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境战王小说免费阅读 叶牧许婉清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北境战王》小说简介

主角叫叶牧许婉清的小说叫做《北境战王》,本小说的作者是我会开飞机写的一本都市生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五年戎马,封疆裂土,却错负佳人,而今强势回归……我的女人,谁敢欺她?!…

《北境战王》 第一十章 不识眼色 免费试读

第一十章不识眼色

很快,便有人认出了姜叔,在叶家倒台以后,他们对姜叔自然毫无畏惧,甚至出言讥讽。

而现在说话之人,便是一个衣着考究,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他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目光落在姜叔身上,上下打量。

“我……”

姜叔底气不足,旁人若是说他就算了,可言语里却对叶家死去的老小不敬,使得姜叔心中愤懑,可自己又无力报仇。

而这时,叶牧徐徐走来,沉声道:“姜叔乃是叶家的管家,如今出席这宴会,乃是给王、林两家面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跳出来指手画脚。”

叶牧眼露凶芒,抬眼正对上这衣冠畜生。

这人正是陈家的嫡系之一,也是陈学礼的大伯,名为陈申,好看风使舵,在中都也很不受人待见。

陈申不识眼色,他轻蔑道:“我看你这消息,也是够落后的,现在叶家早已经倾覆,上下死了个干干净净,他姓姜的,此刻就是个丧家之犬,你要为他出头,还是要好好考虑一下,免得惹祸烧身,得罪不该不得罪的人。”

他语气倨傲,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姜叔的面前。

“你说对了,说话是要考量一下,免得!突遭横祸!”叶牧冷声道。

“你在威胁我?”陈申脸色阴沉。

“没有,我没有威胁你。”叶牧笑道,“我只是在通知你。”

“通知?通知什么?叶家的倾覆已经成了定局,难道现在还有人能跳出来对付我吗?”他朗声大笑,伸手就要拍姜叔的脸,“你说是吧,叶家的事情,恐怕没人比你更清楚,嗯?姜叔,叶晓的尸体,还是你发现的呢!那场面,可真够渗人的!”

“说话的时候要有所敬畏,不然……”叶牧眼中杀意陡现,“小心死的不明不白!”

叶牧单手伸出,将陈申头发抓住,往下一拉,便将其脑袋砸到大理石的地板上,顿时鲜血飞溅,眼睛破碎,眼角猩红一片。

“你!你!敢打我!”陈申惹着剧痛,“你知道我是谁吗?”

“现在,我不知道,但是待会,你会有一个新的名字。”叶牧一脚踩在他的头上,“叫做死人!”

“来人!快来人救我!把这个疯子拉开!”陈申大吼起来。

随着这里的动静闹大,很快就有七八个保安冲了进来,各个手持橡胶辊,看样子就要一拥而上制服这个凶徒。

“挣这点工资,不至于把命送了。”叶牧声如恶魔,看向这群保安,脚上发力,陈申痛到惨叫不断。

那些保安面面相觑,竟是被叶牧吓的不敢上前。

“会死的!”陈申的脑海中突然出现这么一个词,强烈的求生欲让他求饶起来:“求你,求你放过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叶家我钦佩不已,姜叔,姜叔救我,我们以前还打过照面呢!”

姜叔害怕叶牧真的在这里杀了陈申,他劝道:“要不……放过他吧,不要和这种小人计较。”

“是是是,我是小人,我是小人,求你大人有大量,别杀我!”陈申是彻底吓破胆了,他怎么能想到,这里在座的都是上流人士,怎么会有人一言不合就出手杀人。

简直颠覆了他的想象。

叶牧并不好杀,他一脚踢开陈申,淡漠道:“滚!”

“是谁在这里大发神威,连我们王家的面子都不给,如此做派,可真是霸道啊!”一声清亮的女声传来,在二楼之上,一面容娇丽,粉黛施然的女子走了出来。

她的目光停留在叶牧的身上,上下打量,眼神中露出深深的疑惑。

这女人的出现,引发一阵不小的骚动。

“王家的王悦,中都真正的女强人之一,她可是亲手缔造了王家的商业帝国。”有人惊呼出声,“林致远真是好福气,能娶到这样的女人!”

“就是她,叶家倾覆以后,就是她带着王家迅速崛起的!”姜叔突然想到了什么,激动和叶牧说道。

她神态倨傲,举手投足间带着一个别样的风情,试图从叶牧身上看出点什么。

“王总!我可是受你邀请而来,我不过是提及叶家覆灭,他便对我大打出手,这事,你们王家不得给我一个交代吗?”陈申见正主出面,立时出声控诉。

王悦听闻叶家覆灭,眉角不自觉的跳动了一下,狠狠的瞪了陈申一眼,后者立时闭上了嘴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叶家的大公子,叶牧,对吧?”王悦细想之下,终于是认出了眼前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比之五年前的桀骜不驯,任性妄为,现在却变得稳重而冷峻,身上散发着一股摄人的气息。

王悦心思缜密,自然是要探探他的底。

“正是。”叶牧点了点头,“王悦,我记得你,当年你意图嫁给我弟弟,却因为趋炎附势,太过心机,而被我们叶家拒之门外。”

他一来,便戳中了王悦的痛点。

“胡说八道,叶领那个死人没有得到王总的垂青,那是他的损失,后果大家都有目共睹,家业被他败光不说,自己也落得一个凄惨下场。”陈申立刻出言讽刺道。

叶牧看了他一眼,并未说话,只是给人一种冰寒的冷意。

“怎……怎么,我说错了吗?”陈申心感不妙,将目光投向王悦。

王悦眼露不快,对陈申的话置若罔闻,她出声道:“叶家已然倾覆,你叶牧回归中都,本应该小心从事,现在却在我两家的联姻宴会上出手伤人,真是无理!”

“无理?”

叶牧笑了笑。

“那又如何?我叶牧,会在乎你们这些宵小吗?”

他声音很大,一下子便引起了公愤,三言两语,便将他们这些豪门贵族归结为宵小。

这可是犯了大忌。

“黄口小儿,出门小心一点,别有什么意外!”

“叶家没了,我要是你,能苟活于世就应该感恩了!”

“有你这样的东西在,我看叶家怕是真的气数尽了!”

……

场上的指责让王悦露出笑意,她怕就怕叶牧是一个有心机,有城府的人,现在看来,不过是一个粗鄙的东西。

这样的家伙,翻手间,便可置于死地!

“我当是谁呢,在这里大放厥词,原来是我们的叶家大少啊,那个溺毙家中的叶家前任董事长的亲哥哥!”