是坐在徐应寒另一边的王玉檀笑道:“那是寒哥在测试电脑而已。喏,他刚才测试的就是你现在用的这台。”

徐应寒此刻靠在椅背上,但是修长的手臂还是能很轻松地搭在键盘上。

他见小姑娘还是不动弹,突然笑道:“这把椅子也是我挑的,我刚才坐的时候还挺舒服,你习惯吗?”

然后,小姑娘转头盯着他,明明是颇有架势的姿态,偏偏那双又圆又大的眼睛故意睁着的时候,反而更有种软萌的味道。

徐应寒突然明白,微博上那些“吸猫族”的心情了。

长得这么软,却又摆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不但不吓人,反而让人觉得好玩和可爱。

“寒哥,你别逗她了。林珑,要不咱们一起双排吧?”一旁的打野简易主动提出。

旁边的王玉檀“嗷”的一声喊了出来,怒骂:“简易你过河拆桥啊,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我算认清你了,以后再想上我的车,没门!”

“正好,你的‘灵车’我也不想上了,我还想着什么时候能上王者呢。”简易叹了一声,说道,“你看看别队的打野,哪个不是王者,我因为和你双排,在大师等级上都徘徊了多久。”

于是原本和谐双排的I.W野辅两人就这么分道扬镳了。

直到林珑小声地说:“那要不咱们三排?”

“好呀。”

“可以。”

结果刚才还说坚决不上对方车的人,跟着林珑一起,和谐三排。

谁知排进去的时候,另外两人同时“嗷”地叫了一句,林珑有点儿不解,问道:“怎么了?”

简易哼了一声,淡淡道:“还真是冤家路窄。”

王玉檀跟着来了一句:“不是冤家不聚头。”

林珑眨了眨眼睛,直到旁边的男人瞥了一眼她的电脑屏幕,居然停下了敲击键盘的手。

见他们都这么怪异,林珑无比好奇地问:“对面那个是你们认识的人吗?”

“中单。”也不知是谁吐出这两个字。

林珑看了看对面的中单,此时他已经锁定了妖姬,她托着腮帮子,突然轻笑道:“是你们不喜欢的人?”

没人回答,但是答案显而易见。

于是,她在众多英雄中,锁定了劫。

“没关系,我帮你们打爆他。”

这话一说完,房中有几秒钟的沉默,简易和王玉檀回头一脸震惊地看着她,这小姑娘到底是太傻太天真,还是先天这么乐观啊?

虽然他们都不喜欢杜之泽,可谁都不会否认这个人的能力。

要不然他的转会,也不至于让I.W粉丝天天骂俱乐部。

此时,徐应寒已经完全停下自己的游戏,林珑在进入游戏的时候,就看见他选择的英雄已经在泉水里挂机。

“你这样会被骂的。”林珑好心提醒。

徐应寒冷漠道:“你打你的。”

这个人还真是……

林珑不再管他,顺利地进入了游戏。

他们这边的阵容是上单大树、打野酒桶、中单劫、AD小炮以及辅助牛头。

这套阵容就是放在正规比赛上都有的打。

只是简易在清完自家野区之后,就准备到中路攻击对面的妖姬,结果一旁的徐应寒突然开口:“对方下路的霞已经半血,你去下路。”

“寒哥。”简易喊了一句。

可是徐应寒说了一句:“你是嫌节奏还没被带够?”

虽然他们打的是排位,但是现在有种专门的OB系统,就是可以在线观看韩服比赛。各大直播平台上,这类OB主播的流量也不小,主播们会挑选大家喜欢的职业选手进行直播,所以谁和谁撞车,谁被谁单杀,根本逃不了粉丝的眼睛。

对面的中单ID,林珑不认识,但他们每个人都认识。

杜之泽刚转会离开,就在排位中遇到简易和王玉檀,如果简易一直蹲在中路攻击他,即便这只是单纯地想要赢下比赛,但在别人眼中,也会成为他故意报复杜之泽。

本来关于杜之泽转会的流言就没消停过,到时候肯定要被再带一波口水战。

“去吧,我可以搞定他。”林珑不在意地笑道。

对面的杜之泽显然没把林珑放在眼里,即便林珑这个Piano的ID在电竞圈也有不小的影响力,毕竟是好不容易出来的一个中单路人王。

其实妖姬和劫这两个英雄,都是滚雪球能力极强的,但是这两个英雄如果在中路相遇,就真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妖姬前期的线上压制能力很强,这也是为什么刚才简易想要来中路打一会儿的原因,劫在六级饮魔刀未出之前是打不过妖姬的。

但是好在林珑前期并不急进,安静地补刀清线。

对面一直在追着林珑换血,只是对方Q技能和W技能连招,能换掉林珑一半的血,而林珑的劫Q技能和E技能顶多能换对方三分之一的血。

于是她在到六级之前,已经被对方压了二十刀。

就在她即将升到六级的时候,对方强行位移过来,居然是想在塔下强杀她。

好在林珑此刻已经准备回家卖装备,所以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塔下还没补的几个兵,立即回家。

等她补充了装备再回来的时候,妖姬也回家补充装备。

她把线上的兵清完,又把自己的兵带到对方塔下,这样可以利用防御塔打掉一拨兵,让对方损失一波经验。

当妖姬再次回来时,双方的下路已经发生了小团战。

双方打野都在下路,而此刻林珑已经到了六级,饮魔刀这个装备一出,根本就不再惧怕妖姬。结果对方像是没把她放在眼里一样,居然主动出击。

就在杜之泽开了妖姬的E技能幻影锁链,准备锁住林珑的劫时,一旁的徐应寒眉头微蹙,准备提醒她。

可显然小姑娘已经察觉了,只见她闪开大招,躲掉妖姬的锁链,而就在此时,林珑带的召唤师技能引燃已经好了,于是她毫不犹豫,转身一套连招加引燃,成功单杀对方。

此时下路团战也结束了,虽然双方血量都少,结果反而是中路率先爆发了人头。在看到是林珑单杀了杜之泽时,简易和王玉檀都一愣。

随后房中爆发出两声极响亮的喝彩。

“Nice!”

“Nice!”

林珑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在等着夸赞一样。

结果徐应寒却起身离开。林珑撇了下嘴,这个队长好像真的不太好相处啊。不过她还在游戏中,也没多考虑,专心地看着电脑屏幕。

由于劫在后期能压制妖姬,再加上对方被单杀了一次之后,似乎拼命地想要找机会单杀回来,结果破绽反而露得更多,被林珑又单杀了一次。

训练室一片欢天喜地。

这局只打了二十分钟,由于对方上、中、下三路全线崩溃,他们在推完中路第三座防御塔的时候,对方发起了投降。

林珑正好起身,准备去上洗手间。

虽然只是赢了一局排位而已,可这是她第一次和队友一起打比赛,几个人一起交流,随时有人在身后保护她。

这种感觉,真好。

她从洗手间出来往回走,正好看见站在冰箱前的徐应寒,他正打开冰箱门,似乎在挑选吃的东西。

她愣了下,在原地站住,直到徐应寒转身看见她。

“队长,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林珑软软地开口问道。

只见对面的男人愣了下,突然低头,随后用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问道:“就因为我刚才没夸你?”

林珑:“……”

才不是呢。

徐应寒又转身,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黄桃味酸奶,慢条斯理地走了过来。林珑突然觉得她问了个蠢问题,想要逃走。

可谁知她还没转身,突然手指间冰凉,再定睛一看,徐应寒把那瓶黄桃酸奶递到了她手里。

“喏,给你的。”他漆黑的眸子里带着微微的笑意,像是刻意补充一样,他故意咬重了后面几个字,“是奖励。”

林珑手里握着还微微凉的酸奶,可是嘴角已经忍不住扬起。

好像,队长并不讨厌她。

谁知刚才还一脸温和的男人,见她站在原地傻乐,脸色已经恢复了平常的面无表情:“还要继续哄你?”

林珑:“……”

她都还没否认,徐应寒已经转身往外面走了。结果刚迈出去两步,林珑就见他停下,微微转头,留下一句:“还真是没断奶啊。”

林珑捏着酸奶,气得想跳脚,怒瞪他的后脑勺,心想:没断奶?等哪天在排位里遇到,我打爆你的头,你就知道我断没断奶。

林珑拿着酸奶回到训练室,简易和王玉檀都在等她回来一起排队。

“好了,咱们继续吧。”林珑把喝了一口的黄桃酸奶放在桌子上。

简易正在研究英雄符文,听到这话应了一声,而和她坐在一排的王玉檀一转头就看到她座位上的酸奶。

他轻声“啊”了一下,显得有点儿惊讶又紧张。

“林珑,你这酸奶是在哪儿拿的?”

林珑指了指外面。她犹豫了下,正在想要不要告诉他们是队长给她的。

结果其他两个正在玩游戏的人猛地转头,特别是简易,眼珠子都快要盯在那瓶酸奶上面了。

“那个厨房冰箱里的东西不可以拿吗?”林珑见他们都这么奇怪,非常疑惑。

她就说这个徐应寒怎么会突然这么好心,肯定是他想捉弄自己。

简易赶紧摇头:“不可以。”

好在上单吴迪伸手拍了他一巴掌,转头对林珑说:“不是,冰箱里的东西你可以随便拿,只是这个酸奶最好不要拿。”

“什么叫最好不要拿,是一定不能拿。”简易蹲在椅子上,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林珑有些疑惑地瞪大眼睛,王玉檀对于小姑娘这完全什么都不懂的模样,简直是痛心疾首。

他清了清嗓子:“如果想要在这个基地好好地生存下去,有两件事一定不可以做。”

林珑认真地点头,巴掌大的小脸上写满好奇。

“第一,不能脏了寒哥的兵。”王玉檀后怕地说。

“第二,不能动了寒哥的酸奶。”简易悔不当初地说。

林珑当然懂第一条的意思,因为《英雄联盟》上、中、下三路兵线,小兵和炮车都代表着金币,所以一般谁都不会动别人的兵线,要不然对自己的发育很有影响。

“比起第一条来,更不能做的是第二条。”简易深有体会地说。

王玉檀想起他的事情,就忍不住嘲笑:“你是自己活该,一口气把寒哥冰箱里仅剩的两瓶酸奶都喝完了。”

见林珑还是一副完全不懂的模样,王玉檀憋着笑说:“当初他喝完之后,寒哥让他自己去门口的超市搬了十箱酸奶回来。咱们这小区,从我们这里光是走到门口就要十分钟,再走到超市得二十分钟,那天他足足搬了十趟,最后累成狗,连排位都没打成。”

简易叹了一口气,可见往事不堪回首。

林珑憋着笑,确实像是徐应寒会做的事情。

不过她没想到,他那么冷漠又高傲的一个人,居然会喜欢酸奶这种东西,还这么护食。

“所以趁着寒哥没发现,你赶紧让家政阿姨帮忙带一瓶回来,我刚才看见阿姨去超市了。”简易还是挺不想看见林珑去搬酸奶的,毕竟这小姑娘细胳膊细腿的,虽然个子高,可是这身板简直就是林黛玉再世。

林珑眨了眨眼睛,又拿起桌子上的酸奶,笑道:“可是这是队长自己给我的呀。”

“什么?”简易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

随后简易委屈地说:“凭什么啊,当初我就是误拿了两瓶,结果寒哥差点把我弄死,这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王玉檀:“有什么不公平的,你要是长林珑这么好看,说不定寒哥也对你手下留情了。”

简易:“……”

吴迪:“或者变个性?”

王玉檀补刀:“还得整容。”

林珑安慰他:“大概是因为寒哥看我是新来的吧。”

简易更委屈了:“当时我也是新来的啊。”

他们正说着,一直在外面的徐应寒总算回来了,他一进训练室就看见四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他面无表情地问:“都不用排位?”

“寒哥,凭什么林珑能喝你的酸奶?”简易委屈地喊道。

作为队内打野,他当初可是一点儿都没享受到来自队长的关爱和厚待。

连老成稳重的吴迪,此时都“嘿嘿”坏笑了两声:“偏心了啊,瞧瞧把咱们打野委屈的,不带这么偏心的。”

吴迪说完,连徐应寒的辅助“玉娘娘”都举手表示:“寒哥,我可是你的辅助,每天给你扛雷救命的人,你都没给我喝过。”

众人都眼巴巴地等着他回答,谁知这男人坐回椅子上,就那么敷衍地“哦”了一声。

林珑正想帮徐应寒解释一下,毕竟他是队长,她是队里最小的,又是个女孩子,队长多照顾一点儿也是应该的嘛。

可是徐应寒已经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众人:“她没断奶,你们也没断?”

此刻心底正想着该怎么帮他说话的小姑娘,霍地抬起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断奶这个事情是死活过不去了是吧?

徐应寒已经开始重新排队进游戏了,临开始之前,他似笑非笑地对他们三个说:“都别傻坐着了,继续开始你们的‘灵车一日游’吧。”

林珑见他这么说,心底不服气,刚才她可是压制全场。

况且其他两人打得也都很好,他们才不是“灵车”呢。

但事实证明,徐应寒的话是对的。

在经历了五连败之后,林珑看到自己原本已经快进入王者前十的点数,此刻已经掉到了第二十名,战绩一片红,这哪里是上分小分队,分明就是送分灵车队。

其他两人就不用了,不管玩什么位置都是各种炸,简易打野闪现撞墙,王玉檀玩个上单,被对面各种花式单杀,已经是零击杀九死亡的悲催数据。

最后,就连林珑自己都跟着失了智,去打蓝Buff(自己或友方英雄身上的增益性魔法效果),居然被蓝Buff单杀了。

毫无游戏体验可言。

其他两人找机会偷溜了之后,徒留下林珑一个人坐在电脑桌前发呆。

一旁的徐应寒见她不动弹,特地转头看着她:“恭喜啊,你们的上坟小分队终于解散了。”

结果林珑转过头,眼睛居然有点儿红。

徐应寒眉头微皱,不会因为掉分就要哭吧。

结果半晌小后姑娘委屈地说:“我居然被蓝Buff打死了。”

不是元素龙,不是远古巨龙,也不是大龙,她,一个韩服的王者中单,居然被蓝Buff单杀了。

晚上,众人吃过晚饭,继续开始排位训练。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下午他们三人三排的事情,在论坛上已经激起了千层浪。特别是有个帖子,因为噱头十足的标题,已经被顶到一千多层楼了。

“报!我知道I.W战队的新中单是谁了。”

本来I.W就是《英雄联盟》的豪门俱乐部,杜之泽离开之后,对于他们到底会来什么中单,网友都讨论得快翻天了。

一点开帖子,主楼就是当事人的发言。

“今天下午我正好OB(观察)简易和玉娘娘的上坟小分队,结果突然发现,有一个从未出现过的ID居然和他们三排了。起先我也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但是他们连着六把都排在了一起,如果不是一起排位的话,这种概率基本等于零吧。”

“然后,我又发现这个ID玩中单玩得那叫一个溜,特别是第一把的时候,上坟小分队就遇到了杜之泽,全程这个ID各种花式秀,还单杀了杜之泽两次。”

这个帖子的标题太吸引人,所以一开始下面就有人排队在问,新中单到底是谁。

可楼主居然一直卖关子,也不给个准话,气得楼里的人一边骂他,一边去翻今天上坟小分队的录播视频。

于是在一百多楼的时候,终于有个好心人给了答案。

“和简易还有玉娘娘三排的,居然是Piano,这个中单路人王排位确实玩得不错,但是如果I.W战队不是失了智的话,怎么可能让一个毫无经验的路人来替补杜之泽。”

本来还有人不相信的,结果后面不断有人证实,今天他们三个确实一起三排了。

当然也有乐观的粉丝表示,万一就是个替补呢,这不还没定下吗?

也有另外战队的粉丝阴阳怪气地说:“真是恭喜I.W拿下了这个中单希望,说不定人家小哥哥出道就进入巅峰,一举带领战队拿下S赛冠军呢。”

之后粉丝之间开始大乱斗,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把这个帖子分享到了微博上。

于是I.W的粉丝再次涌向了官博,好在这次诸位小姐姐们都是选择私信询问。

但是其中不乏“如果你们真的敢让Piano这个新人打首发,我就去炸了俱乐部”这种过激的话。

林珑此时还完全不知道,因为她正在接一个电话。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来点,大家正在吃周尧买来的烧烤,结果正在和简易抢一串羊排的周尧,看着手机里的信息,“嗷”地喊了一声。

吓得简易差点儿把最后一串羊排掉在地上。

“Fox要回来了。”周尧都没顾上擦手上的油,拿着手机抬头对他们说。

厨房里顿时有点儿安静得过分。

林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个陌生的上海号码。

她没多想,一边咬着土豆片,一边含糊地说了一声:“你好,请问哪位?”

“红豆。”对方的声音轻松又愉快,可是林珑手里拿着的土豆片一下子掉在了桌上,那边并不知道她这边的情况,更加开心地继续道,“哥哥回来了。”

林珑没说话,而此刻刚下飞机站在停机坪上的男人,张开一只手臂,对着天空吼了一句:“上海,我回来了!”

他喊的声音太大,刺得林珑脑袋疼。

林珑冷冷地对着电话那边说了一句:“笨蛋。”

接着,她“啪”地挂断了电话。

林珑挂完电话,低头看着面前桌子上的土豆片,都怪那个笨蛋。

想完,她认命地抽出纸巾,把土豆片包起来扔进垃圾桶,只不过此时餐厅里的其他人都没注意到她,而是全部集中到周尧旁边,争着抢着要看他的手机。

气得周尧怒道:“没人性啊你们,要把我的手机抢坏吗?”

结果,完全没人理会他,吴迪仗着身高优势拿到手机,简易还有王玉檀两人踮着脚站在旁边看。

倒是徐应寒依旧是没什么表情的淡然模样,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

“周尧。”教练鱼哥走了进来,见他们都在,冲着周尧喊了一句。

谁知周尧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无奈道:“你是来问Fox的事情吧,我也是刚收到消息,咱们LPL这些队伍啊,就是动不动想搞个大新闻。”

“我看是冤家路窄吧。”

吴迪看完手机,直接扔给了周尧。

徐应寒握在手上的手机正好响了,他看了一眼号码,起身走了出去。

林珑把桌上蹭的油渍擦干净之后,抬起头好奇地看向吴迪:“什么冤家路窄啊?”

“当然是这个Fox。”王玉檀摇头。

林珑半犹豫地问:“他,有问题?”

“何止是有问题,是问题大了去了。”周尧扶着脑门,一副头疼的模样。

他们这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让林珑一头雾水。

“当年Fox是在咱们中国赛区出道的,不过他进的是个保级队伍。他真的是个中单天才,他刚加入的时候,他们队还真的有点儿起色。可还是架不住其他队友水平太菜,我记得最后一轮比赛的时候,其实他们本来可以赢我们的,结果最后寒哥力挽狂澜,落后一万经济愣是被他硬生生带着队伍翻盘了。”

林珑惊讶地睁大眼睛,当时她年纪小,甚至连《英雄联盟》都还没开始接触呢,所以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吴迪当时就在战队了,所以对当时的事情清清楚楚。

“Fox那场真的是秀翻天了,结果寒哥愣是打破了他最后的希望。”吴迪摇头,“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们之所以那么拼命地想要赢,是因为他们打野手上的伤势,根本就支撑不了他们再去打保级赛了。”

只要能赢下那一场,那么Fox所在的战队就能排在积分榜的倒数第五。

每年都是积分倒数后四的队伍需要为保级而战。

一步之遥,功亏一篑。

片刻后,林珑轻声问:“所以他因为这件事怨恨寒哥?”

周尧“哈哈”笑了一声,摇头。

“就像我说的那样,Fox是个中单天才,即便他们队伍保级失败了,也多的是俱乐部想要买他,咱们俱乐部也是其中之一,当时我们的竞争实力最强,结果最后他拒绝我们了。”

“为什么?”

周尧:“因为他说,比起当寒哥的队友,他更感兴趣的是打败寒哥。”

“所以最后,他去了欧洲赛区。”王玉檀这才明白,毕竟Fox离开的时候,他们还没进队。

不过对于Fox的大名,他们一点也不陌生。

欧洲新一任的中单法王,自从他加入CG战队之后,在两年内率队三次获得LCS欧洲赛区的冠军,去年他更是带领队伍成功杀进了四强。

而相比之下,去年S6大赛上,中国赛区最好的成绩也就是八强。

每年官方都会排出二十大选手名单,以及各个位置上的选手前五排名。Fox是排名最高的欧洲选手,而且在中单选手排位中,他除了被韩国中单压了一头之外,排名第二,中国赛区的其他中单选手,都在他之下。

就是这么一个世界顶级中单,居然引流回中国赛区了。

林珑问:“那他这次去哪支队伍啊?”

“万源战队。”周尧又是摇头。

林珑这次是彻底愣住了,反问了一句:“是那个万源集团的万源吗?”

“我记得WY战队改名之前是叫TK战队吧,这支队伍刚从次级联赛上打上来,就被万源战队收购了。不过你说Fox又去一个保级队,他是不信邪还是怎么的?”吴迪也挺好奇的。

此时鱼哥走过来,看着他们嗤笑道:“保级?你知不知道今年万源夏季赛买了多少人?中单是欧洲法王,ADC是从韩国买回来的冠军选手,都是T1级别的选手,人家是要打造银河战舰。”

“这么财大气粗啊?”简易咋舌。

作为战队经理的周尧,自然比他们懂得更多,说:“TK战队确实就是刚打上来的新队伍,可是万源大手笔地引援,这支队伍你们还真别小瞧了。”

此时外面星空璀璨,一轮半月挂在天际,整个大地被笼上一层浅淡色银辉。

不远处的主干道,树影横斜,晚风吹过,树梢上的叶子发出“沙沙”的声音。

他已经接通电话,那边显然有点儿兴奋,喊了一声:“徐应寒。”

“回国了?”徐应寒声音淡淡地问。

那边嗤笑一声:“是啊,回国了,所以提前跟你说一声,让你有个准备。”

“有战队要你吗?”徐应寒真的有种一张嘴就能气死人的能力,还不等对方说话,他又略显刻薄地说,“要是没有,我们队倒还有个位置留给你。不过首发中单已经有人了,要不你来打下替补?”

替补?

能让新一代的欧洲法王、世界级的中单来自家队里打替补,这么大言不惭的话大概也就只有徐应寒才能理直气壮地说出来。

接着就是“嘟嘟嘟”的忙音,对方挂了。

徐应寒回到厨房的时候,就见他们还在讨论Fox回国的事情,可是厨房里显然少了一个人。

倒不是他太关注,只是一共就这么一个小姑娘,少了自然醒目。

“她人呢?”徐应寒问。

王玉檀左右看了两眼,奇怪地说:“刚才还在呢,怎么又不见了,估计去洗手间了吧。”

林珑打了好久电话,那边才接通,不过声音里带着几分醉意:“抱歉,红豆,哥哥在外面应酬呢。”

林亦淮平时的声音很稳重成熟,今天估计是喝了酒的原因,就连喊的“红豆”两个字,都带着说不出的宠溺和温柔。

“哥,你知道那个笨蛋回家了吗?”林珑着急地问。

林亦淮此时站在窗边,身后的助理看着自家老板扯了扯领带,脸上的笑意更深。

他压低声音问:“哪个笨蛋?”

不过林亦淮虽然喝了点儿酒,脑子却没糊涂,林红豆打小就不是个感情外露的人,对外人一向彬彬有礼,能被她这么“笨蛋”“笨蛋”地喊,除了他那个笨蛋弟弟,好像确实没别人。

“阿让啊,对,他今天应该回国了。”林亦淮捏了下眉心,太忙了,忙得连这事儿都忘记了。

林珑撇嘴,看来哥哥早就知道了。

她又问:“万源战队又是怎么回事?”

林亦淮嗓子里溢出一声轻笑:“你的笨蛋二哥总该有个回家的理由吧。”

“所以是哥哥你给他投资的战队?”林珑没想到,这居然还真是林亦淮干的。

林亦淮宠溺地笑了下,问道:“红豆是不是吃醋了,那你等一等,明年哥哥也给你买一支战队。”

“我不要,我觉得我们战队就很好,而且我一定会打败你们的。”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林亦淮惊讶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打败他们?

什么时候他也成了她的敌人?

林珑早上八点多就醒了,她躺在床上翻滚了一下,看着房间里的摆设,终于确定了一个事实——她,林珑,真的成为职业选手,要打电竞比赛了。

明明昨天搬来的时候还没那么兴奋,可是早上醒来,她有一种说不出的犹如做梦的感觉。

她穿好拖鞋起床,俱乐部不仅给她安排了单独的房间,而且还是一个带小阳台的房间。

她拉开窗帘,走到阳台上,闻到空气里透着一股露水的清新的味道。

林珑拿手机对着外面拍了一张照片。

小区里郁郁葱葱,今天上海的天空又难得如此之蓝,绿荫、天空。

她把照片分享到微博上的时候,很快就有粉丝回复。

“这么早就起床练琴吗?我小女神就是棒棒哒。”

“珑妹妹,你好久没发微博啦,开心。”

“我怎么看着,这是在上海?”

林珑看了一会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的很多微博粉丝都是从小就学琴的人,很多人经常给她发私信,说学钢琴怎么辛苦,但是每次觉得辛苦就拿她这个榜样来激励自己。

想到这里,林珑都不知道,等战队发布消息时会掀起什么风浪。

不过她也没多想,毕竟还没到那天。

她换了衣服下楼,发现整个基地静悄悄的。看来除了她,其他人还没起床呢。

林珑见时间还早,就先出去沿着小区的主干道跑了一个小时。她跑完回来换好衣服,就打开电脑开始玩游戏。

战队的工作人员倒是早早就来了。

一直快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第一个队员才出现在训练室。

徐应寒是洗了头发下来的,没吹干,漆黑的短发贴在额头上。

他穿着一件浅蓝色卫衣,不知道是因为头发太软和还是穿的衣服颜色太浅淡,那张英俊又面无表情的脸显得似乎没那么冷硬。

“队长,早上好。”林珑正好结束一盘比赛,听到有人进来,回头打招呼。

徐应寒脸上有些惊讶,没想到居然有人能比他更早来。

虽然徐应寒这个人傲慢又有天赋,可论训练的刻苦程度,整个I.W都没有能超过他的人。

很多时候,他永远都是最早出现在训练室,却最晚离开的。

“起这么早?”徐应寒点了下头,在旁边的位置上坐下。

林珑眨了眨眼睛,点头,指着电脑屏幕说:“我都连赢四局了。”

徐应寒看着她屏幕上的战绩,果然是连胜,而且战绩格外漂亮,看得出来大部分都是她压制了比赛。

她乖巧地坐在位置上,双手托着腮,那双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他。

结果,下一刻,男人伸手用力在她脑袋上揉了两下。

林珑的头发真的特别好看,又黑又亮,她不扎起来的时候,就像是黑色绸缎般铺在肩膀上。结果被徐应寒这么一揉,头顶乱糟糟的。

小姑娘刚要瞪他,结果就听到已经转过头的男人淡淡地道:“打得不错。”

林珑压根没想到,他会突然夸自己。

原本还准备狠狠地瞪他一眼的小姑娘,突然尴尬地开始拿起摆在面前的手机。

她低头一直用手机刷微博,然后就看到一条微博。

是苏晓潭转发的一条WY战队的微博。

“经过本队在休会期的努力,原LCS欧洲赛区ED俱乐部中单选手林亦让(ID:ED Fox)以转会形式正式加入WY电子竞技俱乐部(ID:WY Fox)。期待在即将到来的夏季赛中,WY Fox能够带领我们的队伍在LPL中大放异彩。俱乐部的引援工作依旧在进行中,请粉丝耐心等待。”

林珑点进这条微博,发现才短短几分钟,就已经被转发了五千次之多。

WY战队本身就是一支新队伍,而且再加上改名,就连俱乐部的微博粉丝数也不过才三万多。

官博平时发条微博,下面顶多十几条回复。

这一条炸出来的都是围观群众。

“我没看错吧?你们居然买了Fox,有钱。”

“啊啊啊,我的狐狸小哥哥,你总算回我们中国赛区了。”

“感谢WY爸爸买下我们小狐狸,以后我再也不用熬夜追欧洲赛事了。”

“狐狸小哥哥,我要疯狂给你打call(加油)!”

让林珑没想到的是,她居然还在这里看到了围观的I.W战队的粉丝。

“看到人家的引援,再反观我队至今没有着落的中单,算了,等一个S8吧。”

林珑一边看一边觉得好笑,因为她发现好多转发微博的,居然都是林亦让的粉丝。

“这个林亦让。”她哼了一声,旁边已经开始排队玩游戏的徐应寒看了她一眼。

林珑被他这一眼看得有点儿心虚,脱口而出:“我觉得队长你比他帅多了。”

徐应寒微微挑眉,谁知这句话正好被刚进来的简易听到,他笑道:“这一大清早的干吗呢,林珑,你可太直白了。”

林珑一张白皙的小脸,顿时像是染上了一层红色颜料,“唰”地就红了。

简易没想到她这么不经逗,他刚要再说话,谁知迎面就被一包东西砸了过来。

徐应寒面无表情地说:“滚出去。”

简易落荒而逃之后,林珑尴尬得不知所措,正好她的手机响了,这救场真是太及时了。

她连屏幕都没看,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拿起手机就跑出去了。

徐应寒回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脸上总算露出一丝笑意。

“喂。”林珑一口气跑到基地外面接电话,五月的上海天气还算凉爽,微风一吹,她脸上的温度总算稍稍降下去了点儿。

苏晓潭:“林珑,你二哥回来你怎么也不告诉我?”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她无奈道:“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

不过苏晓潭也不管,一个劲儿地说:“今天我看见那条微博的时候,吓了一跳,还在想你居然也和我玩保密。”

“我跟做梦一样。”苏晓潭单手托腮,对着电话感慨。

苏晓潭:“上个赛季我还只是个普通的电竞女孩,现在有你和二哥这两条大腿,我要打入你们电竞圈内部。”

林珑:“……”

等打发了苏晓潭,她才重回训练室。

不过正好到了饭点,其他人还没现身,还是只有她和徐应寒两个。

“队长,你吃完饭之后还打排位吗?”林珑忽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问。

徐应寒正低头吃饭,听到这话,反问道:“你想跟我一起排位?”

小姑娘点头,她竖起手指:“再赢五局,顶多五局,我就能上韩服前十了。”

徐应寒看了她一眼,林珑被这一眼看得有点儿心虚,她这种想要靠别人的心态,是不是不应该有啊?可是身边明明有这么厉害的队友,不能一起双排,也太可惜了。而且,她曾经看过那么多比赛,对于很多职业选手的比赛风格都很熟悉。如果让她选一个,那她一定会选徐应寒。

“就这点出息?”徐应寒微嗤,“韩服前十算什么,要打就打上第一。”

等其他人陆续到达训练室的时候,就见他们两个正在打游戏,本来一开始众人还没在意,直到王玉檀喊林珑一起排位。

“我正在和队长一起,而且我们已经赢了两局了。”

林珑这么说,就是拒绝再上他和简易的“灵车”。

她刚说完,别说王玉檀,吴迪和简易都同时转头,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徐应寒正好起身,吩咐林珑:“排进去的时候,帮我选卡莉丝塔。”

他出去之后,王玉檀还是不敢相信地又问了一遍:“你居然和寒哥在排位?”

林珑再次点头,这很奇怪?又是有什么典故?

简易“啧啧”了两声,叹道:“果然碰到软妹子,连铁石心肠的寒神都会心软。”

“你大概不知道寒哥有个外号,叫LPL孤儿吧。”

林珑:“……”

吴迪替她解释了这个外号的由来:“其实是那些粉丝,总是写一些同人文,弄得寒哥挺烦的。所以接受访问的时候,他说自己在职业圈没有熟悉的选手,而且他也确实不爱和人双排,传来传去,也不知道怎么就弄了这么一外号出来。”

林珑愣了半天,脑子转了半天,才笑道:“那太好了,我是个女孩,粉丝肯定不会写我和寒哥的同人文。”

众人像被雷劈了一样看着她。

直到简易说:“我的小姐姐,你们两个一男一女,是可以谈恋爱的啊。”

在满室的哄笑声中,林珑拿着自己的水杯落荒而逃。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了一半,才停下来抚抚胸口,平复下狂跳的心。等她回去的时候,就见鱼哥和周尧都已经在训练室了。

“这么快就约训练赛啊。”简易说了这句话。

林珑站在门口,忍不住握紧自己手中的水杯。

训练赛,顾名思义,就是两队模拟常规赛的比赛方式,打一场BO3的比赛。在《英雄联盟》的赛制中,常规赛都是采取三局两胜制,而进入季后赛之后,则是五局三胜。所以常规赛被称为BO3赛制,季后赛是BO5赛制。

训练赛是选手日常训练中必不可少的环节,特别是对于新人选手来说,可以提前感受一下常规赛的气氛。

在电竞圈子里,有很多选手,打排位的时候犹如猛虎,上了赛场却频频出纰漏。

此时,简易“嘿嘿”笑道:“如果约训练赛的话,我队找到新中单的事情,岂不是会曝光了?”

因为I.W完全没有透露任何关于新中单的事情,所以不管是其他队伍还是粉丝,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中单,中单是中国人还是韩国人。

现在韩援在中国赛区十分寻常,有些队伍是坚持全华班阵容。

中国赛区专产ADC,就连中单天才也不少。偏偏就是打野和上单,一到世界赛舞台上,就被韩国队伍捶爆。

I.W之前也引进过韩国打野,不过简易成长起来之后,队伍首发阵容再次成为全华班。

周尧忍不住敲了下他的脑袋,怒道:“林珑是新人,需要尽快和你们磨合,只有打训练赛才能找到问题。要不然你们天天拉着她上灵车,什么时候能培养出默契。”

简易抱着脑袋,委屈地说:“王玉檀也拉着她一起,你怎么不打他?”

“够不到,他离我太远了。”周尧面无表情地说。

简易心底抱怨了一句,看来坐在靠门口的位置也不好。

好在上单及时解救了他,吴迪有点儿好奇地问:“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对外公布咱们队新中单的消息?总不会真的一直捂到赛季开始吧?”

他伸手指了指外面,摇头说:“我怕再捂下去,粉丝真的要闯基地了。”

这几天各个选手的粉丝群都在议论纷纷,毕竟中单是队伍双C之一,在现在的阵容下,即便徐应寒能力逆天,也不可能一人扛着全队前进。

“尧尧,我证明迪神所言是真的,我粉丝前两天就准备来基地。”

“下周一,就是林珑十八岁生日,到时候官博就会公布了,真是怕了你们。我告诉你们,一定要安抚好你们各位的小姐姐们,真是怕了那些祖宗。”

周尧还在絮絮叨叨,结果其他人除了徐应寒之外,都“唰”地转头看向门口的林珑。

而缓缓抬头的徐应寒,则是不紧不慢地看了过去,小姑娘握着水杯站在门口。粉白甜美的脸颊泛着淡淡的粉色,显得有点儿窘迫。

半晌,她撇嘴看着周尧:“你怎么能把女孩的年龄到处说呢?”

“这不是十八岁的姑娘一朵花嘛。”周尧赶紧哄小姑娘。

吴迪是队内年纪最大的,虽然他也才二十三岁,可是这个年纪,在电竞圈已经属于夕阳红年纪。至于徐应寒,他从S3赛季就开始打职业比赛,今年虽然才二十一岁,可已经是征战职业赛场四年的老将。倒是简易和王玉檀,他们两个都不到二十岁,是去年加入战队的。

训练赛的事情最终还是确定了,不过选哪支队伍来比赛,是教练组需要考虑的事情。

他们离开之后,林珑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半天都没排队进游戏。

“发什么呆呢?”旁边的男人突然扯下脑袋上的耳机问道。

林珑摇头:“没什么。”

“没什么就来打游戏吧。”徐应寒面无表情地回看过来。

“不是没什么的。”过了好一会儿,林珑才小声说,“其实我还是有点儿紧张。”

徐应寒嗤笑,他就知道她在装。刚才她拿着水杯走过来的时候,别人没看见,但是他注意到她拿着杯子的手在微微颤抖。

还敢说没什么,嘴硬。

徐应寒微垂着眼眸看着她,声音清冷地说:“送你一句话。”

林珑抬头。

他说:“你在比赛场上的自信,来自你平时训练的努力程度。”

这句话说得小姑娘微微一愣,大概是没想到,这么鸡汤的话居然是从队长嘴里说出来的。

“所以,现在,可以开始排位了吧?”

说完,徐应寒顺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发顶,柔软顺滑的长发,摸起来手感还真好。

林珑一整天都在排位,而且她是和徐应寒一起的,两人居然来了一波十连胜。

徐应寒大号也是韩服王者,没办法跟她一起双排,所以他特地用了个大师小号。

谁知两人一波十连胜,很多做在线直播的OB主播,都因为粉丝的要求,一直在观看他们的比赛。

“这个Piano小哥哥也太强了吧,他是不是冲上韩服前十了?”

“又一个路人王诞生了,这一手魔法,强无敌。”

“跟他双排的那个小号是寒神的,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结果这条爆料,一下子让屏幕上的弹幕全弹了出来。

“我的天,之前看过有人在论坛爆料,说这个中单路人王就是I.W的新中单,我本来还不信的。”

“寒神不是从来不和人双排的吗?”

“这要真是寒神的小号,那我就信这个人就是I.W的新中单。”

于是一时间关于Piano到底是不是I.W的新中单,居然都在贴吧里盖起了好几千层的高楼。

盖着盖着,这楼就歪得不像样子。

“其实我觉得Piano风格好杠,刚才看直播的时候,明明他和打野两人被人家三个人围了,结果打野想跑没跑掉,他直接冲上去,最后居然打成了一换三,厉害了。”

“楼上懂什么,有多少选手打rank杠得逆天,结果到赛场上被人家爆捶。”

“我不管,必须给这个小哥哥打call,支持我们国产新中单。”

林珑打完最后一局的时候,就看见简易和王玉檀正凑在一块儿看手机。

两人还哈哈大笑,见她结束了,王玉檀指着手机屏幕说:“贴吧网友说要给Piano小哥哥疯狂打call。”

林珑:“……”

王玉檀蹲在椅子上,笑得差点儿翻滚下去。

他说:“万一网友发现,他们的Piano小哥哥成了Piano小姐姐……”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期待官方宣布的那天。”简易被他这么一提醒,也激动起来。

林珑:“你们这么幸灾乐祸,有意思吗?”

结果两人同步点头,还异口同声地说:“有意思。”

谁知他们刚说完,脑袋就被人从身后狠狠敲了一下。

徐应寒正好起身路过,手里拿着还没开封的长条面包,嗤笑着看着他们两个,微抬着下巴,傲慢地说:“看看你们两个这个月的分数,徘徊在钻一的人,没资格废话。”

简易今天都被徐应寒专门“照顾”了两次,他抱着胳膊,委屈地说:“队长,你偏心。”

徐应寒那双本来就没什么温度的眼睛,此刻微微眯起。

“你分数再往下掉,我可以让你深刻地体会下来自队长的关心。”

“别别别,寒哥,我认真打排位。”简易赶紧跑回到自己的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