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晚季寒声为主角的小说 唐晚季寒声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季少,心尖宠妻又想逃》小说简介

《季少,心尖宠妻又想逃》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卖白菜的小阿黄,主人公叫唐晚季寒声,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唐晚死了。死在孩子含泪的眼中,死在季寒声刻意的羞辱下。被折磨,误会,被辱骂,失去尊严。唐晚活在泥潭。可是唐晚又活着。男人抱着她,红着眸一遍遍说我爱你的时候,果果笑着说妈妈我不疼的时候,她的心又活了。…

《季少,心尖宠妻又想逃》 第十七章:我和她的事,你也配问? 免费试读

季晟非觉得很有趣,坐在床边托着腮,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许久,唐晚才将心中翻涌的情绪压下:“昨晚是你带我来的医院。”

虽然当时她烧得迷迷糊糊的,但她隐约记得,有人敲门进了她的家。

她一睁眼就看见他,来的人是谁已经不言而喻。

季晟非迅速隐去嘴角那弯崩人设的笑,点点头,语气温和,像个温柔的大哥哥:“是我。”

“你怎么会知道我家在哪儿?”唐晚抿了抿唇,眼神中流露出些许怀疑、戒备。

对此,季晟非早有准备,应付起来自然是不慌也不乱。

“上次分开后,我一直有在和你联络。”

有吗?

唐晚想了想,却没什么印象。

下一秒,她就听见他说:“可我始终联系不上你,发你的简讯你没回,给你打电话,你的手机也一直关机。我有些担心你,所以就找人查了你的住址。”

他顿了顿,语气带着几分小心:“你不会介意吧?”

被人悄悄调查这种事,唐晚的确不喜欢。但她也明白,他的出发点是好的,而且,也是因为这样,自己才能得救。

于是,摇摇头:“怎么会?你也是好心,我明白的。”

“那就好,我之前一直担心你会因为这个生气。”季晟非仿佛卸下了重担,轻松地笑道。

唐晚总觉得这话有些暧昧,暗暗在心里皱了下眉头,将话题转开。

“这次真的很谢谢你,医药费你垫付了吗?付了多少?等我出院以后,回家拿钱还给你。”

“不急,你还是先把病养好再说吧。”说着,他的目光落在唐晚脸上的纱布上,笑容淡了淡,神色略显严肃:“医生说你身上的伤有撕裂伤、撞击伤,颈部还有掐痕,那天分开以后,你都经历了些什么?这一身的伤到底是怎么弄的?”

他是真的很好奇,这个曾经被季寒声当做命一样宝贝的女人,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唐晚抬起手,摸了摸包裹着厚厚一层纱布的左脸。

眼神仿佛蒙上了一层灰雾,黯然无光。

季晟非也没有催促她,而是像耐心的猎人一样,安静地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唐晚才冲他摇头。

啧,不肯说吗?

季晟非有些不悦,但强忍着没有发作。

“好吧,既然你不肯说,那我也不问了,我们聊聊别的。”

唐晚面露疑惑,那表情就像在问他——我们有别的事可以聊吗?

“你忘了?”季晟非微眯着的眼睛里,有危险的暗潮飘过:“上次在酒店,我不是和你说过,要你来做我的私人助理吗?你考虑得怎么样?要不要答应我?”

唐晚恍惚地想起来,的确有这么一件事。

“我……”她刚想拒绝,突然就听见一声巨响。

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寒声?”唐晚满脸惊愕地看着门口一身寒气的男人。

他仍旧穿着昨晚的白衬衫,衣服有些褶皱,衣领、袖口还残留着一点血迹。

虽然算不上狼狈,但一夜没换衣服这种事放在他身上,已经足够让人惊讶了。

陷入惊愕里的女人没有看见,床边的男人对着季寒声露出的那抹邪肆,充满挑衅的微笑。

“你……”唐晚回过神,想到昨晚的事,脸色冷淡了下来,“你来做什么?”

“怎么,嫌我打扰到你勾引男人了?”季寒声冷笑着问,反手甩上门,一步一步朝病床走来。

唐晚难堪的咬住下唇。

“还没拿走我的一百万,就急着勾搭别人,唐晚,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他担心了一个晚上,害怕她会出事,派人盯紧市内各家医院,只要有她的消息,立刻就会反馈给他。

可他等来的,却是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消息!这让季寒声怎么可能不怒!

而这份怒火在到达病房外,听见季晟非最后半句话,而唐晚似乎就要答应时,到达了顶峰。

狠戾的目光,刺在唐晚身上。

她甚至觉得他会扑上来,将自己撕碎!

唐晚深吸一口气,刚想开口,眼前忽然闯进一道身影。

季晟非毫无征兆地站起来,走到床尾,用身体挡住季寒声看向她的目光。

“你认识她?”

他的声音缓缓传来,因为背对床的缘故,唐晚看不清他的表情,自然不知道,他此时,笑得有多放肆,多暧昧。

再加上他的话和充满保护意味的动作,带给人一种错觉,仿佛他才是站在唐晚身边的男人,而季寒声只是一个外来者。

他额角青筋暴突,一个健步冲到季晟非面前,揪住他的衣领:“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和她的事,你也配问?”

季晟非扬起眉梢,唇边的笑愈发邪肆,可语气却很无辜:“我不是这个意思。”

手搭上季寒声的,在他愤怒的眼神凌迟下,用力掰开他的手指:“只是,不论你们的关系是什么,你都不该那样子和她说话。”

季寒声额角的青筋狠狠跳动一下,抡起拳头,一拳砸到他脸上。

唐晚吓了一跳:“阿非!”

她惊呼出声:“你没事吧?”

担忧的话语,如同一桶汽油泼向季寒声,心火燎原,烧断了他的理智。

“阿非?”他咀嚼着这个称呼,唇边扯出一抹狞笑:“叫得这么亲热,看来你们是真的好上了。他知道你是出来卖的么?知道你为了钱,求着我上……”

“季寒声!”唐晚厉声打断他,手指紧拽住床单,露在纱布外的脸,因为愤怒染上一层酡红:“你说够了吗?”

“别生气,”季晟非踉跄了几步,稳住身形,随手擦掉唇角的血渍,来到病床边,一边替她拍背顺气,一边温柔的安抚道:“医生说了,你头部受到过撞击,有轻微的脑震荡,要尽量避免情绪有太大的起伏。”

说完,他转过头看向脸色阴沉难看的季寒声,在唐晚看不见的角度,朝对方露出抹胜利者般得意的微笑,然后才说:“麻烦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听到这话,季寒声垂在身旁的手猛然握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